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艺术空间 / 待分类 / 乡愁,是门口塘的水

0 0

   

乡愁,是门口塘的水

原创
2019-04-11  深度艺术...

      乡愁是一种思念,是一种对逝去往昔时光的念想。在外漂泊半辈子,总在寻找寄托根的念物,如同绿叶对根的情结。

       少小离乡,日子久了故乡便会入梦。梦见老屋,梦见屋后的竹林,梦见后背寨上的松树和门口塘的水……

       在老家,屋后的山叫做后背寨,是我小时候作文里描写过无数遍的大山,长大后才发现,其实只是一座小山。因为学校在山的另一边,上小学每天都要翻过这座山,所以上小学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课本里的《愚公移山》移的就是这座山,因为移掉它,上学就不用翻这座大山那么累了。而且我坚信愚公就是我们村的,是社禝里供奉的七世祖或者是八世祖。

       山上长满松树,坚劲挺拔,郁郁葱葱,有些参天大树高耸入云,风吹来时在松树林中能听到松涛呼啸。上学的路是半山腰上茂密的松树林中的一条细小的山路,山路十八弯,弯弯曲曲,弯的这边可以听到弯那边的人说话却看不见人。山坡上长满捻子木,五、六月份捻子熟了,上学一路摘一路吃去,放学回来也摘满口袋。小路旁还有一种叫“灯沟花”的花,金黄灿烂,一丛一丛的花开得极鲜艳,很好看,格外吸引人,结有小指头般大小带刺的子,掰掉“灯沟子”那些毛刺是可以吃的,酸涩中夹杂一点点甜,止渴,据说还可以治病,具体能治什么病,小时候不太关心这些,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也没有去考究过。

       山坡上、石头上,春天的季节常常会有泥菌,树林里还会有白沟菌,一场场春雨过后便会生长出来,小伙伴们背上竹蓝争先恐后爬上山坡去寻找、采摘,那是比肉还要美味的纯天然的野味,想想都会流口水。

       在村东边的半山腰上有一口水井叫大井,村西边半山腰上也有一口水井叫细井。这两口水井,养活了村里祖祖辈辈不知多少代人,这是大自然的伟大恩泽呀!所以,清明节村里人除了拜山扫墓,还会来到水井边,在井壁的石头上贴上红纸,插上一柱香,摆上供品祭拜水神。小时候我也一直认为水神就住在这两口井里面,而且,想象中水神就是一位很慈祥、保佑着全村人的老神仙。

       村中家家户户的厨房里都会有两个水缸,一个水缸装塘水一个水缸装井水。塘水就是池塘水,是从村边的池塘挑回来的,洗衣洗物用塘水,只有煮吃的才用水井的水,可见那时候我们村的人就已经懂得节约用水、珍惜淡水资源了。

      村口的池塘叫做门口塘,顾名思义就是在家门口的塘。据老人们说,池塘中央有两个泉眼,一年四季都有泉水冒出来。小时候有一次干塘,抽干水后还真的见到了两个冒出清水的泉眼。小时候门口塘的水很清澈,可以看见水底的小鱼小虾,村里人都习惯在塘边洗菜衣服,直到现在,记忆深处还留存着母亲在池塘边洗衣洗菜的身影。这口池塘的水也年复一年地灌溉着村边一大片水田和菜地,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丰收的希望与喜悦。

    离开故土三十年,第一次站在门口塘边。         那棵老榕还在,而当年母亲洗衣洗菜的青石板已不见踪迹,只剩下长势茂盛荒草,心底止不住泛起一阵莫名的忧伤。想起余光中的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而我,因为母亲不识字,少小离家的我,竟然十几年没写过一封信给母亲,呜呜。后来……后来就和余光中一样了: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老榕树依旧挺拔,门口塘的水依旧清澈,而乡愁犹如门口塘的水,随着岁月延伸而绵长,永不枯竭,只是少了母亲在塘边而我在远方……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