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写尽了苏轼的淡然与超脱

2019-04-18  江山携手

苏轼,是我国宋代非常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画家,词作家,堪称一位文学巨匠。他的才学,直到近千年后的今天,依然被世人所敬仰,所赞叹。

这样一位名噪一时的文坛巨匠,其实性格极其淡然和超脱,这在他的词作之中,多有体现。比如他和弟弟苏辙的《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就很强烈的体现出他的这一性格特点:

序:余去岁在东武,作水调歌头以寄子由。今年,子由相从彭门百余日,过中秋而去,作此曲以别余。以其语过悲,乃为和之。其意以不早退为戒,以退而相从之乐为慰云耳。

安石在东海,从事鬓惊秋。中年亲友难别,丝竹缓离愁。一旦功成名遂,准拟东还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轩冕,遗恨寄沧洲。

岁云暮,须早计,要褐裘。故乡归去千里,佳处辄迟留。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唯酒可忘忧。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

译文:1077年,苏辙陪伴哥哥苏轼在彭门一百多天,中秋之后,苏辙要走了,写了一首《水调歌头》给哥哥,语气甚是悲切,苏轼就和了这一首《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来劝慰弟弟,向弟弟表达他们早早退隐的心愿。

当年谢安隐居在东海,出仕做官鬓发已经斑白,中年之时与亲友离别,显得更为难过,只有用丝竹来缓解他们的离愁。(谢安告诉亲友),我一旦功成名就,立刻就返归东海,谁知道却因生病,而进入西州。做官困扰了隐居的雅志,遗恨寄托于田园山丘。

既已年高岁暮,就应当早早划筹,准备穿上粗布衣服,做普通百姓。千里迢迢,返回故乡,选取好地方长期居住。我喝醉了唱歌的时候你和我,我喝醉了需要人扶的时候,你扶我。只有醉时才能忘忧愁。任凭刘备笑我无大志,我却甘愿身居平地,仰看他高卧百尺楼。

这首词,表达了苏轼和苏辙强烈的归隐意念。词中用到了谢安和刘备的典故,只不过这两个人的观点却是截然不同的。谢安是一心的要归隐,刘备则是万丈雄心,要匡扶社稷。

“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典故出自《三国志》卷七《陈登传》:许汜和刘备在刘表那里,一起谈论陈登。许汜说:“陈元龙(陈登的字)这个人,是湖海之士,豪气不除啊。”刘备问他为什么这么说。许汜道:“我曾经去拜见元龙,元龙根本没有主客之意,根本不和我说话,他躺在大床上,让我躺在下面的小床上。”

刘备说:“你空有国士之名,现在天下大乱,皇帝流离失所,你却整天只惦记着求田问舍,不关心国事,这是元龙最忌讳的,他怎么可能还会和你说话呢?如果是我,我就躺在百尺高楼上,让你躺在地上,岂止只是大床小床之分?”

苏轼采用了这个典故,却意在表达自己丝毫不介意刘备对他们这些“胸无大志”的人的鄙视,随便他刘玄德躺在高楼上,让我在地上,也改变不了我归隐的决心。

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就是苏轼的淡然和超脱。所以,这样的苏轼,还曾写下了“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占得人间一味愚”——如果问我有什么才学,我就是人间的一种愚人啊。

古代的很多文人,都有归隐的念头,他们不屑于追名逐利,不屑于勾心斗角,正如苏轼的另一句词,“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

“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不仅透漏出苏轼强烈的归隐念头,也把他天性中的淡然与超脱,写的淋漓尽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