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avijnana / 生活时尚 / 这个小城青年的36个故乡回忆,让我五一想...

0 0

   

这个小城青年的36个故乡回忆,让我五一想回家了

2019-04-28  alayavijn...

        丨人间深处


        ▲ 卖烤红薯的阿姨。

        - 风物君语 -

        在你的记忆里

        家乡人的面孔是什么样子的?

         

        “大概,我也是千千万

        背着故乡行走的人其中之一吧。”

        ——圈圈大人

        圈圈大人

        2016年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动画专业。毕业后曾每天按部就班打卡工作,后辞职成为自由插画师。

        归乡

        离开一心想要远离的家乡,去遥远的南方上学后,我才真正懂得了家乡对于自己的重要。

        “南国的深秋,空气里全是桂花浓郁的香,而家乡却是另外一番模样。我在繁华处张扬,却又回头去寻找那童年小屋里炉火温柔的光。”

        在只有每年寒暑假才能回去的家里,我写下这样的句子,画下了下面这些画。

        ▲卖爆米花的大叔。

        ▲卖老花镜的老人。

        ▲ 吸烟的清洁工人。

        树影被黄昏越拉越长

        田野里

        再没有青色波浪

         羊群微温

        土坟上细苇飘荡


        我从城市回来

        从褶皱的家谱里

        寻找我的父亲

        寻找

        黄土地守护的我的祖祖辈辈

        这首小诗是2016年春天写的。当时自己坐汽车回乡下大伯家,结果坐错了车,半路上就被司机丢下了。不想麻烦大家,于是就自己揣着相机,一路拍苍凉冬景,一路风尘仆仆地步行回了家。

        ▲ 这个老人就是那次步行路上碰到的。她和老伴在路边开了家纸货铺,专做农村丧事上用于祭奠死者的纸货。我进去她店里的时候,她正在窗前的工作台前专心工作。

        ▲ 这个修鞋师傅的摊位就在我们街道外面的马路边上。今年春节回家都还看到了他。我们当垃圾扔掉的瓶瓶罐罐,都被他用作百宝工具箱。

        ▲ 痴迷于秦腔的修锁师傅。他把手机里秦腔的声音放得巨大,并用他专注的神态,向路人们展露他对秦腔的热爱。

        ▲ 卖手工糖的老人。这个老人我幼年时就认识了。那个彼时拿着三毛五毛的零钱高兴地在他的小推车挑零食的丑丫头, 此时俨然已高过他的头顶,笑着面对着他。他却再也不认得。


        ▲ 这是我们家楼下开小卖部的阿姨。她的店很小,卖的也是些不好玩的日常物品。但阿姨养的花儿很多,还养了一只眼睛瞎了的白色短腿狗。

        ▲ 家乡每年夏天必卖的小吃:“青核桃”。真的很好吃呢,小时候我们的最爱!我们就是在每年夏天因为吃青核桃把所有手指都染黑,然后举着黑爪爪去学校挨老师训的童年里慢慢长大的。

        ▲ 也是家乡夏秋季节必卖的小吃:“葵花头”。日益饱满的葵花籽使向日葵头压弯了向日葵躯干,人们就把他们采摘下来卖。想到卖向日葵的大叔曾经拥有过一大片金灿灿的美丽向日葵园,就不由得让人心生羡慕。

        ▲ 专注一样食材:烤面筋。

        ▲ 每天早上遛狗都要经过的早餐店。大妈有一次还问我,闺女,你这拉的是羊是狗啊(好吧,我们家贝贝果然基因奇特,羊狗难分吗)?

        ▲ 家乡的凉皮是和外面不一样的。甚至和西安的也不一样。黄色,有点厚,口感弹嫩醇香。小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做,现在自己做的人家也少了,都是买了吃。年轻人会在店里按份买着吃,家庭妇女和老人们,则喜欢更划算的方式——她们常常在这样的凉皮摊按袋买,回家自己用佐料拌,然后供一家人吃。现在这样的摊子越来越少了。

        思乡

        不用留在故乡,我目及之处,全是故乡的影子。

        不用见你,我遇见的哪个人不像你呢?

