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张释之的﹃硬气﹄

 大盗宝库 2019-04-26
提起张释之,现在一些人很可能不知其名,在汉初,他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张释之出身低微,靠捐纳做了小官,后来一步步升迁,最后做到廷尉。廷尉是天下九卿之一,掌刑狱,大致类似于今天的最高法院院长。他虽无周勃一般的征战和拥戴之功,却能始终做到对上不畏、对下不欺。《汉书》评论他说:“张释之为廷尉,天下无冤民。”这样的评价不可谓不高。
  有三个故事最能说明张释之的“硬气”。张释之担任公车令时,太子刘启(即后来的汉景帝)与梁王刘揖同乘一辆车入朝,按照宫卫令,除皇帝乘坐的车舆,所有入皇宫的车辆,到了司马门都应该下车,但太子和梁王没有这样做。张释之疾步追上二人的车子,阻止他们进宫,并以“过司马门不下车为不敬”的罪名,向汉文帝弹劾太子和梁王。汉文帝替他们求情,张释之一点也不退让,汉文帝只得摘下帽子替儿子请罪,直到薄太后亲自下达特赦令,太子、梁王才得以进入宫中。
  后来,汉文帝任命张释之做廷尉,张释之的地位更高、权力更大,但他并没有因为皇帝对自己的恩宠而改变本色,更不以皇帝的是非为是非,判决案件依然严守法律。
  某次汉文帝出巡经过中渭桥,有一个人突然从桥下跑出来,惊了拉车舆的马,文帝差点摔下来。汉文帝非常恼火,当即命侍卫抓了此人,交给廷尉处理。张释之第一时间审问了肇事者,那人说:“我是长安乡下人,听说清道禁止人通行,就藏在桥下。过了很久,以为皇帝的车队已经走了,才从桥下出来,见到皇帝的车队正在经过,于是跑了起来。”张释之认为此人是无心之失,根据律令将肇事者判为“冒犯车驾,罚金四两”。对这样的判决结果,汉文帝很不满意,他说:“此人惊扰了我的马,幸好我的马性情温和,换了别的马,会不摔伤我吗?廷尉怎么只处以罚金呢?”张释之解释说:“法律是天子和百姓应该共同遵守的,不应偏私。法有定规,如果加重处罚,如何取信于民。现在既然交给廷尉,廷尉是天下公正执法的带头人,如果廷尉不公正,地方也会不公,百姓就会惶恐不安。”汉文帝思考了很久才说:“廷尉的量刑判决是对的。”
  有一日,有人偷窃了汉高祖庙里的玉环,被抓获,汉文帝十分恼怒,将罪犯交给廷尉张释之处理。张释之依法奏请文帝判处弃市。汉文帝大怒,说:“此人无法无天,居然敢盗先帝庙器,我将他交给你,是让你判处其灭族之罪的,而你只是按照法律的僵硬规定将其判处死刑,实在有违我敬奉先庙的本意。”张释之脱下帽头,叩首谢罪说:“这样依法治罪已经足够了。况且罪名相当时,也要考虑犯罪情节的轻重。偷盗宗庙器物就要处以灭族之罪,今后万一有愚蠢的人挖长陵一捧土,陛下将用什么刑律判决呢?”案子搁置了一段时间后,文帝与薄太后经过商量,终于批准了张释之的判决。
  张释之能够在执法时硬气,并无任何作秀的意图,只是源于其一贯的刚正。有一次,汉文帝在登霸陵时生出死后以北山之石为椁、以苎麻塞缝、再用漆水沾涂其上的想法,左右都称善,只有张释之直言劝谏:“使其中有可欲者,虽固南山犹有郄;使其中无可欲者,虽无石椁,又何戚焉!”他的言下之意其实是希望汉文帝死后不要在坟墓里放太多珍贵的东西,不要为保住珍宝制作特别费功夫的棺椁,以免助长大兴土木之风。汉文帝听从他的意见,放弃了最初打算。
  一个人既然如此刚正,做一般的行政官员,他会悲悯苍生;做司法官员,他会恪守法律。任何的“硬气”,本质上都是与纯净的操守联系在一起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