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18686535743 / 中医 / 《辅行诀》救五脏诸劳损病方 原创: 李超

分享

   

《辅行诀》救五脏诸劳损病方 原创: 李超

2019-04-06  gou186865...

芸菱有话说

今天,李超老师带领大家一起学习《辅行诀》救五脏诸劳损病方。

李超医师既往系列文章:

嗓子疼,仅仅是有火吗?

喘憋验案四则

服药一剂后,过敏性鼻炎症状明显减轻

从辅行诀看柴胡桂枝干姜汤丨一则病案引发的思考

从《辅行诀》“汤液经图”谈痞证治疗

《辅行诀》之五脏补泻法则

《辅行诀》之肝脏补泻

《辅行诀》之脾脏补泻

《辅行诀》之肺脏补泻

《辅行诀》之肾脏补泻

《辅行诀》泻方五首

陶云:经方有救诸劳损病方,亦有五首,然综观其要义,盖不外虚候方加减而已,录出以备修真之辅,拯人之危也。然其方意深妙,非俗浅所识。缘诸损候,藏气互乘,虚实杂错,药味寒热并行,补泻相参,先圣遗奥,出人意表。汉晋以还,诸名医辈,张机、卫汜[汛]、华元化、吴普、皇甫玄晏、支法师、葛稚川、范将军等,皆当代名贤,咸师式此《汤液经法》,愍救疾苦,造福含灵。其间增减,虽各擅其异,或致新效,似乱旧经,而其旨趣,仍方圆之于规矩也。

明言补方五首,暗含五行乘侮,故而虚实错杂,用药补泻相施,寒热并行,故分析补方五首,须知何脏虚损而何脏相乘,须知药物何者施补何者为泻,如此才能略或圣人旨意。

养生补肝汤

治肝虚,筋极,腹中坚澼,大便閟塞方:

蜀椒(汗,一升) 桂心(三两) 韭叶(切,一把) 芍药(三两) 芒硝(半斤) 胡麻油(一升)

上六味,以水五升,先煮椒、桂、韭叶、芍药,取得三升,去滓。纳芒硝于内,待消已,即停火。将麻油倾入,乘热,急以桑枝三枚,各长尺许,不住手搅,令与药和合为度,共得三升,温分三服,一日尽之。

参考条文:凡筋极者主肝也,肝应筋,筋与肝合,肝有病从筋生。又曰∶以春遇病为筋痹,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肝,则阳气入于内,阴气出于外,若阴气外出,出则虚,虚则筋虚,筋虚则善悲,色青苍白见于目下,若伤寒则筋不能动,十指爪皆痛,数好转筋,其源以春甲乙日得之伤风,风在筋为肝虚风也。若阳气内发,发则实,实则筋实,筋实则善怒,嗌干伤热则咳,咳则胁下痛不能转侧,又脚下满痛,故曰肝实风也。然则因其轻而扬之,因其重而减之,因其衰而彰之。审其阴阳以别柔刚,阳病治阴,阴病治阳。善治病者,病在皮毛、肌肤、筋脉而治之,次治六腑,若至五脏则半死矣。——摘自《备急千金要方·卷十一》

愚见:筋极应为筋亟,《说文解字》注释“亟”为“敏疾也。徐鍇曰:“承天之時,因地之利,口謀之,手執之,時不可失,疾也”,后之脉极等皆如此。肝在体为筋,筋亟者,肝之患也。方名补肝汤则知肝木辛散不及而失于疏泄,肝木亏虚则肺金乘之,即燥金盛而收藏太过。

以方测证,养生补肝汤治疗《备急千金要方》所言“若伤寒则筋不能动,十指爪皆痛,数好转筋,其源以春甲乙日得之伤风,风在筋为肝虚风也。”风木不及,则气血不畅而腹中坚癖;燥金太过,则收敛不行而大便閟塞,故养生补肝汤补肝之辛散,泻肺之收敛。补肝者,蜀椒、桂枝、韭叶之辛散,泻肺者芒硝咸软(火克金,咸克酸)、胡麻油润通;佐芍药一味而兼防辛散太过、泻肺太过之功。后学所疑惑者,补肝舍干姜而用蜀椒韭叶者何?

