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玲 / 吉安新干新政 / 都知道新干古称新淦,原来淦水在这里!

0 0

   

都知道新干古称新淦,原来淦水在这里!

2019-04-05  建玲


话说淦水龙溪河

文/张树涛

秀水成金蕴淦名,奔流百转似龙形。

商城大墓依旁建,瘦马车轮靠近行。

泽惠乡民浇沃土,融合两地系姻情。

渊源不忘家乡史,重振雄风我辈荣。

   对于老家大洋洲这条龙溪河,我思索斟着了许久,借春节拜年到樟树借来1988年版《清江县志》,也本想邀一诗友写首《龙溪河》作为文章开篇。但转念想来,自己家乡自己才有独特的视觉和亲身感受。还是换成这篇虽不成熟,也不高雅的拙劣之作,一抒胸意,不在于有多少文采来装点篇章门面,而在于言为心声,诗意在我。

这条蜿蜒着,流淌着,不见来路,也不知归途的小河,已淹没在历史记载中,大洋洲沿河村民有叫杏溪的、也有叫廉溪的,《新干县志》则叫中堎河了。查阅研读了樟树、新干两县县志后,我才发现,在现今的人们看来太不起眼的龙溪河,与樟树、新干两地有着那么深厚的渊源,承载着这这么厚重的历史,特别是新淦古县名、商代牛城、青铜古墓以及茶马古道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龙溪河是樟树和新干地理相连、人文相通的历史见证者,奔流不息的龙溪河见证着两地千年文化历史的变迁。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建县,取名新淦,因境内有紫淦山,淦水自骊岭流入赣江,故立新县时,因淦水而取“淦”得名。《清江县志》(1988年版)记载“紫淦山位于店下乡紫淦村北,标高68.5米,旧志载:峰峦高数十丈。《寰宇记》作‘子金’。以石色紫翠,淦水经其下作金色,故名。古新淦即以此得名。附近有9个互不相连的独立小丘,民间据此作‘九龟塞洞塘’的传说”。在《新干县志》(1989年9月版)中,龙溪河名中堎河,《清江县志》(1988年3月版)则站在河流起源角度,记述更准确、也更详细。名龙溪河,是缘于这条河流从发源地流经商周时期虎方国牛头城,以及出土震惊中外的青铜商代大墓旁流过,三千年古城和君侯大墓依河而建,足见该河流在远古的浩大,这也是龙溪河之名的由来了。

龙溪河是历史之河,古之淦水。民国时期,下游曾经称为“狗颈河”,源出樟树东南之石陂,绕紫淦山蜿蜒东北流,自太和坑注入大洋洲镇中堎水库,出水库西流经县境内牛头城,复折而北经邓家陂、城上周家(青铜博物馆后),再由三叉口村进入樟树境内永泰港里曹家村,该河在新干境内河长8公里,上游有中堎水库,洋岐岗水库、佐坑水库;《清江县志》记载“在樟树境内全长20.6公里,明成化前于樟树南郊合蛇溪水入赣江。成化二十一年,赣江夺蛇溪水道,因与大江通。入江处于民国26年建成龙溪闸。民国35年6月10日深夜,堤闸同时崩塌,同年11月重建,民国36年竣工。闸内河床宽26米,河岸宽40米,多年平均流量为5.3立方米/秒。今上游支流渐多淤塞。”这条河流养育了沿河两岸人民,见证了新干樟树两地区划的变迁。两地每次行政区划变动,均是依该条河流域沿线的乡村而变动。如1956年1月,新淦、清江县发生过一次比较大的境域变化,沿龙溪河原属清江县的六区亲睦乡的21个自然村划归新淦,分别是:刘百炉(芦)、黄山坑、石堎、大和坑、敖家塘、牛城、徐家、刘堎、新居杨家、彭家炉、林家、柏步、中堎、杏溪魏家、杏溪敖家、杏溪聂家、木山老、王(黄)年塘、湖庄、澄家坊(谭家坊)、鱼车(刀)把;另直田里、大路曹家原归两县管辖,也全部划归新淦了。这条河流将两地人民生产、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上游无水下游干,自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建新淦县,县城驻地在淦阳(即今樟树镇,现还有个淦阳居委会),两地同属一个行政区管辖,期间虽有分分合合的调整,据《清江县志》记载“到五代南唐昇元二年八月(公元938年),割高安的建安乡、修得乡,新淦的崇德乡建清江县”(以现临江镇为县治),至此,清江建县之前,两地融合隶属新淦县有717年之久。宋淳化三年(公元992年)至元十四年即公元1276年两地同属临江军管辖284年,其中,元1277年至明洪武二年即1368年,为临江路管辖91年。明洪武二年即1369年,到民国(1912年废府)为临江府管辖457年,因此,自秦建新淦县到现在的2200多年历史中,两地归一个军、路、府、县行政区直接管理达1549年之久,而且两地山水相连,而龙溪河纵贯两地,在古淦两地文化交流中无疑是一条特别重要的文明之河。

就像樟树人要了解阁皂山、袁河水一样,新淦人要了解玉华山、龙溪河。湄湘河、琴河、沂江河更多的是给人一种地理概念,而龙溪河则是包含更多的文化历史意义,她更是一条文明之河,在它上游三千年的牛头城和改写江南历史的青铜大墓就依河而建,更增添了龙溪河的古韵和“王气”。在同向而行的沿龙溪河南北走向,有一条茶马古道,这条古道从古新淦的东部山区延伸而来,东面取于龙溪河发源地顺河而行,南面经七琴、桃溪板埠、溧江栏桥,进入大洋洲境内。在龙溪河上,有一座重修于清朝乾隆十七年,即公元1752年,距今已经有264年历史的煞尾桥。从煞尾桥分开两条支路,向西,经肖公庙码头渡过赣江,便是三湖至临江古镇:临江古镇从宋朝到清朝,一直是管辖樟树、新淦两地的临江府(或临江军)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人流物流的聚集地:向北,则是过永泰古镇,直达古新淦樟树淦阳镇了。在古代以车马作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时代,与龙溪河并行的这条古道,就成了纵贯古淦大地东西物资文化来往的最重要交通要道,而大洋洲赣江边肖公庙是古代水运一个重要码头,许多通过茶马古道运输的物资到了肖公庙码头,古新淦山区的货物便由此源源不断地向临江或樟树运输,或者经赣江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如今在板埠、城头、栏桥、双村、马庄、陈家等地方,依然能够发现许多石板上留下的深深槽印,那就是当年茶马古道上过往车马碾压出来的印记,沿河众多古石桥,古亭可以看出古道当年人流物流的繁忙景象。

龙溪河及其并行的茶马古道,养育了两地人民,活跃发展了两地经济文化:山水相连,婚姻相通融合了两地文化、形成了两地共同的民俗风情和语言特色。作为一名大洋洲人,或者说一名新干人,我们应该认识了解这条新干历史之河、文明之水。保护她,还原它清澈美丽的风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