        ▲ 无忧无虑的孩子。

        九月

        你手握麦穗离开故乡

        十月   颠沛流离

        十一月

        恐惧是四面八方突如其来的风

        十二月

        你在等雪

        ▲ 卖烤黏玉米的大叔。

        今天,雪来了

        雪来了

        站在满目苍茫的草原之上

        站在风中

        站在牛羊酣眠的黑夜里

        站在群山之巅

        你等待着

        你等待着

        ▲ 收废品的阿姨。

        雪来了

        雪来了,你却比雪更为洁白

        就像

        迎着风 ,你却比风更加自由

        ▲ 一对卖辣椒和水果的老夫妻。

        我热爱

        十二个小时的星空

        十二个小时的羊群

        十二个小时

        众人围绕土炕 火炉而坐

        谈论收成,粮食

        婚姻与生活

        ▲ 在街边休息的工人。

        黑暗巨大无边

        寒风刺骨

        光明就像一场梦

        炉火也恍惚

        ▲ 如今越来越少见的修伞师傅。很多手艺随着时间在慢慢消失。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了忙乱的箩筐

        大地茫茫,河水流淌

         是什么人掌灯,把你照亮”

        ▲ 纯蜂蜜无添加,口感黏糊糊的,超甜。

        这是我所看到的笨拙

        美丽的

         即将消失的笨拙

        ▲ 卖蝴蝶刀和打火机的年轻人。

        多年之后

        她依旧记得我

        记得我红彤彤的脸庞

        记得我总是嘴角上扬

        记得我说长大后

        要开最大的蛋糕房


        ▲ “孩子,多吃素。”

        '我的家庭 我诞生的地方

         有我童年时期最美的时光

         那是我后来逃出的地方

         也是我现在眼泪归去的方向'

        以前的夜里我们歌唱
        围着碳火炉
        烧焦的黑土豆是我们一天的口粮

        以前你总想逞强
        一根老树枝
        也要用它来驰骋你的疆场

        以前我们爱做梦

        果园,花圃,菜地,向日葵田
        梦的蓝图被漆黑的电池芯画在贫瘠的黄土地上

        ▲ 吃个西瓜,开启一个夏天。

        以前我们也向往
        博古通今却能像远古始祖一样
        抱着锄头
        在燕雀归来时看夕阳

        ▲ 前面提到的修锁师傅正面照。

        他们在那片空地上建了高楼

         小树林不见了

        土坡不见了

        耀眼的阳光不见了

         农民种在隐蔽处的倭瓜不见了

          我呢 

        无所事事的午后

        也不见了

        ▲ 卖锅盔的回族妇女。

        你知道吗?火车站外面那个两层高,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旅馆被拆了。旅馆一楼的那些小卖部小商铺也跟着没有了。还有旅馆对面那家好吃又便宜的面馆,也被拆了。  

        总之,火车站翻新了,我们熟悉的一切却全被拆除了。

        ▲ 我曾在那里告别了那么多的朋友,也曾那么多个午后傍晚独自在附近悠闲踱步。现在,只有火车站孤零零固守着。伴随它的只有来来往往的行人,以及这对卖水和零食的中年夫妇。

        男人赤裸着胸膛

        妇女们臂膀肥胖

        小餐桌停放在庭院里

        深深浅浅

        供影子漆黑的人酒杯碰撞

        煎饼果子歇业了

        店主打了个哈欠

        提起扫把

        轻轻地

        似清秋的叶子在地面上优雅飞翔

        ▲ 一对配锁的夫妻。一开始看成了“家多 吉门 锁终身”,定睛一看,是一个叫家多吉的门锁,终身保修……

        烧烤店却热闹着

        像年迈的狗

        累坏了身子

        还在夜子喘着声替主人把孤独提防

        ▲ 家乡的回族人特别多,尤其街道上做生意的大半都是回族人。这张画儿画的就是一对卖秋衣秋裤及鞋袜的回族夫妇。

        我绕着小卖部走

        脚步轻蹑

        怕惊醒小女孩熟睡的梦

        甜甜的

        关于一件花裙子的梦

        月光盈盈

        ▲ 海绵宝宝不仅仅是孩子们的专利~

        想拥有南方的肥沃土地

         搭木房子

        种植果蔬

        同邻居分享花园里多余的玫瑰

        看猫和山羊在院子里欢乐嬉戏

         我有一个梦想

         关于土地

         源于故乡

        ▲ 卖玉米面饼、油饼以及甜麻花的老人。

        我们总在寻找活着的意义

        不断出走
        却终于发现
        所有的出走
        都只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年复一年

        他们前进着
        日复一日
        我只做同样的梦

        ▲ 卖土豆馅小笼包的阿姨。

        突然有点想念家乡小城熙攘的街道。

        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回去。回到那个我最初出发的地方。

        你能猜到,我的家乡在哪里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