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流369 / 待分类 / 趣世界 | 谁是蛮族?盘点古波斯文明的辉煌...

0 0

   

趣世界 | 谁是蛮族?盘点古波斯文明的辉煌与兴衰…

2019-04-21  舟流369

法拉瓦哈是琐罗亚斯德教最著名的标识:有着鸟身的人类灵魂。正如琐罗亚斯德教信仰中灵魂不灭而进入地狱或天堂一样,阿契美尼德帝国,第一个也是最伟大的波斯帝国,在它消失后的两千余年中,依然对大波斯地区,乃至整个世界有着长足而深远的影响。

如果说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的黄金时代,那么波斯文明对应的就应当是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与古埃及,巴比伦等古老文明不同,法老们的荣耀和两河城邦的辉煌,随着无数次异族入侵而消逝,仅仅存在于记忆中,而如今被定居这些地方的异民族写进自己的历史教科书;而波斯不同,在一波又一波外族文化的狂潮席卷中,它始终有着自己的文明意识和凝聚力:其中极为重要的精神象征符号就是阿契美尼德帝国。

像每一个远古帝国的统治者一样,波斯的君主将系谱图上溯至太阳与星辰。然而如果要给波斯寻找一个合理的先祖,那将是埃兰文明。与两河流域脆弱的早熟相比,伊朗高原的埃兰文明如同历史上许多大帝国的缔造者一样,处于高度发达的文明的边缘,兼有蛮族的野性与文明的技术(而非对战争而言是累赘的文化)。埃兰人在苏萨城中静静地坐着,观看着几千年苏美尔,阿卡德,亚述人与新巴比伦的更替,胡里特人和赫梯人的战车从北方飞驰而来,海上民族席卷地中海的沿岸,而埃兰,在文明的边缘等待着。

庞大而血腥的亚述军队还是征服了埃兰,而米底亚帝国很快接管了它的废墟。上古的历史看似走马灯,然而考虑到动辄百年千年的时间跨度,历史实际上是因太久远而使人目眩且应接不暇。

“万王之王”居鲁士大帝

第一位万王之王(Shahanshah)居鲁士大帝,也许受到疯狂的亚苏巴尼拔的影响,决心建立一个横跨三大洲的伟大帝国。他做到了,而且是以更加强硬和真实的方式。从尼罗河到印度河,从黑海到红海,无尽的土地和人民不只是臣服——而是跪倒在他脚下。米底人很快化为泡影;希罗多德悲怆地记录吕底亚覆亡的故事;而犹太人欢呼雀跃将他看做解放者。而他在远征北亚游牧民时的猝然身亡,更是一出吊诡和荒谬,却又合理的悲剧。

文明之战:“希波战争”

自我中心的希腊人把波斯人称作蛮族,然而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神圣而玄妙的琐罗亚斯德教,世界的中心——富丽堂皇而淫靡的巴比伦,,这些比起希腊城邦这些环绕着大海的青蛙而言,的确有着不可洞察的伟岸。之后便是古典世界最惊心动魄的两场大战——希波战争和亚历山大东征。

最引人注目的战争显然不是规模最大的战争:否则莱特湾和索姆河也不会长久被掩盖在于中途岛和凡尔登的阴影里。最重要的战争也不是牵涉各方命运最多的战争:亚历山大继业者们的混战没有被任何一部史诗记载的价值。最值得记忆的战争,是那些承载了最多历史意义的战争:是图尔之战,十字军东征,是美国独立战争;最值得记忆的战争也是那些棋逢对手的战争:不同于伯罗奔尼撒的笨伯远征,伟大的战争是屋大维和安东尼,是狮心王理查和萨拉丁,是蒙哥马利和隆美尔。

