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美国也有“自杀式”攻击的行为,失败的爱神和铁砧计划

2019-04-29  铁血老枪

“爱神”登场

1944年6月6日,数以万计的盟军士兵涌上法国诺曼底的滩头,打开了欧洲第二战场的反攻序幕,陷入两面作战的纳粹德国似乎已无还手之力。然有仅仅一周后,原以为不再受轰炸之苦的伦教民众就被一阵阵奇怪的尖啸声和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惊呆了,这是希特勒利用V-1和V-2导弹发动大规模报复攻击的开始。虽然这些所课的“秘密武器”命中率并不高,但带来的心理压力不可小视,因此盟军最高指挥部下令要不惜代价摧毁德国的导弹发射基地。其实早在诺曼底登陆前,盟军就已通过各种渠道获知德国正在加紧研制杀伤力很大的新式武器,也组织过空中力量进行专门打击,但此后伦敦等地仍然遭受持续不断的攻击,表明精确度不高的常规轰炸无法彻底消除这一威胁。

针对这类具有坚固工事的目标,有人建议采用遥控方式让装满炸药的无人飞机进行直接撞击。这一设想在第8航空队司令詹姆斯·杜立特将军的推动下很快形成一项秘密作战计划,命名为“阿佛罗狄忒行动”(阿佛罗狄忒是希腊神话中掌管爱与美的女神)。该计划抽调了25架已经接近使用极限的B-17“飞行堡垒”轰炸机进行改装。这些将要执行自杀性攻击任务的轰炸机型号改称BQ-7,机身内部的大部分设备都被拆掉,腾出的空间加上原有的弹舱可塞入9吨比普通TNT威力更强的Torpex混合高爆炸药。机上加装“阿松”型无线电遥控飞行系统,在驾驶舱仪表盘前和机鼻内各装有一台电视摄像机,而用B-17或B-24改成的CQ-4控制飞机将根据接收到的主要仪表和机头视野的实时画面:人机冲向目标。

美国也有“自杀式”攻击的行为,失败的爱神和铁砧计划

当时的遥控系统还不能直接控制大型无人机起飞,因此必须先由一名飞行员和一名机械员驾驶BQ-7起飞并爬升到一定高度。将航向大致对准目标方位,并启动遥控装置和设定炸药引信后,两名机组人员将在飞越英国海岸线之前跳伞,由跟随的CQ-4接手操纵BQ-7进入欧洲内陆直至撞向目标。如果途中BQ-7失去控制,必要时护航战斗机会将其击落。为便于机组人员能迅速离开这种“飞行炸弹”,BQ-7驾驶舱的顶部被拆开,仅保留前风挡,成了“敞篷轰炸机”。

“铁砧”上阵

为了确保行动成功,杜立特还找上美国海军开展合作。海军高层相当积极,迅速从国内派出技术人员和装备飞到英国,7月6日就组建起“第一特别攻击单位”(SAU-1)。当然海军另有自己的一套,把这次行动称为“铁砧计划”,选用的机型是PB4Y-1(B-24“解放者”轰炸机的海军型)。与陆军航空队的改装相似,有两架PB4Y-1被拆除掉所有多余的设备,装上必要的电视摄像机和遥控装置后称为BQ-8。在操作流程上,同样需要飞上预定高度和方位,人员跳伞后由附近的PV-1“文图拉”轰炸机根据电视图像遥控完成后续航程,不同的是其间需要另一架B-17做信号中继。

当飞机改装工作紧锣密鼓之际,人员的招募和训练也在同步进行。在SAU-1的驻地,一名原已获准轮换回国的上尉飞行员自告奋勇要参与这项任务。他就是小约瑟夫·肯尼迪,生于1915年,1938年从哈佛大学毕业,曾到过欧洲游学,还是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的代表,被视为肯尼迪家族中最有可能当上总统的人选。二战爆发后,肯尼迪报名参加海军飞行员培训计划,不过在服役初期他只是担任飞行教官,以及在远离主战场的美国东海岸和加勒比海一带从事反潜巡逻。直到1943年7月他才得以加入新组建的VB-110中队远赴英国,以敦克斯维尔为基地驾驶PB4Y-1到比斯开湾上空执行搜索和打击德国潜艇的任务。

虽说肯尼迪表现很努力,但始终没有收获值得一提的战绩。而他的弟弟约翰·肯尼迪(即后来遭刺杀的美国第35任总统)已是太平洋战场上的鱼雷艇指挥官。因此当获悉基地内有一项秘密行动需要有经验的人手时,明知风险很高,他也马上放弃了回国的机会前去应征。经过争取,一心想为自己和家族建功立业的肯尼迪如愿成为BQ-8的首位飞行员。194年7月底他器驶代号为下-11的Py4-1改装机进行训练。以熟悉改装机后的飞行特性。

出师不利

8月4日下午,“爱神”率先出手了目标是法国加莱地区的4个导弹发射场。4架BQ-7分两个批次从佛斯菲尔德起飞,CQ-4控制飞机和护航战斗机紧随其后。在无线电通话中,BQ-7与CQ-4分别以“婴儿”和“母亲”相呼叫,然而“母亲”却没能引导“婴儿”完成任务。承担第一波攻击的头一架BQ-7的机械员跳伞后摔伤,留下的飞行员无法使飞机转入遥控状态后还能保持正常高度,当他做最后尝试时飞机坠地爆炸,在接近英国海岸线的地面砸出一个大坑。第二架BQ-7在两名乘员顺利跳伞后,被遥控着飞越海峡,但进入法国时,低空云层使得CQ-4操作员难以通过电视画面找到目标,结果无人机被地面高射炮火击落。第二批其中一架BQ-7同样受到云层干扰,一头撞在偏离目标近500米的地方,另一架还未到达目标区就因遥控操纵失误而坠毁。

