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墨子社 / 手表 / 仅次于ETA的瑞士机芯供应商 Sellita的供应...

分享

   

仅次于ETA的瑞士机芯供应商 Sellita的供应与需求

2019-04-21  苯墨子社

[腕表之家 钟表文化] 倘若询问普通爱好者,如今哪家瑞士公司生产的机芯机芯最具代表性,相信很多人都不会想到Sellita。这种情况不难理解,因为Sellita的业务是满足制表品牌的需求,而不是向终端消费者推销服务。多达数百万人佩戴搭载Sellita机芯的腕表,只是浑然不觉。

Sellita工厂外观

一直以来,Sellita就是一家B2B企业,每年为制表行业提供数量庞大的经过试验和测试的机械机芯。近年来,这一数字高达120万(每年);更明确地说,Sellita机芯产量高于劳力士,仅次于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ETA。

然而,Sellita对制表品牌的依赖,也使它在近年行业低迷时期损失惨重——其业务在过去三年中萎缩了50%。现在,随着销售开始复苏,这家私营企业即将着手进行一系列变革,以应对制表行业的剧变。

TAG Heuer泰格 豪雅将Sellita机芯用于众多型号,包括这款竞潜系列 女士腕表。

68年中最近的14年,Sellita只出售自制机芯。自2004年以来,Sellita提供的机芯几乎都基于历史上专利已经到期的ETA设计。如今,Sellita筹划推出一系列全新原创高性能机芯,以便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工作已经展开,Sellita从瑞士邮局购入临近地块,开启占地5,000平方米的扩建工程。竣工后,这座最先进的生产设施将使增加产量成为可能,并通过玻璃走廊与现有工厂(落成仅有五年)相连。

该公司还引进了一批新的人才来开发全新机芯,如Sebastien Chaulmontet博士(律师转行制表师,La Joux Perret品牌Arnold & Son的幕后推手)和Angelus(Sellita创新和营销负责人)。很快,Johannes Jahnke(Christopher Ward制表师,品牌自主SH21机芯的开发者)也加入进来,担任开发总监。

Sellita尚未透露将开发多少新机芯,但目标是在2019年内推出第一款。“我们将从第一款机芯开始,逐步发展,”Chaulmontet表示,“我们不需要上百款机芯;一家基础制表品牌只需要两到三款自动机芯。”

Sellita首席执行官兼所有者Miguel Garcia

作为此次变革的一部分,Sellita首席执行官兼所有者Miguel Garcia承认,以前秘密的业务,如今需要更好地传达其在行业中的角色和作用。

Sellita创立于1950年,最初只是组装厂,从ETA购买坯件(ébauche,指装配宝石轴承的机芯,不含调速机构、游丝、表盘或指针),进行组装,并将完整的机芯转售给制表品牌。这种不同寻常的业务模式是如何形成的,我们并不完全清楚。但有一段时间,Sellita曾是ETA最大的单一客户。然后在1990年,ETA终于开始自主组装成品机芯,突然ETA和Sellita就成了竞争对手,但只有前者能够生产原始零件。

IWC万国表 柏涛菲诺系列计时码表也应用Sellita机芯

2002年,尼克·海耶克宣布2006年后ETA将停止向斯沃琪集团以外的公司供应坯件。这则消息深深困扰了依赖ETA机芯的制表品牌,但对完全依赖ETA供应线的Sellita来说,情况简直不能更糟。

Sellita与邻近的La Joux-Perret一起,向瑞士竞争监管机构投诉。该机构裁定,ETA必须维持坯件供应,直到2010年。虽然倒计时时间得到延长,但很明显,为了生存,Sellita需要做出重大改变。

因此,2004年,Sellita开始生产自家机芯SW200,该机芯巧妙地借鉴了ETA在1981年推出的,专利到期的2824-2自动机芯。SW200和2824-2的造型完全相同,这意味着原属2824-2的客户,如今可以选择SW200,而不必修改腕表,削足适履。

Sellita工厂的机芯组装

Chaulmontet博士解释道:“价格就是一切,如果达到技术标准,但成本高达300至400瑞郎,那就死定了,没人想要你的机芯。所以,你要面对技术、价格和时间三重压力。当时我并不在这里,但业界认为Sellita永远不会成功。”

然而,Sellita实现了既定目标,并继续发布ETA“克隆品”:基于2892自动机芯的SW300和基于Valjoux 7750计时机芯的SW500。目前,该公司唯一一款记录在册的原创机芯,是小巧的SW1000,于2014年为高端女士自动腕表设计,也适用于酒桶型男士腕表。

