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史记|沈巍传

2019-04-01  大红门16

沈巍者,吴郡人也,丙午岁(1967)生。

巍幼时早慧,喜画善史,志于儒,有从政平天下之向也。

沈父甚厉,且与巍外祖母存芥,凡巍所好者,皆其所恶也。

巍所购书卷文牍皆四处藏匿,其父斥若仇雠,命专攻审计数理。

巍之师尝喟叹:此子何其压抑也!

巍恪遵父命,学成之时,果入公门,为审计之吏,心无所怨,勤于公事。

群阅之妙,得其理则躬于行。巍公事之余,以捡拾垃圾为趣,谓之垃圾分类,增益环保。

奈何公门之内,堂堂皇皇,岂容异类。

人皆嗤之,以巍为病也。

天下混浊,唯巍独清,何以辩之?

巍弃官出家,流落闾巷,不复入世,凡二十六载。

其捡拾垃圾,勤而无倦,以至蓬头垢面,衣带褴褛,食无洁净,居不定所,春去秋来,冬至暑往,席天幕地,苦也极,乐亦极。

苦其发肤,乐其诗书,无公事之乱,少友亲之扰,眼里无俗事,胸中尽沧桑。

其父弥留之际,巍伏于侧,父子见释。沈父痛彻万般,愤而自掴,悔待巍之苛也!

己亥年春,有好事者与巍相识,惊其不俗,摄其音画传之网络。

巍邋遢如故,长髯飘逸,忽尔《尚书》,忽尔《左传》,娓娓道来,谈吐自如,其言中,其理正,才学赫然。

网络之力,若洪荒倾泄,浩浩不可抑也。

旬日间,天下无人不知流浪大师之名。

仰慕者,跟拍者,泱泱若蚁群,巍不胜其烦,勉力应付。

有施万金怜之者,有佳人不厌秽污环其侧者,有徐娘半老驭奔驰至而委其身者,巍弗受。

大师尝言,扔垃圾者无错,捡垃圾者何过?流浪自秽,吾之好也,安能低眉折腰乎?吾非乞丐,钱财如浮云耳!

时人有言: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

当今之世,君子不得志,魑魅居庙堂,诺诺有千人,锷锷无一士。

幸有沈巍,逆世而立,孑然超群,嗤霄小,藐无良,其形浊,其神净,昂昂若君子风度。

求清得清,求浊得浊哉?

大市之隐,大拙之智,何须标榜。

若夫千百年后,塾为真伟人也?

非巍莫属。

太史公曰:巍之扬名,非其能也,乃世之陋弊无尽,江河日下,无尺寸之洁,无可堪之士。沈巍之显耀,足见人心尚存也,宁举肮脏真名士,不颂龌龊伪君子。

呜呼,国之至此,不复言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