两天后,4架CQ-4带领两架分别装满炸药和凝固汽油弹的BQ-7,前去攻击法国瓦腾地区的导弹发射场。机组人员及时跳伞后,一架“婴儿”莫名其妙地不听“母亲”指令,反而掉头在伊普斯维奇工业区上空兜圈子,所幸没多久就往外海方向坠落了。另一架“婴儿”也在飞越海峡途中与“母亲”失去联系,最后消失在接近法国海岸的水域中。经过这一连串失败之后,杜立特将军决定暂时停止“阿佛罗狄忒行动”,要求尽快查明原因。技术部门得出的结论是“阿松”遥控装置存在可靠性问题,建议改用新型的“卡斯托”系统,但是从国内调运并进行换装需要时间,这就给海军的“铁砧计划”抢到了出头的机会。

惊天爆炸

陆军航空队的受挫并没有影响肯尼迪迫切参战的心情,由于设备调试和气候的原因,他的任务被延后到8月12日。当天下午的天气状况良好,肯尼迪登上T-11号机做最后检查。他接到的命令是攻击加莱以南的米摩耶克斯,情报显示德军在那里部署了可轰击伦敦的V-3式超远程大炮,必须除之而后快。为了造成足够的破坏,T-11机身内已经塞满了374箱总重超过11.3吨的高爆炸药。检查无误后,这架沉重的BQ-8腾空而起。按原计划,肯尼迪驾驶T-11号机起飞18分钟后开始调整机上的设备,并转向航线上的第2个检查点,此时与控制飞机的联络还表明一切正常。然而就在18点20分,编队飞临比预定航线偏西的布里斯堡上空,还没到机组跳伞的时候,T-11突然发生两次强烈爆炸,瞬间化成一团巨大的火球,肯尼迪也壮烈牺牲。

T-11的失事对海军是个不小的打击,调查人员列举了各种可能性,包括电器短路、炸药不稳定、敌特破坏、燃料泄露和遭防空火力误击等,但都被逐一排除。后来在国内专家的协助下,推断很可能是当时盟军其它部队的无线电信号对T-11机上的设备产生干扰,意外触发了引爆装置而酿成悲剧的。9月3日,剩余那架BQ-8在严格的无线电管制环境下起飞,机上只有一名飞行员。在他跳伞后,无人机被引导前去攻击北海东南方德国黑尔戈兰岛上的潜艇船坞,但因控制飞机操作不当撞上一座煤库。至此,海军高层对这项计划失去了兴趣,SAU-l的使命也随之终结。最后一搏海军撤下了“铁砧”,陆军航空队却还对“爱神”抱着一丝希望,陆续将11架B-17改装成配备“卡斯托”遥控系统的BQ-7。由于盟军地面部队已经攻占位于法国的导弹发射场,9月11日“阿佛罗狄忒行动”重新启动时目标就改为德国的潜艇基地和工业中心。当天只派出一架BQ-7,飞行员跳出机舱后因降落伞没有打开而身亡,无人机虽然在遥控下抵达黑尔戈兰岛,但被防空高炮击落。14日,两架BQ-7直扑德国基尔半岛上的石油精炼厂。这次是天公不作美,操作员接收不到清晰的电视图像,导致无人机都错过了目标。时隔一个月,航空队又分别在10月15日和30日对黑尔戈兰岛发动两次袭击,仍是一无所获。出动的4架BQ-7有的被击落,有的失控坠海,还有一架直窜入瑞典境内才坠毁,只有一架撞到目标附近,摧毁的还是非军事设施。

随着战争的发展,“爱神”之剑开始对准德国的纵深要地。12月5日,两架BQ-7飞往汉诺威的铁路枢纽,由于天气不佳又被引向次要目标哈尔多夫。其中一架途中被高炮击落,另一架出现故障不断下降高度,居然在触地后没有爆炸。这一幕在1945年元旦那天再度上演,在对奥尔登堡一座发电站的攻击中,最后两架BO-7都偏离了目标并遭通防空炮火,其中一架也是安然着地。不过无论德国人从中发现到什么,对他们的垂死挣扎也起不到多大的帮助了。尽管战果甚微,美国陆军航空队仍打算继续用无人轰炸机打击德国腹地的重要目标,但英国政府担心这种危险的作战方式会造成重大的无辜伤亡。另外,地面战事的进程也使得这种技术上还存在诸多缺陷的空袭行动越来越没有必要,因此在消耗掉现存的BQ-7后,“阿佛罗狄忒行动”终于偃旗息鼓了。事后查明,为此付出的代价确实得不偿失,德国的V-1导弹其实早就改用更灵活更隐蔽的移动轨道发射方式,留下固定发射台是要转移盟军的视线。而V-3大炮阵地也在频繁的常规轰炸中遭破坏,在肯尼迪要攻击之前就被废弃了。

美国也有“自杀式”攻击的行为,失败的爱神和铁砧计划

约瑟夫·肯尼迪 美国第三十五任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哥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