依《神农本草经》言,二者皆可温中并治疗咳逆上气等,蜀椒色赤,具木火之性,入血分而活血逐瘀治疗皮肤死肌,干姜色黄,具木土之性,入水分而发表出汗,治疗湿痹、肠澼、下利等。

调中补心汤

治心劳,脉极,心中烦悸,神识慌惚方:

旋覆花(一升,一方作牡丹皮四两) 栗子(打去壳,十二枚) 葱叶(十四茎) 豉(半斤,一方作山萸肉) 栀子(十四枚,打) 人参(三两,切)

上方六味,以清酒四升,水六升,煮取三升,温分三服,日三。

参考条文:凡脉极者主心也。心应脉,脉与心合。心有病从脉起。又曰∶以夏遇病为脉痹,脉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心,则饮食不为肌肤,咳脱血色白不泽,其脉空虚,口唇见赤色。凡脉气衰,血焦发堕,以夏丙丁日得之于伤风,损脉为心风。心风之状,多汗恶风。若脉气实则热,热则伤心,使人好怒,口为赤色,甚则言语不快,血脱色干燥不泽,饮食不为肌肤。若脉气虚则寒,寒则咳,咳则心痛,喉中介介如哽,甚则咽肿喉痹。故曰,心风虚实候也。

生地黄煎

治脉热极则血色脱色白干燥不泽,饮食不为肌肤,消热止极强胃气方。

生地黄汁生麦门冬赤蜜(各一升)心(一作豉)远志(各二升)人参白术茯苓芍药干地黄(各三两)甘草(二两)石膏(六两)生葳蕤(四两)

上十三味,十一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二升七合,去滓,下地黄汁及蜜,更煎取三升半,分四服。 ——摘自《备急千金要方·卷十三》

栗:味咸,温,无毒.主益气,浓肠胃,补肾气,令人耐饥,生山阴,九月采。——摘自《名医别录》

愚见:心在体为脉,脉亟者,心之患也。方名补心汤则知心火咸软不及而失于炎上,心火亏虚则肾水乘之,及寒水盛而封藏太过。以方测证,调中补心汤治疗《备急千金要方》所言“若脉气虚则寒,寒则咳,咳则心痛,喉中介介如哽,甚则咽肿喉痹”,而生地黄煎则是治疗“热则伤心,使人好怒,口为赤色,甚则言语不快,血脱色干燥不泽,饮食不为肌肤”。旋复花、栗子咸软散结;豆豉兼具金火之性,酵后味酸而散,宣发郁热;栀子苦寒清热去烦;人参土性醇厚,泻肾水封藏太过之用(土克水,干克苦);葱叶、清酒辛温,助气血运行,以“血遇寒则凝、遇热则行”故也。

此方与炙甘草汤不同,后者心之东方太过(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故治以甘缓、酸收,佐以苦坚、辛散。(关于炙甘草汤分析,参考李阳波先生《开启中医之门》)

建中补脾汤

治脾虚,肉极,羸瘦如柴,腹中拘急,四肢无力方:

甘草(炙,二两) 大枣(十二枚,去核[掰]) 生姜(三两,切) 黄饴(一升) 桂枝(二两) 芍药(六两)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内饴,更上火,令消已,温服一升,日尽之。

参考条文:凡肉极者,主脾也。脾应肉,肉与脾合,若脾病则肉变色。又曰∶至阴遇病为肌痹,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体痒淫淫如鼠走,其人身上津液脱,腠理开,汗大泄,鼻端色黄是其相也。

凡风气藏于皮肤,肉色则败。以季夏戊己日伤于风为脾风。脾风之状,多汗阴动伤寒,寒则虚,虚则体重怠堕,四肢不欲举,不嗜饮食,食则咳,咳则右胁下痛隐隐引肩背不可以动转,名曰厉风,里虚外实,若阳动伤热,热则实,实则人身上如鼠走,唇口坏,皮肤色变,身体津液脱,腠理开,汗大泄,名曰恶风,而须决其纲纪,知其终始,阴阳动静,肉之虚实,实则泻之,虚则补之,能治其病者,风始入肉皮毛肌肤筋脉之间,即须决之。若入六腑五脏则半死矣。 ——摘自《备急千金要方·卷十五》

愚见:脾在体为肉,肉亟者,脾之患也。建中补脾汤及《伤寒论》小建中汤,补中焦之不足故用甘也,泻肝木之相乘(土虚则木乘)故用酸也。建中补脾汤中饴糖、大枣、炙甘草三药味甘;桂枝、生姜二药辛散;芍药一味酸敛。《藏气法时论》云“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辅行诀》记载脾德在缓,肝德在散,肺德在收;小建中汤以饴糖为君;大枣、甘草为臣补脾之甘缓制肝气横逆;佐以芍药柔肝缓急、生姜及桂枝防甘缓酸收太过。

宁气补肺汤

治肺虚,气极,烦热,汗出,口舌渴燥方:

麦门冬(二升) 五味子(一升) 白酨浆(五升) 芥子(半升) 旋覆花(一两) 竹叶(三把)

上六味,但以白酨浆共煮,取得三升,温分三服,日尽之。

(白酨浆:“酨”,又称为“酢”,即“醋”,是汉代以前的名称。《周礼?天官?酒正》“浆”字下汉郑玄注:“今之酨浆也。”唐贾公彦疏:“汉时名为酨浆”。南北朗时已通名为醋。白酨浆即白醋。)