如今,Sellita拥有拉绍德封(瑞士)、汝拉(瑞士)和格拉苏蒂(德国)三个站点,并雇佣500名员工。但Sellita的业务不是垂直制造,该公司志不在此。Sellita每年使用的个体零件数量多达2亿至4亿,据估算,如果想要自主生产这些零件,需要雇佣五倍于现在的员工。相反,Sellita更愿意继续作为瑞士更传统的供应商-客户体系中的一员,并自行开发出涵盖100家瑞士供应商的网络。当然,如果某个零件无法满足Sellita的质量或价格要求,那么该公司也会采取务实方法,自主制造。

Muhle Glashutte、 Hublot 宇舶表和 万宝龙腕表,也都装配Sellita机芯。

现在,Sellita也设计和建造机器——在Sellita Engineering旗下——已历时四年。工厂车间配置粉蓝色外观设备,具有多重定制自动化功能。

当然,Sellita的大多机械化设备还是用于部件装配。譬如,通过纤细加压的装载管将红宝石置入主板,或将滚珠轴承嵌入摆陀部件,然后测试轴承是否均匀分布承压。

质量控制也得到严格执行,因为对于诸如Sellita这样的规模业务而言,可靠性(以及单价)是关键。为此,Sellita对每个零件进行多次测试并储存,最终与使用该零件的成品机芯的序列号相互参照。该系统产生大量的存储数据,并提供实用的可追溯性,一旦出现任何问题,Sellita都能迅速找到根本原因所在。

分拣摆轮

Sellita产量充足,使配备价值110万英镑电子显微镜和质谱仪的专职实验室的存在变得合情合理。除了检查零件的表面质量外,两年前开放的实验室还可以通过识别有助于追踪化学反应来源的物质,从而协助技术工作。

大部分的车间空间都分配给Sellita的明星产品,也即前文提到的SW200。Sellita每年生产大约50万枚机芯,虽然部件装配高度自动化,但仍有很大比例的最终装配由手工完成。Sellita借助复古的Lanco手动导轨系统,从一个工作台向另一个工作台批次传递机芯(现代系统自动传递单枚机芯)。

Sellita为300余家品牌供应机芯。但Sellita不仅出产成品机芯,还有成品腕表。对于一些制表品牌来说,采用Sellita的机芯,并且由Sellita完成最终装配,这更具有经济意义。制表品牌将所需的表壳、表冠、表盘、按钮、指针和表带运送到Sellita,由后者围绕机芯制造成品腕表。

通过新的并购,包括人力和机械,Sellita可以大幅扩展视野。毕竟,Chaulmontet在Arnold & Son和Angelus期间就以陀飞轮和复杂功能计时机芯开发而闻名。

Sellita购置造价110万英镑的电子显微镜,用于检查零件。

“我们有想法,也有人才,”他确认道,“我们可以制造任何想要的机芯,但三轴陀飞轮没有市场,永远不会卖出10万枚。这不是我们的业务,我们的业务是成批量生产高质量的机芯。顾客是上帝,这就是现实。我们生产他/她们想要购买的机芯,不是反其道而行之。价格因素贯穿讨论始终。”

在制表品牌迫切寻求ETA机芯替代品的时候,Sellita的持续投资使该公司成为ETA抽身离去后,机芯业务的主要竞争者。

Christopher Ward C65三叉戟复古腕表

“我们对未来地位的期许节节攀升,”Garcia认同道,“我希望客户将在2020年之后为我们提供支持。对于他/她们来说,Sellita的继续存在非常重要。我们不是自大,也没有完全取代ETA的愿望,但如果ETA停止供应,我们有责任做好准备。”

关键词是“如果”,意味着此举并非没有风险。如果ETA改变停止供应的决定,那么Sellita可能会落得一个尴尬的位置。

名士(Baume & Mercier)克里顿俱乐部系列腕表

“如果ETA改变决定,市场就不再需要Sellita了吗?我不这么认为。ETA停止供应前Sellita就已存在。”Garcia补充道,“为什么我们每年能够提供上百万枚机芯?不是因为我有双漂亮的蓝眼睛,而是因为Sellita是一家充满活力的公司,我们为客户服务,他/她们也很乐意与我们合作。”(图/文 腕表之家 许朝阳编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