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岳飞——那一年,你温暖了我心

2019-04-14  旧时斜阳

公元1162年(绍兴三十二年)六月,杭州的天气和往年相比要热得许多。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比灶台上的火好不了多少。

一向最怕热的宋高宗不得不命工部给皇宫送些冰块。

这些天然的冰块放在了一个大木桶里,加入运量的食盐,这样的木桶就成了一个“土冷冻室”。

 他并不知这是因为许多纯净物质一旦掺入杂质,它的凝固点就会降低。放在大木桶里的天然冰,加入适当的食盐,就会因凝固点降低而熔解;冰熔解时要从小铁筒的水中吸热,小铁筒的水就会放热冻结成冰。

 几百年后,喜欢吃雪糕的现代人就是利用了这个法子做出了可口的冰棍。

 冰块散发着丝丝的凉意,让他感到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

他用力的吐了口气,有些恋恋不舍地看了看身边,金碧辉煌的宫殿,雕龙画凤的桌椅。

让他无比的留恋。

他伸出枯瘦的手掌摸了摸皮股下的龙椅,他能俯仰天地,说一不二,靠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屁股下的龙椅。

他知道,一旦他走下这张椅子,他什么都不是。

自20岁在战乱中登基御宇以来,他已经当了35年皇帝,五十五岁的年纪并不算大,身体仍然健康得很,一餐吃上三碗饭根本不在话下,晚上与宫女捉迷藏玩通宵第二天仍旧谨慎抖擞得很。

作为皇帝,他并不想退。

可现实告诉他。

必须退。

逼迫他这么做的并不是外面的大臣,许多有见识的大臣甚至提出了反对意见。

比如右相朱倬就表示了反对,他认为,北宋的灭亡,与当年宋徽宗匆忙传位有关,任何的权力交接都有一个过程,急躁了就容易出事情,如今国事刚刚稳定,不可玩这些花样。

 所以禅让这种糊弄人的把戏能推迟就推迟。(“靖康之事,正以传位太遽,盍姑徐之”)。

说完嚎啕大哭, 长跪不起。

对于朱老头的表现,他很满意,这足以说明,这老头很自己的心思。

但一个朱倬是不够的,在哪个人的面前,再多的朱倬都改变不了他退位的局面。

“精忠报国”四个字,宛如一座泰山压在了他的心头,也压在了大宋子民的心头。

作为这件冤案直接的责任人他逃不了任何的干系。

他不退,大宋的百姓不答应,外面的臣子也不答应。

退了也好,天下那么大,干什么不是干,未必要做皇帝。

半个月后,赵构以“倦勤,老且病,久欲闲退”为由,传位给养子赵昚,是为宋孝宗,自称太上皇帝。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至少面对滔滔的民意,此举还是能看出他的诚意。

一切如他所愿。

新皇帝接班的第一天,干的第一件事。

就是为了英雄岳飞平反。

新皇帝下的诏书上说:“故岳飞起自行伍,不逾数年,位至将相。而能事上以忠,御众有法,不自矜夸,余烈遗风,于今不泯。去冬出戍鄂渚之众,师行不扰,动有纪律,道路之人,归功于飞。飞虽坐事以殁,而太上皇念之不忘。今可仰承圣意,与追复原官,以礼改葬;访求其后,特予录用。”

如果说这是象征性的意思意思也就算了,未必有人当真。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当年的十月,新皇帝再发诏书,追复岳飞原有少保、节度使等官职,再次肯定他“事上以忠”——忠于皇帝,“不犯于秋毫”——治军有方,“名之难掩,众所共闻”——名播天下,天下皆知。”

这是从正面的肯定了英雄岳飞。

许多人以为,儿子在打他的脸。

冤案是他和秦桧一手打造的,即便是这案子是错案,他还活着,不可能有平反的一天。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等待他雷霆之怒。

然而,他们都失望了。

他非但没有出言阻止新皇帝打自己脸的行为,反而表示出鼓励。

诏书下达的那天夜里,他让人寻来了岳飞的《满江红》彻彻底底的读了几遍。

那一夜,他嚎啕大哭。

许多人以为他是权力的丢失才痛哭流涕,只有他知道,他哭的是哪个人。

哪个精忠报国的英雄。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一定会说:“这会儿知道后悔了,早干嘛去了?”

