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江湖人物录 / 妙僧无花——亭亭风骨凉生牖

0 0

   

妙僧无花——亭亭风骨凉生牖

原创
2019-04-05  旧时斜阳




兀自记得第一次读《楚留香传奇》是在八年前,那会儿刚上高中,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自己都将武侠列为是边缘读物,谁要读那一定是将读书,将考试当做儿戏来玩的,所以武侠极少出现在课堂上是少之又少,偶有的几本也差不多是被金庸取代了,古龙、黄易这种或多或少带着黄的武侠作家,几乎是保持着零记录。

 《楚留香传奇——血海飘香》是怎么到我手里,到今日已经记不大清楚,但有一点依旧是记忆犹新,书本到我手中的那天刚好是月考,因故事太过吸引我,我是一边考试一边看书的,一天考下来,我不但没有交了白卷,还没能被监考老师发现,不能不说这是个奇迹,多年后我依旧在想,若是那样的机会放在高考没准,高考的分数还能再高个几分也说不准,但终究是一种假设,当不得数。

 《血海飘香》毫无疑问是古龙笔下最吸引人的故事之一,一具具海上浮尸不断漂来,迫使浮宅海上的楚留香及他的三位红粉知己中止了悠游岁月的闲逸,而面对逐渐成型的武林风暴。

 表面看来,楚留香所要追究的是案情真相,目标则指向着杀戮了众多武林雄豪,并从武林禁地神水宫中偷盗了“天一神水”的神秘凶手;但深一层看,神秘凶手甘冒天下大不韪而施展的种种暴戾、诡异的行径,绝非无因而发;然则,如何诠释神秘凶手的动机,才是情节布局是否高明、周延的判准所在。

 因此,古龙在结合了武侠与推理这两大文类各自的要素之后,再以画龙点睛之笔予以“转化”,使得这篇故事得以超迈流俗,耐人寻味。

当时看的时候完全是被故事所吸引,除了记住了楚留香潇洒的身影之外,其余人多是一笔扫过,不曾留下任何的印象。

 多年后再读,心境的转换,看法却截然不同。

 楚留香还是那个楚留香,故事依旧是那个故事,依旧散发着迷人的味道,吸引着你一点一点的看下去,但相比故事而言,人物反而关注的更多一些,整个故事读下来,你会发现,原来这迷人的故事里除了楚留香外,还有一个叫无花的和尚。

 古往今来,被作家赋予笔端的和尚的确不少,无论是金庸笔下尽显一代宗师风范的扫地僧、还是模样丑,却奇遇不断的虚竹,都没有一个和尚能和无花相比。

 古龙显然也知道这一点,特意用了一个“妙僧”的字眼。

 这个妙字用得极好,以词语而言,“妙”字的意思是美与好,凡是与这个词儿的配上,那都是美好的东西。

 这个词儿用在无花的身上的确最合适的,他外貌姣好,绝才惊艳,下棋、弹琴、诗画、烧菜均是天下第一绝,是少林第一高才,号称“七绝妙僧”。

 就连武功“迎风一刀斩”,也给人无限的美感。

 这种独特的风骨就连楚留香都非常的欣赏。

 当今天下,谁的琴弹得最好?谁的画画得最好?谁的诗作得令人销魂?谁的菜烧得妙绝天下?

他话未说完,李红袖已拍手道:“我知道了,你说的是那妙僧无花。"

苏蓉蓉温柔笑道:“我听说此人乃是佛门中的名士,不但诗词画书,样样妙绝,而且武功也算是高手。"

楚留香道:“岂止是高手,简直可说是少林弟子中的第一高才,只可惜他……他实在太聪明了,精通的实在太多,名也实在太大,是以少林天湖大师册立未来掌门时,竟选了个什么都比不上他的无相。”——《血海飘香》

这就是妙僧无花,就风骨而言,无花显然走的是魏晋风流的路子。生活上不拘礼法,常聚于林中喝酒纵歌,清静无为,洒脱倜傥。

圣人虽在庙堂之上,其心无异于山林之中”、“终日挥形而神奇无变”

圣人可以“戴黄屋,配玉玺”、“历山川,同民事”而无改其为圣人者。

“夫大小虽殊,而放于自得之场,则物任其性,事称其能,各当其分,逍遥一也。”

 然而就这个从里到外都当得起一个妙字的人,却不是一个好人。

 造成这一切的缘由,古龙归于无花的身世,他的母亲本为华山剑派女剑客李琦,身负血仇,在嫁给东瀛剑士天枫十四郎之后,留下在襁褓中的两个幼儿不告而别。天枫十四郎伤心之余,渡海来到中土,向名高艺强的丐帮帮主及南少林主持挑战,其实早己暗蓄死志,只希望两个幼儿得到丐帮、少林的妥善照顾,未来得以成为一代高手。这种不被世人认可的身世,造就了他内心的不安,当他没能如愿的继承天峰大师的衣钵后,他开始走上了另一个极端。

  他开始与南宫灵实现其父的阴谋,虽然最后败与楚留香之手,但整个故事看下来,让我惊叹的依旧是无花。

  我常想,这样一个半佛半人的反派,为何总能吸引我们的目光,细细思来,无疑是他的魅力。

 无花的最大魅力在于巧妙的平衡这一切,既可以与南宫灵彼此扶持,共谋大计,当事情败露后,立马投掷剧毒,毫不犹豫地夺走弟弟性命,这种平和与藏于表面下的残忍,就连楚留香也看不明白。

楚留香叹道:“我始终不能了解的是,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要报仇,还是为了要争夺权力?这究竟是你自己的主意?

还是令尊未死前已留下遗言,要你这样做的?”

 楚留香的这个疑问,古龙并没有进行直接的交代,但通过无花的死,我们还是能看出一二。

无花叹了口气,道:“楚留香,你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人,但你无论如何,也休想将我交到那种人手上。”

楚留香叹道:“为什么?你本是个很高贵的人,那些人的手本不敢沾着你的衣衫,但又谁叫你犯了如此卑下的罪,‘王

子犯法,与民同罪’,这句话你难道不懂?”

无花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只是微笑喃喃道:“楚留香,无论如何,你也休想要那种人沾着我的一根手指。”

说着说着,他身子竟已缓缓倒了下去

霹雳闪电,声震天地。

楚留香赶紧扶着他,在电光一闪中,瞧见了他的脸,这张温文俊美的脸,此刻已变得铁青而可怕。

楚留香大骇道:“无花,你……你为何这样笨!死,难道就不可逃避么?”

无花张开眼来,勉强一笑,道:“我这并不是逃避,我并不是不敢去面对他们,我只不过是不屑在那种卑贱的人面前低头而已。”

他日中又现出辉煌的光彩,道:“无论我做错了什么事,我总是高贵的人,比世上大多数人都要高贵得多!楚留香,这点你承认么?”

他眼睛渐渐合起。

他已永远听不到楚留香的回答了,电光闪过,他面容又恢复了安详与平静,甚至嘴角都还带着一丝微笑。——《血海飘香第二十七章》

无花的最后一句话已向我们说明了一切,这么做的目的只不过在他看来,无论做什么,他总是高贵的,哪怕是杀人,哪怕是复仇,哪怕是自己的卑贱身世,只要藏于他身上的都是高贵的,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足够高贵,哪怕是死,他也是高人一等,这就足够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