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土匪 / 人物评论 / 晴雯的四重幻觉

分享

   

晴雯的四重幻觉

2019-04-30  土豆土匪


作者简介:张德斌,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任中国证券报编委,高级编辑。

怎样才能客观准确地评价自己与外界事物,是一个永恒的难题。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都不可避免地对自身及所处环境存在着认知偏差。认知偏差必然导致行为偏差。从个人来说,如果不能及时地对认知偏差进行校准,就难免为事业、生活支付过于高昂的代价。

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塑造了众多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典型人物,晴雯就是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个。在太虚幻境薄命司的无数女子判词中,贾宝玉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她。晴雯的结局是悲惨的。固然,她的不幸主要是由违背人性的旧制度所造成,但是她自身所带有的一些认知偏差,对于她不幸命运的形成也发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一定程度上讲,晴雯对外界与自身的认识,已经不止是“偏差”,而是“幻觉”。

概括起来说,晴雯存在着四个大的幻觉。这四大幻觉重叠在一起,构成了她人生悲剧奏鸣曲的主基调。

幻觉一:自己也是主子

在晴雯的所有幻觉中,这个幻觉是最突出的;在贾府的所有奴才中,这个幻觉在晴雯身上是最典型的。

贾府的奴才也分等级。大丫头在主子卧室里伺候,小丫头在外间干粗活,至于有些老婆子,就只能“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了。晴雯作为贾宝玉房里的大丫头,有些事确实不必亲力亲为。但是她过于看重自己的“身份”,时不时溢于言表,反映出她并不认为自己只是个“奴才丫头”,在内心深处她是把自己作为与贾宝玉平等的“主子”来看待的。

宝玉忽然想起早起的事来,因笑道:“我写的那三个字在那里呢?”晴雯笑道:“……我生怕别人贴坏了,我亲自爬高上梯的贴上,这会子还冻的手僵冷的呢。”(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一句“我亲自爬高上梯的贴上”,淋漓尽致地传递出了晴雯自视过高的心态。以书中时代背景来说,把“主子”交代的事情办好,是“奴才”应尽的本分,有啥“亲自”不“亲自”的呢?“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这句判词,实在是准确地抓住了晴雯性格的核心。

由于错把自己当成了主子,所以晴雯就特别喜欢耍主子脾气。第二十六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写到晴雯因薛宝钗频繁造访怡红院而大发牢骚,进而拒不给林黛玉开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忽听又有人叫门,晴雯越发动了气,也并不问是谁,便说道:“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林黛玉素知丫头们的情性,他们彼此顽耍惯了,恐怕院内的丫头没听真是他的声音,只当是别的丫头们来了,所以不开门,因而又高声说道:“是我,还不开么?”晴雯偏生还没听出来,便使性子说道:“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

在贾宝玉房里,晴雯并不是地位最高的大丫头,至少袭人、麝月在最开始就跟她平起平坐。当王夫人非正式地授予袭人“姨娘待遇”后,袭人的地位显然更要高过晴雯一头。但是,晴雯却比袭人更喜欢管教底下的小丫头。

晴雯一见了红玉,便说道:“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爖,就在外头逛。”(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贾宝玉房里的小丫头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别人都想的是低调处理,偏偏是晴雯最不肯原谅、态度最激烈。她听说坠儿的事情后,第一反应是“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即时就叫坠儿。”

……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坠儿疼的乱哭乱喊。(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随后,晴雯自作主张直接把坠儿“撵”了出去。晴雯的一系列言行,说明她完全把自己摆到了“怡红院女主人”的位置,她认为她这样做是在维护贾宝玉(以及她自己)的脸面——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出于“自己也是主子”的幻觉。

可悲的是,晴雯自以为是“主子小姐”,贾府的正经“主子”们却并不这么认为。晴雯偶然生病,“大奶奶”李纨首先想到的是别让她传染给“姑娘们”。

……老嬷嬷去了半日,来回说:“大奶奶知道了,说两剂药吃好了便罢,若不好时,还是出去为是。如今时气不好,恐沾带了别人事小,姑娘们的身子要紧的。”(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在李纨的这一番话里,最让晴雯戳心的恐怕就是“姑娘们的身子要紧的”。所谓“姑娘们”,就是迎春、探春、惜春等正牌“主子”。晴雯枉自争了半天气,仍然不过是个“奴才秧子”。