希波战争便是这样的战争。整个已知世界的武装力量被集合起来,用以完成对希腊世界的征服。而自视为文明人的后者,在听到几十万人踏过赫勒斯滂的脚步声时也不得不颤抖。但是命运女神掷下了她的骰子:希腊人在温泉关全军覆没,像沙皇放弃莫斯科那样放弃了雅典,但是在萨拉米斯,波塞冬帮助了希腊的舰队:这里是奥林匹斯诸神的主场,马兹达神的力量无法扩大到海面上。

关于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把马其顿和希腊比作巴比伦和波斯——但是毕竟大流士们没有接纳马尔杜克神。以希腊的捍卫者自居,而以独裁控制整个联盟的亚历山大大帝,完成了一次活生生的史诗远征——他从埃及到巴克特里亚所带回的战利品足以让阿基里斯们瞠目结舌,甘拜下风。尽管亚历山大东征已经被无数文人吹嘘过千万次,我也应该第一亿次地重复这一点:一个自认为是世界文明巅峰的民族,在征服的同时为无比广袤的土地带去文化,这比蒙古人和塞尔柱人高贵许多倍。

更为吊诡的是,这次远征是一次传奇,而亚历山大作为征服者和书写者,在前途未卜的征途中,无时无刻不把自己当做史诗和传奇中的最伟大英雄。他在小亚细亚祭拜神庙,在戈迪姆劈开绳结,按帕特洛克罗斯的死法将敌人处刑,按阿蒙神的方式让臣下敬拜自己。

伊苏斯和高加米拉的伟大胜利终结了占据整个已知世界的波斯帝国,而神不应该衰老,于是亚历山大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巴比伦,在尼布甲尼撒兴建的宫殿中不安地逝去。被他抬升到神之助手的继业者们(Diadochi)重新沦为一些凡人,瓜分了他的帝国。塞琉古帝国继承了波斯帝国的旧疆域,然而这庞大的身躯却又不堪一击:亚历山大没能实现让希腊与波斯两民族融合的超现实主义理想,而他的步兵军官更是不会梦到这种想法。于是无法驾驭帝国的希腊官吏们眼看着巴克特里亚独立,亚美尼亚夺权,就连马加比也据土一方,自立为王。

最后恢复帝国荣光的则是帕提亚人。安息帝国轻而易举地夺取或是夺回了波斯帝国的核心领土,并且自称为阿契美尼德的后继者。最早的帝国是多么的荣耀,以至于它的名字反复地在后代回响。

尽管把滚烫的金水倒进了可怜的克拉苏的喉咙,波斯帝国还是苦恼于西方的入侵。这回他们面对的是极盛的罗马帝国。尽管一度控制了黎凡特,但面对图拉真和塞维鲁的大军,他们只能节节败退到伊朗高原。但是每当罗马人不那么注意东方行省的时候,狡黠的安息回马箭又会成为罗马军团的噩梦。

历史在不断前行,但东方波斯与西方帝国的永恒争斗从来没有停止过。拜占庭帝国要面对的是萨珊王朝——他们甚至从亚历山大大帝烧毁的《阿维斯陀》残片里,重新恢复了琐罗亚斯德教的信仰,也使他们像先祖一样善战。霍思劳二世和之前的好战君主一样,攻到了如今世界的中心君士坦丁堡城下,然而希拉克略皇帝的雄才大略击溃了对方,并一路收回了美索不达米亚。但是双方都没有料到的是,带着星月旗的阿拉伯人夺走了胜利果实。

伊斯兰教的到来是整个波斯文明历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从此,东西方的对立由朱庇特对阿胡拉马兹达变成了天主对安拉,但更重要的是,希腊人的对手由波斯人换成了阿拉伯人和之后的突厥人。波斯文明挥别地中海,而回到波斯湾。

分崩离析的萨珊王朝被哈里发的军队打得溃不成军,萨珊王室们逃到了长安和印度。波斯成为倭马亚王朝的极东辖地——至于西边,他们到了赫拉克勒斯之柱。波斯人开始改名为阿里和默罕默德,被阿拉伯语称作伊斯坎德的家伙开始被当做对波斯征服合法化的鼻祖。

