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间至味是清欢 / 夏侯尚——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0 0

   

夏侯尚——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4-15  旧时斜阳

本文参加了【婚姻的密码】有奖征文活动

《三国志》里记载了一个小故事,说魏国大将军夏侯尚在年轻的时候娶了一房小妾,小妾温柔可人,夏侯尚很是宠爱这个小妾,因此冷落了正室,这个正室是曹氏之女,因此这就相当于得罪了皇帝曹丕,于是曹丕派人把这个女子绞杀了。

夏侯尚悲愤伤感,以至于发病,精神恍惚,埋葬爱妾之后,夏侯尚每天痴痴不忘,日子一长,夏侯尚恍惚间觉得自己已经想不起爱人的容颜,就命令手下将墓穴挖开,棺板打开,自己进人其中去看望沉睡的小妾,消息传回朝中,夏侯尚一时间成为王公大臣的笑谈。曹丕听说后,很生气的说:“杜袭看不起夏侯尚,是很有道理的啊。”

因为是功勋旧臣,夏侯尚的恩宠并没有因此而衰。

一年后,夏侯尚病重回到洛阳,曹丕多次亲自去看他,握着他的手痛哭流涕。

又一年,夏侯尚病逝。

后人在编纂这段故事的时候,留下了“尚悲感,发病恍惚,既葬埋妾,不胜思见,复出视之”言语,无论是正经的史学家,还是当时不怎么正经的名流无不对这个评价无不鄙夷不屑,就是当时的百姓说起这段传闻来也是带着嘲笑的意味,他们实在很难想象出,一个有着筹画之谋略,领荆州刺史,假节、都督南方诸军事,攻拔蜀国上庸,平定三郡九县,升为征南大将军男人会对一个小妾如此念念不忘,以至于相思成疾,以至恍惚,最终丢了性命。

就算全世界不理解我,嘲笑我,那又如何,本将军欢喜的就是你。

这个霸气的心声,一直没人回应。

直到十八年后,一个叫荀粲的男子横空出世,死去的夏侯尚才寻到了人生的第一个知音。

南朝文学家刘义庆《世说新语·惑溺》记载:“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曰:‘妇人德不足称,当以色为主。’”


说是名士荀粲常对人说:“女子德行没有用,美貌最重要。”

当时的骠骑将军曹洪的女儿有美色,荀粲聘娶为妻。屋里虽然佳丽很多,不过曹洪女受到专房之宠。

奈何红颜多薄命,这一年冬天天空下起了大雪,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里,曹女却染上了伤害,身子热得厉害,看着妻子热得痛苦,荀粲心疼,聪明如他却做了一件傻事。

冒着鹅毛大雪,将衣衫脱到只剩下底裤跑到院子里,往雪地上一躺,写成了一个大字,三九寒天,雪花飞舞,很快荀粲的身子就冻得冰凉,他咬着牙跑回闺房,用冰凉的身子将妻子抱住给妻子降温。

如此来回地疾走雪地与闺房,任狂风肆虐,刺痛蚀骨。

许久,他才傻傻地问:“凉快一些了吗?”

妻子迷迷糊糊之中应了声:“凉些了,我好像看到了窗外的大雪。”

写到此处,我总忍不住流下眼泪来,那一年的雪天荀粲跑了多少趟,后人没有记载,但我相信一个能以身子冰凉自己妻子的男人,总不会三心二意。

那一年曹女病重汤药无果,在离开人世前,曹女断开莲枝腰带赠送荀粲,就此撒手而寰。

妻子死后,荀粲无比的伤心。

他的好友傅嘏前来吊丧,见荀粲不哭泣但神情悲伤,于是问道:“女子以才色并茂最难,你所选择的婚姻,是轻才而重色,很容易再得,现在为何悲伤呢?”

荀粲说:“佳人再难得,亡妻虽然不算有倾国之色,也不能称为易得。”

始终痛苦哀悼不能停止,一年多也就死了,走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算是殉情了。

因为荀粲交往的都是一时俊杰,下葬的时候,前来的有十几位名士,都为之哭泣。他们哭的并非是他的死,而死他那几句可耻的言行,在他们看来荀粲该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子,怎么就为了一个女人就殉情了呢,可耻,可耻啊。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不知你所知,,我不知所止。这个道理在当时是没有能人理解的,曹丕不明白一个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何以会对一个小妾如此痴情,相思成疾,以至恍惚,荀粲的朋友也不能理解,既是美貌最重要,何以“佳人再难得”了,其实难的不是“佳人”不再,而是与佳人相处那份感情随着佳人这个载体没了罢了。

他们固然好色,可因色而爱,因爱而痴,因痴而专,因专而死。仔细想想,你还能说他们对不起一个“情”字。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而已。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子,他们远比世人明白的更多。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