幻觉二:只要讨贾宝玉喜欢就行

袭人和晴雯本来都是贾母房里的丫头,贾母因为溺爱宝玉,故而将她俩都给了宝玉。作为同样在贾府“最高领导人”身边工作过的人,晴雯和袭人的行事风格却完全不同。袭人善于抓住一切机会,去贾母、王夫人面前表现自己,从而博得了“贤袭人”的美名。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写道,贾宝玉挨了打以后在大观园里自己房内休养,王夫人派人去,意欲随便叫一个跟宝玉的人,“白问问他这会子疼的怎么样”。袭人却亲自去见王夫人,借此机会彻底赢得了王夫人的青睐。

(王夫人)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我自然不辜负你。

王夫人言而有信,果然没有“辜负”袭人。没过几个月,就半正式地明确了袭人的“姨娘”身份。

反观晴雯,她虽然在病中,“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的情形下,还勉力给贾宝玉赶补雀金裘,从而得了个“勇晴雯”的称号;可是她自从到宝玉房里以后,就几乎完全不去贾母、王夫人那边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实权派人物王夫人对她没有任何好印象,她得罪过的管家婆子去“上房”告她的状,一告一个准。

王善保家的道:“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个体统。”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个轻狂样子……”(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由于在王夫人面前失宠,晴雯最终不但没能圆上她的“怡红院女主人”梦,而且在“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恹恹弱息”的情况下,被王夫人叫人“现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给架起来撵出去了。

幻觉三:“清清白白”也能俘获宝玉的心

贾府是一个能“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的地方,贾宝玉作为这里的贵胄公子、纨绔子弟,正当青春期,身边如花似玉的青年女子云集,在大观园里又没有任何约束,其在两性关系上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是可想而知的。晴雯作为贾宝玉房里的丫头,耳闻目睹许多事,却偏偏对贾宝玉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早在第六回,贾宝玉还住在贾母院里碧纱橱外的时节,就已经和袭人同领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书中说得很清楚,“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在怡红院里,晴雯最不服气的就是袭人。晴雯一直以为,在贾宝玉心目中,自己的地位高过袭人。实际情况却完全相反。在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里,当袭人试探贾宝玉,谎称家里要赎她出去时,贾宝玉的反应是“不觉吃一惊”、“越发怔了”、“心内越发急了”,千方百计要留下她。当他听袭人说,只要他答应她两三件事,她就愿意留下来时,贾宝玉的回答是“好姐姐,好亲姐姐别说两三件,就是两三百件,我也依。”

在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当晴雯不小心把扇股子跌折,在跟贾宝玉的争论中说到“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时,宝玉的第一反应却是“你也不用生气,我也猜着你的心事了。我回太太去,你也大了,打发你出去好不好?”当时晴雯含泪说“要嫌我,变着法儿打发我出去,也不能够”、“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袭人也拦住宝玉极力劝阻,宝玉却仍然坚持要“回太太”,打发晴雯去。最后是袭人以及房里所有丫头都跪下求情,宝玉才算罢休。

固然,贾宝玉在晴雯这个事上有赌气的成分,但是两相比较,袭人和晴雯在他心里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袭人如此,其他丫头也不甘落后。还是在第三十一回,贾宝玉端午节(在当天中午喊着要“打发晴雯出去”以后)下午去薛蟠那里吃酒,“晚间回来,已带了几分酒,踉跄来至自己院内”,提出要跟晴雯一起洗澡。晴雯没有同意,并且嘲笑说,“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叫人笑了几天。”

晴雯不仅拒绝步袭人、碧痕等人的后尘,而且对这种行为非常不齿。她挖苦袭人,“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她讽刺麝月,“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她也不给碧痕好脸,第二十六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写到,晴雯不给林黛玉开门,起因正是“谁知晴雯和碧痕正拌了嘴,没好气”。

只是到了被贾府的主子们冷酷无情地扫地出门,“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命在旦夕的时候,她才对自己的“痴心傻意”追悔莫及。

