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2019-04-05  云雾山中9...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2019年元旦,“汉世雄风——纪念满城汉墓考古发掘50周年特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启幕。瑟瑟寒风也没能挡住观众的热情,元旦放假第一天,记者一早来到国博,见到了李白诗中所描述的“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精美错金铜博山炉,以及近30年来第一次离开河北博物院展出的刘胜金镂玉衣……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鎏金对兽形铜饰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透雕双龙纹高钮白玉谷纹璧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汉代安车复原模型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西汉·豹形铜镇

满城汉墓发掘始末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说起中山靖王刘胜,看过《三国演义》的童鞋可能不会陌生。

没错,这位被刘备报菜名般挂在嘴边的“中山靖王”就是刘胜。历史上刘胜也确实身份尊贵:他生活在2100多年前的西汉王朝,是汉景帝刘启之子,也是赫赫有名的汉武大帝的庶兄,他十几岁时就被封为西汉第一代中山王,在位42年,是西汉中山王中在位时间最久的人。

20世纪60年代末,北京军区工程兵第六工区165团8连的战士们,为了完成一项高度保密的国防工程,开进了陵山。1968年5月23日中午12时,爆破手在作业面的底部放置了上午的最后一个炸药包,一声轰响,山体震颤。照惯例,此后的工作要等落石稳定、烟尘散去。班长李锡明让战士们返回驻地吃午饭,自己留在爆破场地值班。奇怪的是,那天爆破后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洞口却一丝烟都没有。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代理排长提前赶回洞口,两人担心爆破是否成功,当即决定进洞去看看情况。谁曾想,一次看似普通的下洞行动,惊醒了沉睡了两千余年的汉代墓葬“满城汉墓”,墓中出土的上万件珍贵文物也震惊了全世界。

作为河北博物院的重磅常设展,满城汉墓文物常年“养在深闺”,轻易不外借。2018年12月28日,“汉世雄风——纪念满城汉墓考古发掘50周年特展”在国博启幕,展品包括来自河北博物院的149套722件文物和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2件满城汉墓出土的一级文物,一级品数量多达62套(件)。观众耳熟能详的满城汉墓精品文物几乎悉数亮相,如刘胜金缕玉衣、铜朱雀衔环杯、错金铜博山炉、错金银鸟篆纹壶、鎏金银蟠龙纹壶、透雕双龙纹高钮白玉谷纹璧等。展出文物规格之高,在满城汉墓文物参与的国内外交流展中是史无前例的。

器物映照中山靖王之贵

刘胜身历汉景帝、汉武帝两朝,由随葬品之丰富可以判断,那个时候的他,生活也许谈不上无忧无虑,但至少富足舒适。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错金铜博山炉展开线图

错金铜博山炉。在两汉时期的王侯贵族墓中,出土了很多博山炉,而最为精美的当属中山靖王墓出土的错金铜博山炉,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把它作为展览的第一件器物了。

博山即汉代升仙信仰中的仙山,博山炉是专指仙山造型的熏炉,博山炉与汉武帝的求仙活动,以及对海上仙山的崇拜有关。

错金铜博山炉纹饰自然流畅,金丝有粗有细,细的犹如毫发。炉体用刚柔相济的金丝和金片“错”出舒展的云气装饰着山峦,秀丽的自然山景,产生行云流水般连绵不断的艺术效果。

炉盖的山峦、神兽、猎人、小树等都用金丝错出细部轮廓,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山峦间有神兽出没、虎豹奔走,活泼机灵的小猴蹲坐在山峦高处,成了一位“看客”。猎人们身背弓弩巡猎山间,或追逐逃窜的野猪,几棵小树点缀其间。两千年前的猎捕场景,被定格在了一只香炉上。

炉座圈足用细金丝错出卷云纹,透雕三条蛟龙腾出海面,象征着波涛汹涌的大海,炉盘的下部连接大海和仙山。汉代的无名工匠们将山的神秘借以3D思维表达,他们通过一柱青烟,连接两千年后的观者。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鎏金银蟠龙纹铜壶。通体以鎏金、鎏银工艺装饰。口部和圈足有鎏银卷云纹装饰带,颈部为鎏金银相间的三角纹带。腹部饰4条独首双身龙,上下盘绕,中间以金色云纹为地。纹饰带之间用金色带状弦纹分隔。壶盖上面饰有3只鎏金凤纹。壶内壁髹朱漆,底部刻有铭文:“楚,大官,糟,容一石□,并重二钧八斤十两,第一”。此壶原属楚国,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 年),楚王刘戊参与七国之乱败死,其财产没归朝廷。汉朝又将其转赐给中山王。据铭文可知,此壶是盛装“糟酒”的容器。

刘胜夫妇的小清新生活

文物往往容易将鲜活的历史扁平化,当我们把墓葬中的器物还原到汉代刘胜夫妇的生活中,透过这些器物窥测刘胜夫妇的人生时,往往会发现,古人也很有趣。

在领教了汉武帝的雄才大略之后,身为诸侯王的刘胜顺应时局,不理政事,与王后窦绾在封国里过起了逍遥日子。这次特展的第三个单元,便反映了他们当时的生活。最吸引记者的是一枚直径只有2.2厘米的错金银镶嵌铜骰和一个高11厘米的铜朱雀衔环杯。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错金银镶嵌铜骰展开线图

