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伟人的宿命

2019-04-22  方圆长短

          温乎曰:   

      伟大的人物总是会遭受类似的待遇。

      生前的威望和地位,

      在死后会变成巨大的无形资产,

      成为众人成长的养分。

      1

      1368年,41岁的朱元璋在南京登基称帝。随后,无数份官职任命书从南京发出,快马送往大明各地。

      湖北秭归的张关保,也收到一份。

      15年前,朱元璋率领3000人的小分队攻略定远,张关保为了混口饭吃,扔下锄头扛起大刀,懵懵懂懂的参军入伍。

      如今,他被封为归州守御千户,世袭。

      命运的钟摆拨弄着所有人的命运,偶尔间无意晃动,就会抖落一颗种子。

      160年后,张关保家族生下一个男孩,起名叫张居正。

      他的祖父是家中次子,没有资格继承千户职位,就从秭归县搬到江陵,另立门户。

      后来,张居正一直说:“我出身寒门。”

      寒门子弟想出人头地,除了读书也没第二条路可以走。幸好,张居正天赋绝伦,聪明绝顶。

      他12岁考秀才、16岁中举人、23岁举进士。

      由于写文章能一阵见血直指人心,张居正从小就得到一票大佬的赏识,从荆州知府李士翱、湖广巡抚顾璘,直至后来的内阁首辅徐阶。

      薄薄的宣纸上,一种可怕天赋凝聚而成的文气,让他们预感到:

      “此人的功名不在我辈之下。”


      2

      如果当时有人能站在太空鸟瞰地球,一定会对东亚大地上的乌烟瘴气,发出一声叹息。

      北京的紫禁城中,嘉靖皇帝终年不见天日。

      人生苦短,而修道事业却无涯。他心中没有百姓、国事、大臣,只有经文、金丹和成仙。

      朝廷大事,则遥控严嵩和太监们处理。

      巴结严嵩的官员们以京城为中心,沿着大明帝国的血管向外蔓延,最终成为盘踞在帝国躯体上吸血的“严党。”

      太监们也生活的很滋润。

      他们在京城开发房地产,修建了精美的别墅,还把相好的宫女接来同居,和平常夫妇没什么两样。

      虽然没有儿女,但想做干儿子的大有人在。

      权势、前程和利益,足以让人忘记尊严和骨气。

      帝国的躯体之下,是为生计苟延残喘的升斗小民。他们沿着长街乞讨,只要能有一口饭吃,不惜卖儿卖女。

      天气寒冷、气候干旱、水灾蝗虫,都可以让一个完整的家庭变得空无一人。

      城墙里、朱门外,总有奄奄一息的人在等死。

      帝国身上的脓包发出娇艳红光,远看依旧可与皓月争辉,走近却只有恶臭扑鼻。

      严嵩倒台、嘉靖驾崩,太监也换了一茬又一茬。新皇帝隆庆和新首辅徐阶、高拱也不能改变什么。

      脓包依旧在,只是换了马甲。

      3

      1572年,48岁的张居正出任内阁首辅。

      新官上任,他就掏出手术刀挑破脓包,然后施展精湛的医术为帝国疗伤。

      这把刀的名字是——改革。

      第一招叫做考成法。

      张居正命令六部监督地方,六科监督六部,那么谁监督六科呢?不好意思,只有内阁亲自上马了。

      而内阁中唯一说了算的人,只有张居正。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政令统一,不至于像以前一样,所有人都能插嘴。很快,大明帝国就“虽万里外,朝令夕奉之。”

      一个领袖、一种声音,大独裁者才能办大事。

      4年后,山东、河南的19名官员没有完成征税任务,被革职、降级处理。身家性命都快不保了,甩开膀子玩命干呗。

      结果,第二年的税收就达到430万两,比前任皇帝在位时增长74%。

      第二招叫做一条鞭法。

      这是历史课本上的钉子户,只要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都知道:这是一项好政策。

      在这之前,明朝的税收是征收实物。

      种田的交粮、织布的交布、捕鱼的交鱼......反正是手里有什么就交什么。但这种方式有一个问题:

      征收过程中有太多的操作空间。比如成色不足、重量不够......老百姓也有嘴说不清,实在被逼无奈时,只好去当流民。

      现在张居正改用白银征税,算是统一了标准。

      很多事情,其实不是怕要求严格,而是标准不清。在一条鞭法的标准下,老百姓可以清楚知道要交多少钱。

      说好一刀就是一刀,绝对没有第二刀。

      第三招叫做清查土地。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大明究竟有多少耕地,朝廷是不知道的。很多豪门地主为了少交税,就利用关系网少报、瞒报。

      很多人为了不交税,也把田地挂在地主名下。

      账册上的田地少、交税就少、人口控制就弱,造成的后果就是官府不能有效控制基层。

      张居正下令清查土地,政府力量急速扩大。

      三项大招施展开,张居正整顿了官吏、安抚了民众、充实了朝廷,完成前人从未有过的功业。

      朝野上下,赞誉极高。

      4

      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

      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

      这是一位官员写的马屁对联,他用黄金制成后送给张居正,而张居正又堂而皇之的挂在自家客厅。

      狂吧?还有更狂的呢。

      16岁的万历皇帝想给母亲重新装修一下宫室,毕竟操劳一辈子,好不容易熬成皇太后了,也该享享清福。

      张居正说:“不行。”

