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未提及 / 文件夹1 / 51 哀宗失国

0 0

   

51 哀宗失国

2019-04-20  文中未提及

金哀宗(11891234)完颜守绪,女真名宁甲速。是金宣宗第三子。贞祐四年(1216)立为太子。元光二年(1224)十二月即帝位。正大九年(1232),金军战败三峰山,主力覆没。蒙古军进而围攻汴京(今河南开封),汴京解围后,逃往归德,随即又弃之逃入蔡州,蒙古联宋军围蔡。天兴三年(1234)正月戊申夜,哀宗为免亡国之君的骂名,匆忙传位于承麟(末帝)。次日,自缢死,庙号哀宗。

哀宗失国不由荒暴

金国虽然在哀宗时灭亡,但是后世对他的评价,同情较多。大都认为他是一个比较有作为的皇帝。因为大金国早已盛世不再,章宗的“诛求无艺”,造成“民力浸竭”;卫绍王又“纪纲大坏”,以致“亡征已见”;宣宗南迁,严重战略失误,使金都城和大片北方地区相继沦陷,后期,又错误地发动侵宋、夏战争,国力进一步被侵蚀。哀宗继位的时候,外有蒙古侵略、内有王族分裂和红袄军起义,已经是积重难返、回天乏术了。

《金史》称哀宗:“区区生聚,图存于亡,力尽乃毙,可哀也矣。虽然,在《礼》‘国君死社稷’,哀宗无愧焉。”在蔡州之战中,哀宗明知没有胜算,仍然激励将士奋勇向前;自知必死,还传位给当时的统帅承麟,希望他能杀出重围,重整队伍,为保存金国做了最后的努力。也就是说,他也算是为国家尽了力,不愧为一国之君了。

哀宗的救亡图存

面对登基时内忧外患的严峻现实,哀宗不愿当亡国之君,力图振作。即位的第二天,就下诏:“有利于国家时政的措施,想要实行却没来得及的,全部都开始施行吧。”随即采取一系列实际行动,力图挽大厦于将倾,拯救千疮百孔的大金国于水火。

军事上,他迅速停止对宋、夏的战争,并积极议和,全力抗蒙。一方面,派枢密官移剌蒲阿领兵到光州,四处张榜,告谕宋界军民,表示从今以后,再也不征伐南宋;并多次警告边境将领,不得妄加侵掠;还把清口宋败军3000人,发给路费后,遣送回宋,表达了与宋修好的诚意,极大缓和了宋金矛盾。

另一方面,又与西夏签订了停战协定,结为“兄弟之国”。

同时,积极争取中间势力,任用抗蒙将相,有效集中了兵力。笼络曾投降蒙古的武仙,封其为恒山公;为抗蒙死难的将佐建立“褒忠庙”;先后起用把胡鲁、胥鼎、完颜合达等主战派,提拔了完颜陈和尚、杨沃衍等名将。

这一系列措施之后,金国开始摆脱三面受敌的困境,集中兵力,向蒙古军发起主动进攻,接连收复了平阳、太原等军事重镇,抗蒙斗争的局势稍有好转。

政治上,他打击奸佞之臣,努力廓清吏治。即位之初,就将声势煊赫、残酷苛刻的吏部侍郎蒲察合住处死,将左司员外郎尼厖古华山贬逐出京,这赢得了一片喝彩——“士大夫相贺”;不徇私情,严惩犯法的皇亲国戚,依法处斩倚势杀一主簿的内族王家奴。同时他广开言路,曾传旨:“草泽士庶,许直言军国利害,虽涉讥讽无可采取者,并不坐罪。”

文化和经济上,他倡儒学,课农桑。于内廷置“益政院”,以“学问该博、议论宏远”者数人兼之,并以礼部尚书杨云翼等为益政院说书官,每天以二人值日,以备顾问,“讲《尚书》、《通鉴》、《贞观政要》”;总结前代“治世”与“乱世”的经验教训,命人修纂了《大定遗训》和《宣宗实录》,编订了《尚书要略》;天兴元年(1232),还亲自在汴京“释奠孔子”。改定辟举县令法,“以六事课县令”,即以劝课农桑来考核官吏,收到一定效果。

这些措施的采取,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当时的民族矛盾,提升了金国的国力,甚至使当时的士大夫阶层幻想“中兴”时代的来临。

