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氏春秋 / 哲典 / 人生大师哲理随笔05

0 0

   

人生大师哲理随笔05

2019-05-01  廿氏春秋

119.幸福的根基

他们的避难所,他们的“坚硬的岩石”——圣西蒙用这个词来说明——存在于彼此身上,而且首先存在于他们自己身上;他们的灵魂里所有无可指摘的东西都变成了坚固的岩石。多种多样的东西促成了这个“坚硬的岩石”的形成,但是所有我们认为无可指摘的东西都沉落下去构成了岩石的基础和中心。是的,我们的行为往往有很多不足和失误,对此我们只能是无可奈何;而最邪恶的人,当他晚上一个人回顾白天曾经有过的可鄙的念头时,都可以找到一些在他看来完全没有过失的想法。但是我这里谈论的是美德,这种美德比一般的美德高尚;如果一个最平凡的人意识到了自己的美德,那么这个美德已经不复存在了。道德的美是见识狭隘的人永远无法明白的,这种美德珍贵而罕见;只有真正高尚的行为才会被人们马上接受,得到他们的认可。我们也许非常崇敬一种做法,自己却达不到那样的高度;但是我们千万不要生活在我们所谴责的事物造成的黑暗中。生活中有很多幸福只是机缘的问题;但是我们心灵的平和永远不可能被机缘控制。我知道有些灵魂一直都在建设,而另外一些则喜欢破坏;还有一些整个一生四处流浪,在陌生的屋檐下寻求庇护。虽然我们很难改变潜藏在灵魂里的本能选择,但是那些从来没有建设过的灵魂永远都不会体会到别人一砖一瓦地不断劳动时的快乐。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喜好,他们的爱;他们的信念,他们的欺骗,甚至他们的疑虑——都是为了完成一件有益的事情;当一场暴风雨摧毁了他们的大厦,他们在废墟上重新开始建设,也许没有第一次肃穆庄严,但是可以更好地适应生活的所有的要求。在为自己的房屋选择材料时他运用了自己所有的智慧和力量,这些力量和智慧正是经过幻灭和失败之后得来的,那么还有什么样的遗憾,什么样的幻灭或者悲哀可以彻底摧毁他家园的基础呢?或者我们是否可以说幸福的根基就像我们珍爱的一棵大树的根基一样呢?遭到暴风雨袭击的橡树在风雨中坚定地把树根深深地扎在泥土里;追逐着我们的不公平的命运对我们的灵魂在发生什么变化完全没有意识,就像风雨完全不知道泥土下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120.幻灭不会把你带到生命的沼泽

我们认为高尚的心灵应该有伟大的爱情与之相匹配;并且,最好的是这个心灵,这个充满向往的心灵永远不会停止爱的脚步;并且,在它爱着的时候,它不应该意识到自身有一种对更精美的爱情的渴求。在爱情中,正如在生命里一样,期望所能带给我们的东西非常微薄;通过真真切切地去爱我们才能学会怎样爱人;正是所谓的对卑微的爱情的幻灭才会最简单且最忠诚地点燃更强大的爱情的火焰,它可能会照亮我们的余生。我们通常最不公平地对待幻灭。我们认为它们是悲哀的面容,苍白而又无力;正因为如此,它们才是真理第一丝真正的微笑。如果你是一个有诚实目标的人,如果你渴望为正义而贡献自己,如果你乞求得到幸福,拥有智慧,那为什么幻灭会使你消沉?难道你愿意继续活在你的梦想与错误之中也不愿意活在现实之中?有太多时候,许多本来有着美好前途的人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与有违规律的美丽的梦想的苦苦挣扎上,这种美丽只有在生命的每一分力气都被这种精巧无比的梦想耗尽之后才会显现出来。如果爱情欺骗了你,那你是否会埋怨这一生都未曾看见过真正的爱情,从未经历过真爱?难道这种幻灭不会扭曲你最重要的行为?难道它不会把你追求了很久的真理掩藏很长的时间?或者你想像伟大的爱情永存于你的坚持,幻灭会把你带到生命的沼泽,那在余下的生命中你是否就有权利来诅咒真理?因为毕竟,如果假设真理是真诚的,你的幻想不正是真理的体现吗?我们应试着把幻灭视为神秘的、忠实的朋友,就像永远不会腐败的议员。即使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残忍的,以致一下子把你击倒在地,也不要在自己耳边告诉自己生命会因此而不如你所想像的美丽;而应认为你的梦中必定缺少了一些什么,生命已经证实了这一点。的确,特别夸张的坚定的灵魂的勇气只是由幻灭构成,受到了灵魂热烈的欢迎。每一个欺骗,每一个失望的爱情,每一个被击破的希望的肥皂泡,都拥有自己的勇气,并且加入到你追求的真理的勇气中去;有更多的幻灭会落到你脚下的泥土中,那就有更真切更高贵的现实闪耀在你身上——甚至像冬天的阳光,在穿过了森林中光秃秃的树枝后,会显得更加温暖。