参考条文:凡气极者,主肺也。肺应气,气与肺合。又曰∶以秋遇病为皮痹,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则寒湿之气客于六腑也。若肺有病则先发气,气上冲胸,常欲自恚。以秋庚辛日伤风邪之气为肺风,肺风之状多汗。若阴伤则寒,寒则虚,虚则气逆咳,咳则短气,暮则甚。阴气至,湿气生,故甚阴畏阳气,昼日则瘥。若阳伤则热,热则实,实则气喘息上胸噫,甚则唾血也。然阳病治阴,阴是其里。阴病治阳,阳是其表。是以阴阳表里衰旺之源。

故知以阳调阴,以阴调阳。阳气实则决,阴气虚则引。善治病者,初入皮毛,肌肤筋脉则治之。若至六腑五脏,半死矣。 ——摘自《备急千金要方·卷十七》

麦门冬气寒,味微苦甘,治肺中〔伏〕火,〔脉〕气欲绝。加五味子、人参〔二〕味,为生脉散,补肺中元气不足,须用之。 ——摘自《医学启源·卷下》

愚见:方名补肺,知肺金收敛不及,金虚则心火乘之。故宁气补肺汤补肺以酸,以酸敛之性合秋收之德,故宁气补肺汤麦冬、五味子、白浆(白醋)以敛肺益气之用;收令不行则,长令亢胜,故火热上炎而烦热汗出口苦等,故泻心以苦,此竹叶之用;芥子、旋花软坚散结以消痰瘰。与泻方五首之“泻脾汤”之泻脾气壅滞,补肺气敛降不同,二者虽皆可治咳,然宁气补肺汤肺虚失敛,火热亢胜;而泻脾汤则为脾气壅滞,中焦不通,肺气不降,故辛散泻中焦壅滞而酸敛降肺气上逆。生脉散以人参补五脏虚劳,益气建中,麦冬、五味子清肺中伏火,酸敛而方气之外散。

固元补肾汤

治肾虚,精极,遗精,失溺,气乏无力,不可动转,唾血、咯血方:

地黄(切) 王瓜根(切,各三两,一作山药) 苦酒(一升) 甘草(炙) 薤白(四两) 干姜(二两,切)

上方六味,以苦酒合井泉水五升煮之,取得三升,每服一升,一日尽之。

参考条文:凡精极者,通主五脏六腑之病候也。若五脏六腑衰,则形体皆极,眼视而无明,齿焦而发落。身体重则肾水生,耳聋行步不正。凡阳邪害五脏,阴邪损六腑。阳实则从阴引阳,阴虚则从阳引阴。若阳病者主高,高则实,实则热,眼视不明,齿焦发脱,腹中满满,则历节痛痛,则宜泻于内。若阴病者主下,下则虚,虚则寒,体重则肾水生,耳聋行步不正。

邪气入内,行于五脏则咳,咳则多涕唾,面肿气逆,邪气逆于六腑,淫虚厥于五脏,故曰精极也。所以形不足温之以气,精不足补之以味。善治精者,先治肌肤筋脉,次治六腑。若邪至五脏,已半死矣。扁鹊曰∶五阴气俱绝不可治,绝则目系转,转则目精夺,为志先死,远至一日半日,非医所及矣。宜须精研以表治里,以左治右,以右治左,以我知彼,疾皆瘥矣。 ——摘自《备急千金要方·卷十九》

王瓜:味苦寒。主消渴内痹淤血,月闭,寒热,酸疼,益气,俞聋。 ——摘自《神农本草经》

带下经水不利,少腹满痛,经一月再见者,土瓜根散主之。

土瓜极散方(阴頹肿亦主之)

土瓜根芍药桂枝 .蟅虫各三两

右四味,杵为散,酒服方寸匕,日三服。 ——摘自《金匮要略》

愚见:方名固元补肾汤,知肾水封藏不足,精失于藏而遗精,水失封藏而遗尿;肾水虚而不藏,则脾土乘之,甘缓太过。补肾水以苦,以味苦则坚之故;抑脾土以辛,以木克土,肝克脾,辛克甘之故。固元补肾汤以味苦之地黄为君药,补肾填精之用,臣以王瓜根,助封藏而泻郁热,佐以薤白、干姜等抑制脾土、甘草补虚、苦酒酸敛(山药兼具金水之性,如方用之,亦有金水相生之理;方中地黄、山药、苦酒同用可参考八味丸之地黄、山药、山萸同用,则收获良多)。虽遗精、遗尿而用辛者,藉肝之辛散之功,化决渎之力,则水液周行,化水饮停滞为甘露津液濡养周身。

【作者简介】李超,男,北京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师从经方名师张立山教授,体悟经典;侍诊首都国医名师武维屏教授,融汇诸家。于东直门医院工作近十载,不断钻研岐黄之术,用心体悟经典奥妙。现坐诊于汉典中医院,出诊时间周一、周二、周三、周五、周日全天。

本文由李超医师原创,授权中医集结号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本文转自微信号:中医集结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