然而,曾经拥有阿契美尼德荣耀的波斯人不会被他人融合:当阿拔斯哈里发对波斯的掌控甫一放松,琐罗亚斯德教僧侣家庭出身的萨曼王朝就统治了大波斯地区。起初,他们保持着臣服,小心翼翼地兴建着清真寺;然而之后他们重新唤起波斯的荣誉感,波斯语赶跑阿拉伯语,琐罗亚斯德和摩尼的信仰秘密复兴,菲尔多西写作了那记述着旧帝国辉煌的《列王纪》。

北边强大的游牧民族:“突厥与蒙古”

但是别忘了,除了咄咄逼人的西方和懒散的印度人,波斯还有另一处陆上疆界:北方。几个世纪来骚扰着边境的塞种人现在叫做塞尔柱突厥——大塞尔柱帝国,伽色尼王朝,古尔王朝,花剌子模沙朝,一个个外来侵略者统治着波斯。

如果说有什么消息类似于安格拉曼纽的黑暗的话,那一定是蒙古人到来的消息。成吉思汗,旭烈兀,帖木儿,他们对波斯地区的每座城市都进行百万人的屠城,把头颅堆成金字塔。呼罗珊和波斯湾呵,你们目睹了太多的血和泪!

也许法拉瓦哈在伊尔汗国崩溃后幻化成为十二伊玛目的形象。当“沙阿”这古老的称号和“万王之王”的头衔重新被人提起,那便伴随着萨菲王朝的崛起。从一个宗教团体到大财团,最后到一个帝国,萨菲王朝被伊朗人寄予了太多期望。他们自称是萨珊王朝的后裔,要将波斯从千年的外族统治中拯救出来。在阿巴斯大帝(反讽的名字)的身上,人们仿佛能看到居鲁士的幻影。为了更加坚定地与西部的诸文明决裂,萨菲帝国接过了法蒂玛和白益的大旗,选择了永远的少数派——什叶派。波斯的文化再一次在这片土地上复兴,伊斯法罕城像当年的巴格达一样繁荣,以至于产生了那句名言:“伊斯法罕就是半个世界。”尽管他们再也没能望见地中海的海水,然而阿契美尼德的传奇激励下的伊朗军队,依然让奥斯曼帝国和莫卧儿帝国胆寒。

阿拉伯帝国征服下的波斯

从公元前538年到公元前332年,波斯人和两河流域和约旦河流域的闪米特人众多部落打交道,但和沙漠中的贝杜因人好像没有历史记载的来往。罗马帝国分裂后,波斯帝国又和东罗马帝国(拜占庭)进行了长期的战争,并于公元572年占领了阿拉伯半岛的也门地区,切断中国到拜占庭的海上丝绸之路。阿拉伯汉志商道被切断,给阿拉伯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依靠商道生存的人们纷纷失业,商业贵族压缩业务,以放高利贷为生,使阿拉伯半岛各种社会矛盾增加和激化。当阿拉伯半岛与世界经济联系起来,半岛目前的处境预示着阿拉伯人要向生存宣战了。

阿拉伯半岛的贝杜因人穆罕默德在公元610年得到了“真主的启示“,并开始宣传伊斯兰教,到公元632年穆罕默德去世,阿拉伯半岛已基本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国家,这在阿拉伯半岛是第一次,这第一次撼动了以后的世界。

当时东罗马帝国和波斯帝国之间,长期的战争已使他们两败俱伤,天赐良机与阿拉伯人。在公元651年灭掉了波斯帝国,波斯成了阿拉伯帝国的一个行省。

在阿拉伯统治期间,波斯人逐渐信仰了伊斯兰教。但波斯人有着远比阿拉伯人高得多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波斯人在语言上、文学上等各方面影响着阿拉伯人。在阿拉伯文明中,波斯文明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是波斯人一直所引以自豪的。在阿拉伯帝国的朝廷中,波斯人非常多,有许多历史上著名的人物。