121.道德的真诚

如果要寻找伟大的爱情,但却只是在梦中追寻,那你如何能相信灵魂会拥有如你梦想般的美,你有没有权利期待肯定的语言与积极的行动本身会带来纯粹无形的欲望、渴求及洞察力?但我们大部分的行为就是如此。如果有某个幸运的机会使我们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使我们变成了我们一直梦想着要变成的那种人——那我们是否有权希望我们那无所事事的、悠闲的渴望会永远地与她生机勃勃的、既定的现实保持和谐?如果我们不首先在心里用尽全力地去实现我们心中的理想,那它永远也不会变成现实。你是否希望发现并为自己赢得一个忠诚、深沉且永不枯竭的灵魂,它富于爱心并与生命紧密相连,忠贞并且强大,自由而不做作,大度、勇敢而又乐善好施——如果你对这些品质并没有这个灵魂理解得深刻,这些品质又有何意义呢?如果你并未像这个灵魂那样深爱过并在生活中真正拥有过这些品质,你又从何了解这些品质呢?在世间万物之中,最精确的是以欲望的形式表现出来的道德的真诚、完美与美好。如果你怀有这样一个希望,期望着遇见一个理想的灵魂,那么,当你自己在努力地逐渐朝理想靠近的时候,难道这不是最好的吗?记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你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当你在接近理想时,你就会越来越清晰地明白你是多么幸运与理智,你的理想与你虚荣的幻想是多么地大相径庭啊!同样地,当理想成型时,即当它逐渐地与现实的生活发生联系并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时,就会渐渐地变得柔和,膨胀,摒弃了以往的尖刻性,不断地变得高尚起来。然后,在你所爱的人身上,你就会轻而易举地意识到你自己身上一切永恒的真理,坚定不移的正义和持久不变的美;因为只有心中的美德才能发掘出藏在我们身边的美。那么,最后,其他的那些不完美之处,对你来说,也就变得无关紧要了,因为它们将伤害不到你的虚荣、自私和无知;即,不完美将不再属于你;因为如果我们自己心中有恶意,那我们就不能原谅别人心中一丁点的恶意,而如果我们自己心中无恶意,那么旁人的恶意对我们来说也就不存在了。