他后悔了么,有点。

可还没达到痛哭流涕的地步。

自古帝王,哪个不杀几个臣子的,夫差杀伍子胥,勾践杀文种,刘邦杀韩信,唐高宗杀长孙无忌,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就是君臣的魔咒。

杀一个岳飞还没有让他后悔到痛哭的地步。

他哭,是哭他与岳飞的那份感情。

他依稀记得他父兄坐江山的时候,金军攻破东京(今河南开封),俘虏了他的父亲和兄弟,以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国,那一路的哭声,他虽没有亲眼所见,但也足够想象。

作为皇家的子孙,他很有些骨气的学了一回唐太宗。

以江南为根据地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小公司。

公司立足并不稳,面对强大的金人集团,他能做的就是逃。

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如果不是碰上了岳飞,他的苦难也许会更长。

岳飞的出现给了他带来了全所未有的安全感。

在海上漂泊的日子结束了,非但如此,最让他感到害怕的敌人也撤离了江南,他再绍兴有了自己的别院。

还有了自己的人马。

昔日的皮包公司也慢慢在江南打开了市场,取得了良好的业绩。

这一切都离不开岳飞的努力。

他出众的军事才能和让人无可挑剔的个人魅力,让他的南宋责任公司彻底上线了。

公元(1130年)夏,他把公司总部设在了绍兴府(今浙江绍兴)、临安府(今浙江杭州)等地,并且就江南的经济形势作出了正确的估计。

在得力干将岳飞的努力下,荆湖、江西、福建等路的农民起义军和盗匪都彻底被他消灭。

有了岳飞这个战神。



他的公司规模一日大过一日。短短两年的功夫,他的公司彻底在杭州上市。

南宋责任有限公司对江南的政务、旅游、文化、军事、经济、民生、航海进行了垄断。

强大的经济文化能力,让南宋公司的营业额一涨再涨,几乎有超过父兄当初做董事长的意思。

这一切自然离不开岳飞的帮助。

这位年纪不大,却能力出众的干将,从1128年遇宗泽到1130为止的四余年间,率领岳家军同金军进行了大小数百次战斗,所向披靡,就连金国集团也不敢贸然动手。

对此,他很满意。

对此,他很感激。

对此,他很欣赏。

如果一直就这么下去,历史也许不会有风波亭三个字,莫须有也不会有,有的是君臣佳话等等赞美的言辞。

但历史却没有如果。

作为手下岳飞忠心耿耿让人感激,作为朋友朋友有难,拔刀相助义不容辞,让人动容,作为兄弟,出钱出力从无二话,让人感慨。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无可挑剔。

但人终究不是神,达不到完美无缺的地步。

岳飞是人不是神,当然有缺点。

岳飞的缺点很明显——抱负太大。

他还记得,当初江南局面刚稳定的时候,他欲退避到长安、襄阳、扬州等地,偏于一偶,做个自由自在的企业法人。

是岳飞上书数千言”,其略云:“陛下已登大宝,社稷有主,已足伐敌之谋。而勤王之师日集,彼方谓吾素弱,宜乘其怠击之。黄潜善、汪伯彦辈不能承圣意恢复,奉车驾日益南,恐不足系中原之望。臣愿陛下乘敌穴未固,亲率六军北渡,则将士作气,中原可复。”

短短数字,豪气干云。

这一刻,他知道岳飞是个干大事的人。

事实证明他的看法是正确的。

当公司的一切在江南稳定后,藏在岳飞的心里的抱负就慢慢浮出水面——“二圣在北,若金虏放其南归,陛下何以自处?臣愿领一旅之师直搞黄龙,替陛下恢复北疆,阴弑二圣与乱军之中,陛下无忧矣”

为此,他亲手写成一道《乞出师札子》。陈述了自己恢复中原的规划,而且此时已不再提及迎还“二圣”或者“渊圣(宋钦宗)”之事,只将钦宗包括在“天眷”之中。

这是一个宏伟却长远的目标。

他不是没想过,但内心的胆怯与安于享乐的心思,让他更喜欢江南的风月。

他很怕冒险。

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一无所有的苦日子他不想再过。

皇帝这活儿很容易让人上瘾的。

坐久了,就不愿意下来。

故国统一,父兄回来,他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继承者还能坐稳屁股下的龙椅么。

这一切的担忧,让他对岳飞的抱负不感冒。



他试图说服岳飞,送银子,送美女,送豪宅,给官职,给名望,一切的一切能给的他都送了。

他甚至舔着脸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愿望,希望岳飞理解。

但这一切都没能动摇岳飞的心。

送去的美女、银子、豪宅、官职、名望都退了回来。

他知道这个男人是铁了心要收复中原,一统河山。

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岳飞起了厌恶之心,这个曾经豁出性命帮助自己的男人,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但那份患难与共的情义还在,他在等,等待岳飞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公元1137年,金国集团最有才能的金太宗死了,他的儿子完颜亶继承帝位,迫于经济形势不太好,金国向他呼吁和谈,条件是归还黄河以南故宋地,并放还他的生母韦氏,归还已死的徽宗的梓宫。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那一刻,他心动了。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说服不了那个男人,公元1138年(绍兴八年)二月岳飞还军鄂州,坚持“戮力练兵”,“日夜训阅”。