可惜哀宗毕竟不是一个英明果决的皇帝,联结宋、夏却缺乏有力的措施,致使宋朝最终拒绝了金的议和,屈服于蒙古的压力反而进攻金国;打击奸佞的同时,却任用白撒、张文寿等奸臣;号称广开言路,又忌讳别人指责自己的过失,喜欢听谄媚的话;任用抗蒙将领,却不能善始善终。进而造成内政外交和军事上的一系列处置失当,最终因其盲目自信,在蒙古军三路齐发大举进攻的时候,以硬碰硬,妄图集结兵力,通过大决战的方式,正面击退蒙古军,导致了三峰山战役失败,大批主要将领战死,金军主力尽没,再也没有能力抵抗蒙古铁蹄的践踏了。

进退失据,哀宗亡国

开兴元年(1232,四月改元天兴)三月,蒙古军围攻汴京。在哀宗的激励、慰劳下,将士“人自激奋,争为效命”,终于打退了蒙古军的进攻,保住了汴京,使金王朝的寿命又延长了两年。

蒙古军退却后,汴京缺粮。为筹集军粮,哀宗又错误地实行“括粟”政策,甚至因此打死守节的寡妇,大失民心。汴京城内,至于人相食,兵士只好出城就食。

哀宗看到汴京援绝粮尽,不待蒙古军来攻,已难以继续维持了,只好于天兴二年(1233)正月出奔归德。

在归德又发生蒲察官奴擅权,甚至企图叛乱,虽然哀宗很快设计将其杀死,但是使金国仅余的一点战斗力更加捉襟见肘。

哀宗感觉归德也不安全了,六月又逃至蔡州。蔡州地处淮水支脉汝水上,与宋朝接壤。蔡州无险可守,并且又面临着宋朝的威胁。

因为此时宋朝已和蒙古达成协议:联合灭金,金亡后,河南地归宋,河北归蒙古。宋朝的大兵已经向金朝出发了。

八月,宋兵围攻唐州。攻下唐州后,又进兵息州南。

哀宗见宋朝助蒙攻金,派皇族完颜阿虎带去宋朝谈和,说:“蒙古陆续灭掉40多个国家,一直到西夏,西夏灭亡了,又来侵略我金国,金国灭亡了必将轮到宋国。所谓唇亡齿寒,如果和我联合,既有利于金国,也有利于宋。”宋朝拒绝和议。

蒙古军由塔察儿率领,宋军由孟珙率领,分道向蔡州进攻。九月,蒙古兵到达蔡州城下。蔡州危急。哀宗在重九日拜天,对群臣说:“国家自开创以来,养你们100多年。你们或因先世立功,或因功劳起用,都已很多年了。现在国家危急,和我同患难,可以说是忠臣了。蒙古兵将到,正是你们立功报国的时候,纵死王事,不失为忠孝之鬼。以前,你们立功,常常怕不为朝廷所知道,今日临敌,我亲见到了,你们好好努力啊。”说罢,向群臣赐酒。这时,蒙古兵数百骑已到城下。金兵踊跃请战。哀宗分军防守四面。蒙古兵筑长垒,作久困计。可见哀宗始终坚持抗击到底,也算是为国尽力了。

十一月,宋将孟珙率两万兵至蔡州,运粮30万石助蒙古军需。宋、蒙会师。十二月初九日,蒙古军攻破蔡州外城。十九日,蒙古军攻破西城。二十四日,哀宗率领兵士夜出东城逃跑,到城栅处,与蒙军遇,被迫退回。

蔡州被围三个月,城中粮尽。哀宗杀上厩马50匹、官马150匹赏给将士食用。城中居民用人畜骨和芹泥充饥。

天兴三年(1234)正月初九日,蒙军在西城凿通五门,整军入城,完颜仲德督军巷战。直到傍晚,蒙古兵暂退。

哀宗看到蔡州眼看是守不住了,悲哀地说:“我为金紫光禄大夫10年、太子10年,人主10年,自己也知道没有大的过失,死了也没什么恨事。只恨祖宗传下来的国家一百多年了,到我这里灭绝了。”又说:“自古以来,没有不灭亡的国家。亡国之君往往被人当俘虏关押起来,或者在胜利者的宫殿堂上受尽凌辱。我绝对不至于此。你们看着吧!”当夜传帝位给东面元帅承麟,说:“我身体肥胖沉重,不便于骑马奔突。你一向身手矫捷,有将略,万一能逃走,使国家不至于灭绝,是我的志愿。”第二天早晨,承麟受诏即皇帝位。正在行礼,城南已树起宋朝旗帜。诸将急忙赶出来作战。宋军攻下南城,蒙古塔察儿军攻破西城。完颜仲德领精兵1000巷战,自卯时坚持战斗到巳时。哀宗见此情景,就自缢而死,承麟也被乱兵杀死,金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