122.爱情,生命中的最美

让我们就像信任生活那样信任爱情;因为信任是人类的天性,最具危险性的思想就是促使我们对现实产生怀疑的思想。我知道许多生命因为爱而毁灭;但如果不是因为爱情,这些生命无疑也会因友谊或冷漠,因怀疑、犹豫、漠不关心与毫无行动而毁灭。因为只有内心软弱的人才能被爱情毁灭;如果全部的心灵都被扼杀,那也是因为一切都太过于脆弱。没有这样一种生物,会相信它的生命可以被毁灭两次以上;但对于那些生命真正被摧毁的人来说,他们总是把自己的不幸归因于那种奇异的虚荣心。正如生命中其他方面的命运一样,爱情中的幸与不幸的危险也有其存在的必然性。还可能有这样一种人,他的精神与心灵特别地温柔、有力,具有人类所能拥有的最高尚的愿望,在他刚一出发的时候,就会遇到,而且是毫无预兆地,在永恒的欢乐的狂喜之中遇上一个能满足他对爱的每一丝渴望的灵魂。他带给最高尚的渴望的满足感并不亚于他带给最卑微的,带给最强有力的不亚于带给最微不足道的,带给最永久的不亚于稍纵即逝的。他可能马上发现这样一颗心——一颗永远乐于接纳的心——把他生命中的最美献给这颗心。他还能获取一颗偶然显示出一点与众不同的灵魂,一颗充满了期望并能满足这种期望的灵魂;一颗容纳比获取多一千倍的心,一颗能千百倍地偿还他的获取的灵魂。因为时光无法改变的爱是由这种相互转变的甜蜜的不平等构成的。我们所拥有的爱也就是我们所付出的爱。

123.只有心灵的力量才会永存

昨天晚上重新阅读了圣西蒙的作品——感觉就好像是攀上了一座高高的塔楼,我们的目光注视着地上芸芸众生的命运,他们正在下面的山谷里熙熙攘攘——我懂得了美好的命运对人的原初动机意味着什么。毫无疑问圣西蒙会觉得很难具体地说明,他景仰热爱某些英雄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对他们怀着毫无保留的、没有意识和知觉的敬慕。他曾经热情歌颂过的许多美德今天都不复存在了,他在自己喜欢的伟大人物身上看到的很多美德在今天看来只会显得琐屑,显得微不足道。然而他自己没有注意到,在君主政体统治下的国民里有四五个人,有四五张善良、热忱的脸是我们今天仍然乐于看到的;虽然圣西蒙并没有给他们格外的关注或者思考,因为他心里不赞成支配他们生活的观点和态度。他们包括费奈隆,谢夫勒资和波维列斯两位公爵,还有多梵先生。他们的幸福并不比其他人类更加伟大。他们没有成就伟大的业绩,也没有取得功勋卓著的胜利。他们像别人那样活着——抱怨着并期盼着我们称为幸福的东西,因为幸福还没有到来。费奈隆招致老奸巨滑、顽固守旧的国王的不满,国王出于傲慢和委琐的虚荣,对任何人稍微的冒犯都会耿耿于怀;在小事上斤斤计较吹毛求疵,而在大事上懦弱无能一事无成——这就是路易十五。费奈隆被指控犯了罪,受到迫害,并且被流放到很远的地方。谢夫勒资和波维列斯公爵继续在王室担任重要的职务,但他们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小心谨慎,自动地在很多问题上采取退隐收敛的态度。多梵没有得到国王的宠幸;一个强大的、嫉恨他的小圈子一直都在不停地诋毁他,设计圈套陷害他,最后终于阴谋得逞,摧毁了他年轻有为的军事胜利。他时运不济,自己的生活处处遭遇屈辱和灾难;在虚荣骄蛮的王室眼中,他几乎不可救药地顽固:因为当时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社交礼仪有多么烦琐,他感受的屈辱和不幸就有多么深重。最后他死了,在他深爱的妻子去世后的几天。他死了——被人下了毒,就像他的妻子一样:国王的些许恩宠到来的时候同时就是晴天霹雳,他已经对国王的宠幸不抱什么希望,然而灾难还是偷偷地降临到他的门槛。笼罩着这些灵魂的就是这样的烦恼和不幸,这样的痛苦和失望;但是当我们注视着这些人,他们坚毅而无声地默默矗立在喧哗吵闹、时时骚动的其他人中间,这4个人的命运在我们看来才是真正美好的,是真正值得景仰和艳羡的。在他们的悲欢离合和沧桑沉浮之中有一道始终一贯的光芒。费奈隆的伟大灵魂照耀着他们。费奈隆忠实于自己的高尚理想,忠实于虔诚的信仰,遵从命运的安排,坚定地相信正义和爱情,相信奇迹;而另外3个人忠实于他。他是他们的主人和朋友。那么我们现在无法体察的费奈隆的神秘观点:我们自己坚定地信仰和尊奉的观点,被认为最崇高最神圣的观点——深深地根植在我们心里,成为我们每次行动的生活信条,作为我们道德幸福的所有来源和基础的观点——虽然它们终有一天会被我们远远地抛在身后,让看到的人脸上露出微笑,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其他的思想,似乎是更加合乎人道,并且是最终真理的思想,这观点到底是什么呢?虽然这观点本身并没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我们心中被思想唤醒的感情使我们的生活变得高尚,变得充满光明。思想也许是我们的目的;但是我们也可能是带着思想走上无数条道路的——我们对自己要到达的目的地也许还不如对行程本身更感兴趣,我们对自己在路上可能碰到的同路人感兴趣,对可能发生的难以预见的事实感兴趣。这里也像任何其他地方一样,真正重要的只是人们感情的真诚和虔敬。对于思想我们无从知道,也许思想是具有欺骗性的,但是爱情,只要我们真的爱过,一定会回到我们自己的灵魂里;它的清醇和力量一丝一毫都不会被谬误剥夺。对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心目中竭力树立的理想形象而言,我们所有的思想的总和只能帮助我们建立一个大致的轮廓;而需要建筑它,使它生动活跃的因素,是经过净化和升华的激情,是无私,是坚贞和忠诚,这些也许正是思想所包含的东西。我们对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所怀有的热爱与真理本身更加重要。爱情带给我们的善难道不是比思想可以表达的善更多吗?满怀热情地坚持一个重大的错误比三心二意地支持一个伟大的真理更有助益;因为激情和爱在疑虑中的分量就像在信仰中一样庞大。某些疑虑就像最崇高的信仰一样慷慨大度、激情澎湃。一种思想是高尚神圣、确凿无疑还是难以肯定、左右游移都没有关系,思想的好处就是它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使我们可以全心全意地热爱一件东西,毫无保留地投入自己的满腔热忱。不管是对一个人,还是对上帝,还是对国家、这个世界,或者一个错误,我都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的全部,某一天那深深埋藏在爱情的灰烬里的珍贵珠宝将纵身跃起,成为爱情本身,而不是从我爱过的事物里升发出来。真心实意地喜欢某种东西,坚定地热忱地,踏踏实实地——这些东西在我们身后留下一条永远不可能磨灭的痕迹。一切都将成为过去,一切都将发生变化,也许一切都被丢弃或遗失,但是这种热忱的微茫的光明,我们心灵的力量将永远存在下去。