他很清楚岳飞的能力,十万岳家军足以摧毁任何的敌人。

他很害怕失去现在的一切。

内心深处的那点情谊在权势面前变得如此不堪一击,他开始进一步重用秦桧,并令其与金接通关系,希望和谈。

得知消息的岳飞在公司总部参加了班子成员大会,会上岳飞一脸怒气的责备了他,还提出了“夷狄不可信,和好不可恃,相臣谋国不臧,恐贻后世讥议。”

这是要把他架在叛国罪的十字架上,那一刻他动怒了。

他呵斥了岳飞,并且把这个男人赶出了会议室。

第二天,他就将一切的和谈任务交给了秦桧。

十一月,金廷派出江南诏谕使张通古、萧哲,携带诏书,来同南宋“讲和”。

十二月廿七日,秦桧以宰相身份代表他跪在金使脚下,答应取消宋国号,作金的藩属,并每年纳贡,南宋与金的第一次和议达成。

1139年(绍兴九年)正月,宋廷宣布大赦天下,以庆贺"和议"的成功。

这天,天气不错,岳飞来了。

这个浑身散发英雄气概的男人,在宴会上,让幕僚张节夫起草了一份《谢讲和赦表》,表明自己不趋附和议,誓要"唾手燕云,复仇报国"。

并且对朝廷加封的开府仪同三司官衔,虽三诏而不受,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岳飞在辞书中说:"今日之事,可危而不可安,可忧而不可贺。可训兵饬士,谨备不虞;而不可论功行赏,取笑夷狄。"

这是公开打他的脸。

他怒火中烧,想杀人。



公元1140年(绍兴十年)五月,发动政变掌权的完颜兀术废除对宋和议,亲统大军,以山东聂儿孛堇和河南李成为左右翼,取道汴京向两淮进军;右副元帅完颜撒离喝统帅西路军,从同州(陕西大荔县)攻陕西,敌人突然变卦让他措手不及。

他不得不启用岳飞。

一切如此所料,岳家军“无一人肯回顾”,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大败金军,斩金军五千余人,俘士卒二千余人、将官七十八人,获马三千余匹。

他很害怕,不顾大好形势,执意下了令,让岳飞班师。

他很清楚岳飞的个性,那一天,他十二道用金字牌递发的班师诏。

“十年之力,废于一旦!”

“所得诸郡,一旦都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这是岳飞的声音。

他视而不见。

1141年(绍兴十一年),金国再一次发出了和谈的意向书,附加条件杀岳飞(必杀岳飞,而后和可成”。)

那一刻,他知道金国是认真的。

他与秦桧炮制了风波亭的冤案。

十一月初七日,宋金“绍兴和议”达成:由宋向金称臣,将淮河以北的土地全部划归金国,并每年向金贡奉银绢各二十五万两匹。

结果让他很满意,唯一让他担忧的是岳飞。

这个心怀天下的男人,只要一日不死,收复中原之心一日不亡。

短短数日,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上书劝说,布衣刘允升上书为飞申冤,已赋闲的韩世忠因岳飞入狱之事质问秦桧。

他知道一旦岳飞活着出来结果会是什么。

内心的不安,彻底清除了他内心最后的一点温情。

十二月廿九日(1142年1月27日),他下了命令:“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

这一年,岳飞39岁。

一个男人最有作为的时候,被他活活的给扼杀了。

后悔么?

当然后悔,这几年他夜夜都能梦到哪一张伤心的脸,他决定对自己的过错赎罪。

他退位的条件之一就是让儿子给英雄平反。

谁也不知道这是他的主意,谁也不知,平反的诏书是出自他的手笔。

能知道的,只有那个人。

天不知什么时候黑了,看着明亮的夜空,他轻轻吐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非卿不忠,非朕不明,你的公道在这里,朕的天下也在这里。今日朕还你天下大道。”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