错金银镶嵌铜骰。出于窦绾墓中室,共18个削面,分别用篆书错写“一”至“十六”以及“酒来”“骄”字。其中“一、三、七、十、骄、酒来”等六面为鎏金地错银一周,其余十二面为镶银地错金一周。在各面孔隙间,用金丝错出三角卷云纹,中心镶嵌绿松石或红玛瑙。能把直径仅有2.2 厘米的铜珠表面切割成规则的18面,表明我国西汉时期的数学水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也说明汉代工匠在实践中已能熟练地应用几何学知识。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铜朱雀衔环杯。朱雀衔环站立于两高足杯之间的兽背上,通体错金,镶嵌绿松石。朱雀呈展翅欲飞状,喙部衔一可以转动的玉环,颈、腹镶嵌绿松石。兽呈匍匐状,昂首张口,四足分踏于两高足杯的底座之上。高足杯的底座呈喇叭形,杯内外饰错金柿蒂纹,座饰错金卷云纹。此杯出土时杯内尚存朱红色痕迹,推测为化妆品,因而将此杯视为盛放化妆品的容器。朱雀衔环杯使用青铜、玉、绿松石三种材料制成,还采用了铸造、鎏金银、镶嵌等多种工艺技巧,不仅满足了使用功能,更将器物艺术之美表现的淋漓尽致。

永生不朽终成泡影

刘胜与王后的陵墓布局与地上宫殿很相似,不仅有象征厅堂的中室和象征卧室的后室及附设的浴室,墓道两侧还有车马房和库房,墓中则设有构思精妙的防盗和排水系统。

特展呈现的铜顶门器、载柩车构件、刘胜棺上的鎏金银兽面纹铜铺首、椁上的镂雕龙凤纹银铺首等物,无不折射地宫设计之精巧、棺椁之奢华。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镂雕龙凤纹银铺首。这是刘胜椁上的构件,银铺首两侧攀附两条对称的蟠龙,龙首引颈向外,中作兽面衔环,环由对称的双凤双龙组成。

铺首多饰有兽面纹,汉代铺首的兽面形象更加丰富,有螺狮、龟蛇、蟾等多种形式。“兽面衔环辟不祥”,在建筑物大门上或器物上装饰铺首衔环,其最主要的功用及意义在于驱避邪气,即将作祟的邪气挡在大门之外,以避祸求福,祈求吉祥平安。汉代人“事死如事生”,他们将阳宅大门上的“铺首衔环”形制带到了汉画像石、画像砖及墓门上,以达到驱避邪气、护佑墓主人的目的。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鎏金镶玉铜枕

刘胜金缕玉衣。在这次展览中,最受关注的展品还是刘胜的金缕玉衣,它被摆在展厅中一个相当醒目的位置上,这也是刘胜的金镂玉衣近30年来第一次离开河北博物院展出。

玉衣又称“玉匣”,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的葬服,也是汉代最具特色的丧葬用玉。满城汉墓出土的刘胜及窦绾的金缕玉衣,是我国考古发掘中首次发现的保存完整的玉衣,其中刘胜的金缕玉衣长188厘米,共用玉片2498片,所用金丝约1100克,被列入首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

玉衣的制作有着比较科学的设计。首先是按照人体的大小设计出几种图样模式,绘出玉衣的原大设计图,再根据设计图进行玉片加工(选料、锯片、钻孔、抛光等);然后用金丝按图样的不同组成部位进行编缀,织物锁边;最后套在尸身上再连结在一起,成为一件完整的套装。各部位都有开口,装殓尸体后再进行连缀,如同铠甲状。

中华第一灯“三易其主”

你以为中山靖王刘胜就只有金缕玉衣吗

在2018年12月23日播出的《国家宝藏》第二季中,河北博物院拿出的三件国宝之一就是长信宫灯。此次展览中未能见到真品,颇为遗憾,但是有着中华第一灯称号的长信宫灯却是满城汉墓不可不说的一件文物。

长信宫灯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工艺美术品中的巅峰之作和民族工艺的重要代表而广受赞誉。这不仅在于其独一无二、稀有珍贵,更在于它精美绝伦的制作工艺和巧妙独特的艺术构思。考古学和冶金史的研究专家一致公认,此灯设计之精巧,制作工艺水平之高,在汉代宫灯中首屈一指。1993年被鉴定为国宝级文物,在我国公立单位收藏的4200万件文物中,长信宫灯是唯一入选“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名单的灯具,是无可争议的中华第一灯!

跻身“禁出国”名单,光靠美是不够的,还要有“内涵”。长信宫灯的内涵就体现在铜灯表面的铭文里:长信宫灯表面共有6种铭文,总计65个字,上部灯座底部周边刻“长信尚浴,容一升少半升,重六斤百八十九,今内者卧”。外侧刻“阳信家”。下部灯座外侧刻“阳信家,并重二钧十二斤”。灯罩屏板外片一侧刻两行,一行为“阳信家”,另一行为“并重二斤二两”。灯罩屏板内片两侧“阳信家”右侧刻“并二斤二两”。灯盘外侧及宫女右臂外侧分别刻有“阳信家”。宫女右下衣角刻“今内者卧”。

“阳信家”是汉武帝姐姐阳信公主的家,“长信”指长安城内长乐宫建筑群里的长信宫,是太后居住的地方,“尚浴”是宫里伺候皇族洗澡的部门,所以长信宫灯应该是太后洗浴时的照明用具。所以,“长信宫灯”应该念作“长信宫·灯”。

197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发行一枚“长信宫灯”邮票,2000年,国家邮政总局再次发行出土文物“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朱雀衔环杯”“蟠龙纹铜壶”一套4枚邮票。

满城汉墓是20世纪中国重大考古发现之一,它的发掘,创造了数项考古学之最,在中国考古史、中国学术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两千余载时光已过,无数人和事湮没在历史长河中,正是保存下来的文物,为后人推开时光的大门,默默诉说西汉盛世的种种过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