晴雯呜咽道:“……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说毕又哭。(第七十七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你可以认为晴雯的被逐是因为王夫人对她不能相容,还可以说,后来贾宝玉专门为晴雯写了一大篇《芙蓉女儿诔》,足以表明贾宝玉对她是情深意切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到《红楼梦》前八十回完,大观园里被驱逐的丫头不知凡几,但是怡红院里的袭人、麝月、碧痕等跟贾宝玉“鬼鬼祟祟”过的丫鬟却全都好好的,没受任何影响。

幻觉四:好日子永远没尽头

大观园里几十个大、小丫头,晴雯可以说是最没有“危机感”的一个。

同在怡红院,却根本连靠近贾宝玉的机会都没有的低等丫头小红,很早就能领悟到,“‘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另一个低等丫头佳蕙,对此也深表赞同。

除了晴雯,大观园里几乎所有的丫头们都在努力经营自己的未来。小红通过“蜂腰桥设言传心事”,成功地搭上了“潜力股”贾芸;龄官更是利用她的独特魅力,让贾蔷死心塌地、低身下气,甘为她奔走驱使;小丫头坠儿,无时不在处心积虑充实自己的小金库;迎春房里的司棋,早就跟她的姑表兄弟潘又安暗度陈仓……唯独晴雯深深沉浸在眼前的繁华中,盲目地对未来信心满满。

“居安思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只有在当前不断遭受挫折的人,才会对未来怀有强烈的危机感。晴雯十岁就被贾府“大总管”赖大家买来,后因贾母见她生得伶俐标致,十分喜爱,赖嬷嬷就孝敬了贾母使唤。就这样,晴雯“自幼上来娇生惯养,何尝受过一日委屈。”在怡红院,她虽然名义上是个丫鬟,过的日子却是安富尊荣的。她的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三寸长,尚有金凤花染的通红的痕迹”,新来的大夫对她的“小姐”身份坚信不疑。在管家婆子的眼里,她更是“像受了封诰似的”、跟“千金小姐”没两样。

她没有为自己的未来做任何准备,根本没料到幸福的小船会说翻就翻。抄检大观园,惜春的丫鬟入画被查出“一大包金银锞子来,约共三四十个,又有一副玉带板子”;其他丫鬟房里,有的查出了“宝玉的旧物件”,有的查出了私定终身的“大红双喜笺帖”。到了晴雯那里,只见晴雯“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竟没有任何“私弊之物”。

然而,现实却是无比残酷的。当一个人的精神支柱崩塌时,其肉体也必然遭受毁灭性的打击。晴雯被王夫人粗暴地逐出了大观园,贾宝玉能做的也只是偷偷摸摸去探望她一下而已。病中的晴雯,没有一个人照管她,独自睡在肮脏龌龊的芦席土炕上,“就如同一盆才抽出嫩箭来的兰花送到猪窝里去一般”。一次“偶感风寒”的小病,竟然就此要了她的命。

令人唏嘘的是,晴雯的悲剧命运固然根植于她的“认知幻觉”,而她的“认知幻觉”却其实导源于她由内而外的一片真心——她打骂小丫头,她讽刺袭人等人的“鬼鬼祟祟”,她病补雀金裘,都是因为她真诚地把大观园当成自己的家园来爱护;她不是看不见身边的丑恶,而是天真地相信美好最终能战胜丑恶;她不是没意识到贾府从物质层面到道德层面的日渐崩塌,而是希望凭借一己之力让它重回繁荣的轨道……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王夫人成天挂在嘴边的是“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却把怡红院里唯一一个跟贾宝玉“清清白白”的大丫鬟给撵了出去;贾府上下,那么多主子奴才上下其手中饱私囊都安然无恙,而最具“公心”的晴雯,到头来却被当家主子凶残地一脚踢进了深渊。

“他们全像沉重的雨点,从高悬在世人上空的乌云里一滴一滴落下来:他们宣告闪电的到来,而作为宣告者灭亡。”(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晴雯就像一个雨点,她用自己的灭亡宣告着:注定要彻底摧毁贾府的那道闪电正在赶来。在一定程度上,晴雯个人的小悲剧,正是《红楼梦》通过贾府所揭示的社会大悲剧的前奏与缩影。


订阅号推荐


媒介之变

从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剧烈媒介迭变,观察未来世界的面孔。

红楼心语

芹梦轩

传记文学


读书向暖

婵娟文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