124.小人物的“明慧的平静”

“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拥有自己灵魂的宁静”,圣西蒙这样讲到一个人,他的周围充斥了敌意、阴谋和恶意的毁谤。后来他又讲到另外一个人的“明慧的平静”,而这种“明慧的平静”在他称为“小人物”的身上到处都可以见到。“小人物”,当然是在与伟大思想相比而言的意义上所说的;“小人物”的忠实、友谊、自尊和内心的安然满足,因为平和和朴素而在生活的道路上熠熠生辉,在谎言和野心中间格外令人感到欣慰,在凡尔赛的欺骗和愚蠢的行径中显得突出高尚。如果从哲人这个词的字面意义来看,他们并不是哲人。他们不曾远远地去到森林或者沙漠,或者在狭隘的小圈子里陷入以自我为中心的泥潭。他们是智者,他们一直都没有使自己脱离生活,脱离正在发生的真实事情。拯救了他们的并不是他们的虔诚信仰;他们的灵魂所具有的强大力量并不仅仅来源于上帝。热爱上帝,全心全意地服从于上帝的指令,并不足以使人的灵魂得到安慰,获得力量或者变得平和踏实。我们与人交往,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知识和经验,形成自己的思想,只有这样得来的知识和思想才会使我们懂得我们应该怎样热爱上帝;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思想,人的灵魂仍然只能是人的灵魂,既不能升华也不能得到净化。我们可以学会珍惜这种无形的看不见的美德,但是我们从简单朴素的完全合乎人性的行为中得到的感觉或者行动的美德,与高渺的超脱的激情或者美德相比,可以给我们更多的养分和抚慰。如果一个人来到我们身边,他的灵魂平静安宁,我们可以毫无疑问地相信,生而为人的美德给了他这样的平静和安宁。如果我们可以探察那颗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的心灵的隐秘角落,我们可能会发现,费奈隆在被流放的每个夜晚用于抚慰自己,保持心灵平和的原因是他对遭遇不幸的古永夫人的忠诚,是他对遭到毁谤受到迫害的达梵的热爱,而不是他期望自己得到永恒的回报,流芳百世的信心;是因为他具有纯洁无瑕的人性和良知,使他待人温柔而坚贞,而不是他所虔诚相信的基督教给他的安慰。

