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看座

2019-04-02  大明花海

 作者简介 

相裕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副秘书长。

著有长篇“盐河系列”小说三部,《村路像条河》《小站不留客》《海边有座红房子》等多部作品集,在各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三百多万字。作品曾获五个一工程奖、花果山文学奖、冰心文学奖等,代表作《杀驴》《威风》等被译成英、日、法等国文字介绍到海外。

故事底蕴的“文学性暗示”

—— 相裕亭微型小说《看座》读后

刘海涛

《看座》的故事结局是一种“反转突变”。汪福得到大盐东沈老爷赠送的小岛,贫困拮据的生活慢慢好起来了;汪福知恩图报,不断地将自己在岛上辛勤劳做的果蔬送到沈府,他因此也就一次次地得到大太太的赏赐,逐渐地从穿着到精神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这种从外形到内质的变化又具体地体现在故事的核心细节上——汪福面对沈府搬来的那张亮锃锃的小椅子,开始他只敢看,不敢坐;而当汪福改变精神气质时就没有顾忌地大胆地坐了上去。从 “看椅”到“坐椅”,这一行为方式的转换,带来了全篇故事的突变——大太太突然将送给汪福的小岛收回了。此刻,汪福所有的财路,所有的好生活突然就在一瞬间全部结束了。

作家在这个突变的故事里,创建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底蕴呢?故事叙述人在故事结束时说了一句:“汪福到死也不明白,他是怎样招惹大太太不高兴的”。不错,汪福确实不知道自己命运突变的真正原因;故事讲述人当然知道这突变的核心缘由,只不过是故事讲述人不全点破而已;故事讲述人就是让读者从“看椅”到“坐椅”这一核心细节的变化中领悟故事叙述人的“暗示”。

姑且用一个这样的版本故事来浮现作家的“细节暗示”——当汪福坐上那个亮锃锃的椅子时,大太太觉得汪福和他们有钱人家“平起平坐”了,大太太那种见不得别人好的人性深层的嫉妒心理开始涌现了。再进一层讲:汪福你生活好了,羽翼丰满了,上下尊卑的礼数文化就被打破了,有钱的上层人的心理也就失去了平衡,而有钱的上层人是绝不允许礼教文化的平衡被打破的,于是,不安分守己的汪福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还进一层讲:沈家可以随心所欲送岛给你,同时也可以因一个偶然的因素把岛收回,下层草民的命运,永远被有钱人掌握着,这种不允许下层人冒犯他的权威、冲击他的文化秩序,这就形成了这一类有钱的上层人的本质特征。这仅是其中的一个解读版本,允许更多的版本来解读汪福“突然失宠”、命运突变的因果。但相裕亭在这里,只用了文学性很强的叙述方式来展开这个突变的故事。在整个故事的叙述过程中,作家只着力描写“看座”和“坐座”的动作性细节,他不点破这个变化着的核心物品细节的底蕴,就靠着这样极简的、客观的、好像是不经意的故事叙述人的“暗示性叙述”,给了读者一把“钥匙”来理解这个故事底蕴。这就是《看座》的故事底蕴的“文学性暗示”,也是一个真正使故事用文学的讲述方式来展现故事情趣和微型小说独特魅力的方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