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德国空军最后的谢幕演出——以自杀的方式为帝国殉葬

2019-04-29  铁血老枪

只要德国空军还有战斗机和燃料,那么仅存的年轻飞行员还是要不断升空作战,而其中大部分都不过是没有意义的送死而已。例如4月5日,盟军出动超过1000架重型轰炸机进入德国中部和南部,重点轰炸了纽伦堡和普劳恩,德国空军在付出了42架战斗机的代价后仅仅获得了其宣称的19个战果。1./Ⅱ./Ⅳ.JG26的Fw190D-9当天几乎全体出击,他们宣称击落了3架喷火,但自己却被击落了8架。

德军残存的战斗机部队中仍旧还有一丝战力的施拉格特联队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其他一些多次遭受过毁灭性打击的联队了,而即便是JG26此后也只能进行小规模出击了。

显而易见,德国空军已经没有可能再和盟军强大的空中力量展开正式对抗,他们此刻能做的除了苟延残喘、静待覆灭到来以外,要想继续保持在天空的存在就只剩下“极端作战”这一条路了。

易北特别指挥部的诞生代表了德国空军带有自杀性质的大规模“极端”攻击行动正式登上二战舞台,虽然他们真正的决死出击只有一次,但已经足够让他们在二战的空战历史之中留下浓浓的一笔了。这种通过自杀性质的撞击来攻击敌方重轰机群的“战术创意”依然来自赫尔曼这位德国空军战术专家,他也曾“野猪联队”的创建者。这位曾担任过第1和30战斗机师指挥官的原轰炸机部队军官的脑子里不断地会出现各种极端的战术创意。

易北特别指挥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施坦达尔机场正式建立了,该指挥部最早的名字是“易北训练班”Schulungslehrgang Elbe),这样的名字带有相当的隐蔽性和欺骗性,仿佛和德军其它名目众多的培训单位例如士官训练班、预备军官训练班、技术人员训练班等相类似,然而这个培训班的实质却是大大不同的。它之所以取这样的名字在当时也是出于名义上的要求,毕竟这样的作战设想并没有得到希特勒的明确准许以及正式命令。易北训练班的战术设想是在突击大队战术的基础上彻底走向极端,撞击是他们唯一的作战方式,而且不是少量或者单独的撞击,而是成规模成编队的集体撞击。易北特别指挥部的指挥官奥托·库内科(OttoKoehnke)少校曾是名轰炸机飞行员,他是一位严厉而尽职的指挥官,非常胜任这样的管理岗位。在3月~4月间大约有300余名德军飞行员自愿报名加入“训练班”,这些人中有的是对胜利直至自己的生命失去了信心,而有些年轻人则是狂热的纳粹思想的受害者,他们认为自己是为了保卫国家才去执行几乎有去无回的带有自杀性质的极端空战任务。这些飞行员很清楚他们的任务要求:“只有在极近的距离内才能开火(注:实际作战时撞击部队的战斗机火力比标准型要弱得多。易北特别指挥部有限的训练只能强调基本的起降和编队技术,因为很多队员甚至连最基本的飞行技术都不熟练,一份德军资料表明他们的一个典型的7天训练期包括:2天的起降和简单集合训练,2天的编队训练和起降复习,最后3天进行战术性的接近(轰炸机)和简单规避飞行训练。显然这些有限的训练教授重点就是如何驾机撞击轰炸机,为了传授所谓如何驾机撞击轰炸机的基本经验,指挥部还专门找来了原JG3“乌德特”等突击大队中有过撞击经历的飞行员来教授相关的经验。至于撞击作战是否有真正意义上的技战术这个问题,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或许他们能依靠的只有运气,因为即便那些曾经在撞击中幸存下来的原突击大队成员对此又能有怎样的经验总结呢?此刻德国的实际状况也客观决定了这个指挥部的训练情况是极其糟糕的,甚至到了最后出击前不久,很多菜关于“如何有效接近轰炸机”的“教诲”,更有甚者甚至还在继续研读基本的驾驶操作手册!指望他们完成需要极其冷静、熟练的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才能完成的“撞击后逃生”的任务无异于天方夜谭。为减轻重量提高速度,易北特别指挥部主要装备的Bf109战斗机(三分之二是Bf109G-10/14和少量K一4)的机炮、弹药、以及其他额外装备都被拆除,只留下发动机上部的2挺MG131,同时出于撞击的考虑,连瞄准器也拆了。从这样虚弱的火力配置不难看出实战时要想对付美军坚固的重型轰炸机,撞击就是这些飞行员唯一的选择。当初级训练结束后,这些飞行员将被分配到4个大队,每个大队计划编入30名飞行员。在施坦达尔基地驻扎着指挥部和1个大队,有2个大队驻扎在比特菲尔德(Bitterfeld)和菜比锡附近的埃棱堡(Eilenburg)地区的机场,施图姆普夫所在的大队则被部署到加德雷根基地。4月5日,也就是最后出击前2天,飞行员们在早餐时得到了即将出击的消息,这如同兴奋剂一般刺激着这些年轻人的神经。当晚易北特别指挥部正式得到了集合命令,飞行员们开始向几个出击基地集中。于是上述这些基地立刻热闹起来,出现了数量众多的新飞行员,而这些基地还驻扎着其他战斗机部队,例如JG301、KG(J)54等,于是机场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这些新老飞行员中很多人都曾经在训练或者作战部队中就已经相识,相见后自然十分亲热,还有一些年轻飞行员则尝试着同那些被他们视为榜样和偶像的王牌飞行员联络交谈,只是大家对于将要执行的死亡任务都闭口不谈,这在当时还属于高度机密。直到此时这些撞击飞行员们才正式被具体编成小队和机组,施图姆普夫候补军土所在的这个大队将要驾驶的战斗机是属于Ⅱ./JG3的Bf109G。很多小队长此刻的紧迫任务是给那些只飞过Bf109几个起落的新人继续教授飞行技术,由此可见成立易北特别指挥部是多么的荒谬!

德国空军最后的谢幕演出——以自杀的方式为帝国殉葬

赫尔曼上校在和空军参谋部联络后确定4月7日为最终的出击日,之前在4日的报告中就有如下记录:“在施坦达尔基地有大约150架战斗机组成的战术编队将执行出击任务。”KG(J)55“鹰狮”联队长布鲁纳(Brunner)少校曾经就撞击作战问题再次询问柏林方面是否需要做什么特别准备的时候,得到的回答是极其荒谬的:“不,只需要一颗无畏的心。在4月5日的作战日志中正式记录了关于撞击作战的最后评估报告,这是根据佩尔茨少将提交的最后作战准备报告作出的,其中有这样的文字:“出于(飞行员)心理状况的要求,这次出击不能等待太长的时间。”这些纳粹分子看来直到此还没有忘记人的基本心理特点,送炮灰上战场也要注意将他们调整到最佳状态!

德国空军最后的谢幕演出——以自杀的方式为帝国殉葬

等待这些“炮灰”的结局将是什么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