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书屋 / 散文诗歌 / 散文丨牛不背犁也老了

0 0

   

散文丨牛不背犁也老了

2019-04-07  三清书屋
散文丨牛不背犁也老了

文丨胡小平

屋后竹林里欢唱的鸟儿把我吵醒了,碎了我星期天想多睡一会的美梦。就在我揉着眼睛,准备再听听鸟语之际,父亲在外边喊我了,说好难得,天晴了,快起床,下地干活去。我被子一掀,下了床,趿拉着鞋跑到门前的地坪里一看,刚露脸的太阳正羞答答地朝我笑着。地坪边的那树梨花一夜之间盛开了,白里透绿,带着水珠,令人怜爱,路边的青草绿得发亮,散发着草的清香,绵延开去。

父亲望望天色,指了指地坪一角的猪屎堆,说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把猪屎挑到田里去,均匀地撒了。我问要挑多少担。他要我自己看着办,挑好了就行,又要我注意看路,路上湿滑,别摔着了。

久雨初晴,路上仍是一片泥泞,一个脚印就是一个小水凼,一面小镜子。田埂弯弯曲曲,宽宽窄窄,纵横交错,上下相连,给雨泡久了,更是软和、滑溜。我打着赤脚,挑着猪屎担子,小心翼翼地走着。水面上晴丝袅袅,亮光闪闪,有些晃人眼目。不时地“哧溜”一声,那是大的泥鳅一甩尾巴,钻入了泥里,惹得我扭头一看,差点一脚踩空,掉进田里。

太阳快到了头顶,我在田埂上走了一圈,见田里已均匀地撒了一层猪屎,便满意地收了箢箕,洗了脚,坐在门槛上,听邻里说起了薛仁贵的故事。父亲扛着锄头回来了,问我挑好了没有。我响亮地说好了。他走过去看了看屎堆,朝我招了招手。我跑了过去。他比划了一下,说要挑到这里才行的,还不够,没挑好。我说田里都撒了一层了。他说那薄了。我说不薄的。他脸一沉,说地皮是哄不得的,你哄地皮,地皮就哄你的肚皮,现在底肥下足了,以后的稻子才会长得壮实,又问我明白了没有。我挠挠头,没说话,只是又拿起了扁担。

暑假,我跟父亲在稻田里拔除稗草。父亲本不要我下田,说禾又密又深,你一个大学生,好久没怎么干活了,别给禾叶刮了。我说没事,不怕。

太阳当头照着,虽然戴了斗笠,遮着了脸面,手臂上却是晒得麻麻辣辣的,禾叶在腿上手上这里划出一条红印,那里锯出一道血痕,又痒又痛。父亲见了,要我快上田去。我真有点想上去了,却又不好意思,便说不急,等拔完了这一丘田再说。这么一想着,眼里就看得毛了,脚下也走得快了。当我快到田埂时,后边的父亲叫我回头再过细看看。我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一蔸稗草立在那里,仿佛在笑我。我忙走过去,将它拔了。父亲拔了另一蔸,边拔边说,这稗草比禾强横,就得拔干净了,种庄稼,不种则已,种就要种好,别糟蹋了田地,又说干别的事也是一样,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好,别坏了事情。正因为这样,父亲成了种田的能手,不管种什么,不管种到哪里,我家的庄稼总比周边地里的壮实、饱满。这就在于他精耕细作,在于把庄稼当自己的孩子。

儿时,父亲去参加队上的集体劳动,常常让我在旁边玩耍。总见有的人坐在田埂上,悠闲地抽着烟,有的人直着腰,双手扶着锄头把,东张西望地看风景,有的三两个聚在一起说笑,哈哈喧天的,有的还偷偷地开了溜,回家去了,而父亲一直在忙着,有人喊他歇息一会,他总说不急,干完这一点再歇不迟。有一天,出于好奇,我忍不住问父亲,他怎么总是不停地干活,不跟别人一样歇息一会。他说他不累,别人是累了。我说不是,有的人不累,是偷懒。他一笑,要我别乱说。

有天晚上,灯下吃饭的时候,父亲跟我说,干活就不得偷懒,牛不背犁也老了,而且老得更快。我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父亲虽然走了,但他教诲的“你哄地皮,地皮就哄你的肚皮”“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好”“牛不背犁也老了,而且老得更快”这三句话,我一直铭刻在心,并在生活的历练中不断地悟解其真谛,让我受益一辈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