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宫崎骏——一场父与子的战争

2019-04-11  旧时斜阳



2001年,《千与千寻》上映。作为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的作品,该作一上映就拿下总票房第一,超过300亿日元的票房创造了历史,而宫崎骏作为动画大师的身份也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这是一部讲述一个十岁的女孩寻找方法去破解令她父母变成猪的诅咒的故事。

故事其实很简单,不简单的是作者的用意。

《千与千寻》所展现的是作者对于社会生活和关系的这样一种认知:生命力的发掘来源于与社会的沟通,互助和关爱是打破孤独、寻回自我的钥匙。

 我们可以说,这是宫崎骏最为“平实”的一部作品。以至于每个年老的,年轻的,甚至已经长大的孩子都能从这部动画里看到自己的童年回忆。

 每个人都有一种爱。

 这种爱也许是来自父母,来自朋友,来自社会。

 无论我们是年老,还是年轻,爱从来没有缺席。

 这是一部温暖所有人的动画。

 但唯独少了宫崎骏的儿子——宫崎吾朗。

 作为宫崎骏家的大儿子,宫崎吾朗很小的时候就向老爹展示了过人的本领——绘画。

在世人看来,甚至是他自己看来,作为世界动画大师的儿子,继承老爹的动画事业是理所当然的事。

 努力也是应该的。

所以在绘画上,他没有半分的怠慢,几乎是付出了所有的努力。

但这份努力并没有得到宫崎骏的认可。

这位温暖了全世界所有孩子的动画大师却独独对自己儿子冷冰冰。

他反对儿子从事动画行业,他认为动画得靠天赋,儿子没这个天赋,吃不了这碗饭。

这是父子之间的第一次对话。

那一年宫崎吾朗还只是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孩子。



他不懂,什么是天赋。

喜欢不行么?

答案是不行。

老爹的权威不容置疑。

宫崎吾朗一脸不解的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这一放,差不多是二十年,直到他成了一名建筑师。

2003年,宫崎吾朗受铃木敏夫之邀参与《地海战记》筹划小组,这是一个信号。

至少宫崎吾朗是这么认为的。

他以为自己得到了认可,一切只是他以为。

他努力打造了《地海传说》,这一年他38岁。

一个将近走入不惑的男人,依旧怀有梦想,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

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老爹的反对与打击,让父子两人陷入了冷战状态,甚至在家里也不交谈。

首映式上,老爹很不客气的说啊《地海传说》冗长乏味,看不下去,众目睽睽之下,起身离席。

这份藏于心头的不满,彻底激发了儿子多年的愤怒。

他直言,老爹是个动画大师不假,但是个0分父亲。

此后的五年,宫崎吾朗一直被老爹雪藏。

也许是这份雪藏让宫崎吾朗多了一份体悟。

时隔五年,宫崎吾朗亲自执导的第二部动画电影——《虞美人盛开的山坡》

与前面的模范老爹的路数有些不同,这部作品宛如一个孩子对父亲的诉说。

故事发生在昭和38年(1963年),也就是东京奥林匹克前夕,由于父亲出海后下落不明,忙于工作的母亲也无暇照顾家庭,正在读中学的主人公松崎海同姐姐、妹妹和弟弟四个人生活在一起。某日,崎海卷入了新闻部风间俊与学生会主席水沼史郎之间的骚乱,从此生活开始变的不再平凡。

故事的最后所展现的那股淡淡的伤感与不满,亦如宫崎吾朗内心的渴望。

“如果讨厌我了,请清楚地说出来。”

“我们可能是兄妹……”

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我么?

这话是笔者加的,并不当真。

作为父亲,宫崎骏没有表示自己讨厌自己的儿子。

曾经有人问宫崎骏:“你为什么总是在斥责孩子?”

“与其让别人胡乱批评,还不如自己来毒舌,至少感情上会来得温柔一些,只是许多孩子未必明白罢了。”

这才是父亲的初衷。



我并不是不想肯定你,认可你,我只是让你知道,面对打击,你也许会更有力量砥砺前行。”

1983年,三毛在《联合报》发表《朝阳为谁升起》一文,一向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按父亲提笔留了127字的赞赏。

三毛读完字条,泪流满面。

她后来写道。

你留的信,很快的读了一遍,再慢读了一遍,眼泪夺眶而出。

爸爸,那一刹那,心里只有一个马上就死掉的念头,只因为,在这封信里,是你,你对我说--爸爸深以为有这样一枝小草而骄傲。

这一生,你写了无数的信给我,一如慈爱的妈妈,可是这一封今天的……

等你这一句话,等了一生一世,只等你--我的父亲,亲口说出来,肯定了我在这个家庭里一辈子消除不掉的自卑和心虚。

爱,有时候未必是一言一行的说教,而是来自父亲的一句肯定。

你的肯定,让我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整个世界。

哪怕哪里再黑暗,有你就是明灯。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