      祖宗们营造的宫殿已经很完美了,不必乱花钱。

      张居正的母亲从老家进京,马上就被接到皇宫,得到皇太后的亲自接见。她们手拉手说着家常话,仿佛相见恨晚。

      而半年前,张居正回乡葬父更是气焰煊赫。

      他乘坐32人抬的豪华轿子从京城出发,一路翻山越岭回到江陵。轿外,有戚继光派来的火枪手,忠诚的执行护卫工作。

      轿内,有两个少年仆人在卧室伺候。

      千里路程,所到之地都有官员在路边迎接。

      就连大明的主人——藩王们也必须低下高贵头颅,给眼前的寒门子弟挤出笑脸。

      此时的大明帝国,唯张居正独尊。

      万历皇帝说:“先生之忠上薄云天。”

      皇太后说:“没有张先生,哪有我们母子。”

      官员们说:“张先生身负不世之才,是明朝的大救星。”

      当然,也有改革的受害者对其恨之入骨,但他们能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弱小,早已被淹没在一片赞颂声中。

      此时的张居正,身上没有一点纤尘。

      他是普照大地的骄阳,是皎洁无暇的皓月,是降临在人间的天使。

      所有人的赞颂声都千篇一律。

      5

      1582年,张居正去世。

      做了10年首辅,他耗尽所有精力才留下高效的政府、富庶的仓库、干练的队伍、和知足的百姓。

      他早年间曾许下宏愿:

      “愿以深心奉尘刹,不予自身求利益。”

      可在此时,张居正头上的每一个光环、被赞颂的每一件事,都成为摆弄权柄谋求利益的罪证。

      首先发难的,正是万历皇帝。

      他发布诏书:“以前清查田地期间,有很多不法行为,所以那次登记造册的数据是不准的,作废吧。”

      伟大的人物总是会遭受类似的待遇。

      生前的威望和地位,在死后会变成巨大的无形资产,成为众人成长的养分。

      皇帝用一纸诏书撕开口子,天下人统一跟进。

      曾经兢兢业业执行考成法、一条鞭法的官员,如今变成恶棍张居正的帮凶和走狗,必须下岗让位给“贤才。”

      曾经办事不利的庸人,如今却变成不和坏蛋同流合污的“民之父母”、“国之干城”,是拉拢、提拔的对象。

      半年后,张居正彻底变成臭狗屎。

      大明百姓骂他是人渣、败类,官员骂他是独夫民贼,皇帝认为他是言行不一的伪君子。

      就连官方的盖棺定论,也是欺君、受贿、结党。

      当初夸张居正清廉、洁身自好的群众,也自动出来揭发:“他有几十个老婆,戚继光成天给他送海狗鞭。”

      王世贞专门写文章:“日饵房中药。”嗯,最终是春药吃多了燥热而死。

      黑白变化如此之大,不过生死间半年而已。

      6

      在张居正的尸体上,所有人都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自从继位起,万历皇帝就再也没有看见太阳。

      张居正巨大的身影笼罩了紫禁城,皇帝的权力、威望、话语权都被他收入囊中,万历生活的胆战心惊。

      打倒张居正,万历将继承一切。

      而且,张居正的身影有多么高大,万历收获的经验值也有多么丰厚。就像战场上的将军,越强大的敌人越能成就自己的功勋。

      打败土匪和打败项羽,收获能一样吗?

      官员们将获得光明的前程。

      张居正已死,再也不能为帝国和自己带来好处,那就不妨追随皇帝,爬到张居正尸体上啃两口。

      啃多少不重要,关键是态度:

      “陛下,我选择了你的队,以后就是自己人啦,有好事可别忘记我啊。”

      位高权重的官员,还可以趁机给追随张居正的人下绊子,然后扩大势力安排自己人。

      曾经努力工作的好官员为什么被扣帽子?

      还不是为了给别人腾地方嘛。

      最基层的地主,纯粹是为了私利。

      你不是清查田地嘛、不是一条鞭法嘛,让土豪老爷们少赚多少钱,身价缩水多少倍?

      打倒张居正,才能回到阳光灿烂的日子。

      至于老百姓,很多人看不懂张居正的事业。

      他们只是盲从,枯燥的生活和逼仄的眼界,让他们渴望看到大新闻。而权威的坍塌,更是让荷尔蒙飙升的春药。

      大人物秘史,是他们最喜闻乐见的东西。

      可想而知,当张居正的流言满天飞时,这部分人吃瓜吃到停不下来,还会两眼发红的嘶吼:“再来点猛料......”

      飓风过岗,无人能回头。

      张居正的同路人早已被剥夺了话语权,发出微弱的声音早已被咆哮淹没,只能等待命运钟摆的审判。

      仿佛,他们曾经做过的事。

      7

      1584年,朝廷派人去荆州抄家。

      抄家大队共搜出白银十万两,还有万历皇帝赏赐的四张书法,纸张上面写满了“忠”字。

      张居正的弟弟和两个儿子被发配充军,长子张敬修被逼自杀,死前留下的遗言是:

      “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张凤盘,愿他辅佐圣明天子于亿万年也。”

      张凤盘,就是现任内阁首辅张四维。

      哦,对了,还有张居正的战友冯保,他被万历皇帝宣布有十二大罪证,最终被软禁到南京明孝陵。

      一个时代过去了,明天将升起新的太阳。

      阳光下的人们会讲述新的故事,偶尔间,依然会对张居正的往事津津乐道。

      在生前,他好像天使降人间。

      在身后,他好像恶魔出深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