分享

更多

   

对“大师”的追捧还是对知识的哀怜?

2019-03-31  育则维善...
在沈巍被围观、被追捧所营造的热烈氛围里,其中藏着一种很冷的情绪,这股情绪可以形容对对知识的哀怜。
一位在上海街头捡垃圾名为沈巍的流浪者,最近成为话题人物,在他衣衫褴褛、不重仪表的另一面,是见识过人、出口成章,随着几条短视频被广泛转发,这位名为沈巍的流浪者,被赋予了“流浪大师”的称谓。一些网络主播纷纷前往探访,引来警察维持秩序,网红围观直播的做法,让不少网友对此反感。
谈四书五经,评社会时事,沈巍在语言表达的流畅与知识积累的展示方面的确不俗,但网红们上门追捧他,并非奔着他“满腹诗书”去的。如果不是他拾荒者一样的着装、以及曾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等传奇经历,沈巍与经受过大学教育的同龄人并无太大差别。网红堵门与其说钦佩沈巍的才华,不如说在消费他的身世,利用他来带流量,有的网红很直白地表达了观点:直播沈巍就是想赠粉卖货。
从网上传播的视频看,沈巍除了谈吐过人之外,在表达逻辑与价值倾向上,也是相对严密完整且正常的,他对自己的走红抱有冷峻的看法,认为这并没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沈巍对被网络主播们包围感到很无奈。沈巍被挤成一团的网红包围,成为一种不正常的异景,这种景象会产生一种荒诞、荒谬感,可如果将这个景象放置于整个社会大环境下,又会觉得顺理成章。
沈巍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想要清净、平淡地活着,但在成为网络红人之后,他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左右了,围观者的浮躁与浅薄编织成了一张大网,这张大网让沈巍无处可逃,似乎只有沉浸并乐在其中,按照人们想象的轨迹发展,才能皆大欢喜。但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沈巍真的落入这张网中,随波逐流,他会很快被这群喜欢制造并追逐热点的人抛弃。
在围观者看来,沈巍是文化人。人们总是对于文化人抱有一种想象,这种想象固然美好,但也不乏虚假。在传统认知中,文化人只有在合适的位置上,做合适的事情,才能满足公众长久起来对于“重视文化”这件事的高期待值。一旦文化人的形象与人们的想象不匹配,说了或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舆论便一片哗然,和北大才子卖猪肉、名校高材生回农村养鸡轰动全国的大新闻一样,沈巍不过是最新的一个例子。
网红虽然追逐流量,但也无形中迎合了某种社会心理。在沈巍被围观、被追捧所营造的热烈氛围里,其中藏着一种很冷的情绪,这股情绪可以形容对对知识的哀怜。一方面人们重视子女教育,以考入名校为荣,另一方面“知识无用论”又甚嚣尘上,这种矛盾,始终在人们内心深处不停冲突,每当出现类似沈巍这样的人物,这种长久冲突制造的焦虑感便会得到一次释放。
在媒体巨变、主流传播媒介不停转移、网民主导网络流行的时代,文化人的作用与价值也不断地被边缘化,知识明星的产生速度,已经大不如前些年,真正有传播价值的文化人,实际上已经处在被半抛弃的状态。在这样的背景下,与其说追捧沈巍是对知识的尊重,不如说是对知识的一种哀怜。
“流浪大师”映衬出网红们的浅薄。真想对文化表达尊重,不如放沈巍一个清净,平时多读点书,自己能够做到像沈巍那样思考与生活,遗憾地是,这可能是种奢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