阿拉伯帝国的倭马亚王朝建立后,伊斯兰教出现了政治派别――什叶派。作为伊斯兰教的少数派,什叶派处在一个反对党的地位,长期受到逊尼派的打压,举行了很多次起义,也建立了一些政权,但都被逊尼派灭掉了。波斯人作为一个被征服者被统治者,倾向于接受什叶派观点,作为反抗征服者的思想武器。公元1502年波斯人推翻土库曼人的白羊王朝,建立了波斯萨法维王朝,这个王朝一直存在到公元1736年。这个王朝将什叶派定为国教,什叶派在波斯获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在波斯人的政治和文化中打下了深深的印迹。

阿拉伯帝国在公元1258年灭亡后,阿拉伯人和波斯人都成了被征服者。但波斯人的反抗明显比阿拉伯人要表现的强。波斯人的萨法维王朝雄居了200多年,是西亚强国,曾经占有过伊拉克,而阿拉伯人的区域大部分被土耳其占领,独立很晚。波斯人萨法维王朝与逊尼派的土耳其为了控制交通线和战略要地,打了200多年仗,宗教因素也是一个战争原因。到了近代,阿拉伯诸国都成了西方列强的殖民地,伊朗(波斯)则成了半殖民地。

波斯文明还是阿拉伯文明?

但是,阿拉伯人的征服是对波斯影响最深刻的。波斯服饰被阿拉伯伊斯兰化,其传统的宗教拜火教和古波斯文字在阿拉伯的屠刀下消失了,其语言带上隆厚的阿拉伯色彩,其姓氏使用阿拉伯姓氏,波斯文明从此只留在了历史上和人民心中的传说了。

近代礼萨国王建国后,努力使古波斯文化复兴,去伊斯兰化运动,并把国名更改为伊朗,意思是高贵的意思,伊朗更接近古波斯词汇,更改国名表示之其去伊斯兰化和要复兴波斯文化的决心,末代国王巴列维更是全盘去伊斯兰化。大量引进西方文化,还举行了一个波斯帝国建立两千年的纪念活动,把居鲁士大帝,大流士大帝的地位跟真主安拉放在一起,努力使古波斯文化复兴,波斯文明面临重见天日的机遇。可是巴列维国王复兴波斯文化运动遭到了大部分已经是忠诚的伊朗穆斯林的反对。毕竟波斯文化消失了一千五百多年,伊朗人民已经忘记了,已经是伊斯兰世界的一部分,要恢复波斯文明等于是像真主挑衅。等于是像伊斯兰开战,在加上当时的社会问题比较严重,所以极端伊斯兰领导人霍梅尼抓住这个机会。利用人民对国王的不满情绪领导伊朗穆斯林夺起统治权。结果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巴列维国王被迫逃往国外,最后客死他乡,昙花一现的波斯文化复兴运动失败了。

以后,霍梅尼改国号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以伊斯兰法统治伊朗,巴列维国王时期所有的复兴波斯文化项目取消。伊朗再次被穆斯林统治,伊朗伊斯兰革命被流亡海外的伊朗反对派称之为第二次阿拉伯入侵,霍梅尼恢复了古伊斯兰宗教法,绞刑,石刑,等已被取消的残忍的刑法被恢复,时尚的德黑兰女孩被强制带上伊斯兰面纱。不得听西方摇滚乐。革命卫队公开枪杀反对派,这对波斯民族来说是一个悲剧,波斯文化从此只成为了历史上的传说,遗憾的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一直努力的消灭波斯文化,近几年强迫要求不准人民过传统的波斯新年,不过遭到了波斯人民的强烈反对,伊朗人民振兴波斯文明依然任重而道远…

这就是一个昔日的帝国能够对一个文明起到的影响:也许我们可以说,波斯第一帝国之后的两千年,都只是阿契美尼德帝国的一遍遍轮回;或者我们也可以说,阿契美尼德帝国,横贯了整个历史,而就是波斯文明的另一个名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