125.生命无私的奉献

让我们时刻准备好,在必要的时候,把我们的财富,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生命奉献给那些兄弟姐妹们,在他们最特殊的时刻送给他们一份最特殊的礼物;但圣人是不会忘记他们的幸福的,他们不会忘记他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以及他在这生命中最特殊的时刻所做的或多或少的奉献。首先,最永恒的道德告诉我们,不要忘记每天要对绵延不绝的兄弟之爱的回报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然后这样想着,我们就会发现,在我们日常的生活当中我们所能给予我们身边为生活而忙碌的人们的,不管他们是快乐还是忧伤,只有来自我们灵魂的信任、勇气、自由与安宁。那么,就让即使是最谦卑的灵魂也不要降低自己,即使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灵魂将被召唤去取悦或者安慰上帝。当我们在为灵魂做准备时,这种准备无论如何只是要使一项任务变得高尚起来。只有在这种意义上,并且在这种条件下人才能够在真正意义上奉献自己,才会有永恒不变的牺牲。想一想,如果生命中有这样一个时刻,你收到了来自苏格拉底或者马可·奥勒留的礼物——是他们的生命几次轮回之后,他们的生命又聚集起来时给你带来的礼物——难道你不认为这样的礼物要比他们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所给你的冷冰冰的东西要珍贵上千倍?如果上帝有知,如果他仅以我们体内的热血的重量,以我们的心的热血——它的美德,它的自我了解,它的精神存在,仅以这一切来衡量牺牲的意义——难道你还会认为这一切的付出是毫无意义的吗?

126.如何评价命运

我提到俄狄浦斯、圣女贞德、阿伽门农的命运,你不会想到他们活着时的生活,而只会想到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他们最后遭遇死亡的结局。你坚信他们的命运是最悲惨的,因为他们的下场太悲惨了。但是你忘记了,死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快乐;但是我们还是用死亡来判断和评价生活和命运。似乎死亡吞噬了一切;如果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子打断了三十年灿烂明媚的幸福生活,那么这三十年的幸福生活马上就被一刻钟的阴霾永远遮盖了,我们只感到晦暗无光,伤心落魄。

127.不幸的事情在拥有智慧和美德的人身上照样发生

把命运单单和死亡或灾难联系起来是不对的。什么时候我们才会不再认为,是死亡而不是生活才是更重要的、不幸比幸福更伟大?当我们试图对一个人的命运下一个最后的结论时,为什么只把视线停留在他流过的眼泪上面,而从来不曾注意到他纵情欢笑时的快乐呢?我们从什么地方得到这样的认识:认为死亡决定一个人生活的价值,而不是相反?我们为苏格拉底、邓肯、安提戈涅和许多其他行为高尚的人的命运感叹;我们感叹他们的命运是因为他们死得突然、死得凄惨;我们不得不承认不幸的事情也照样发生在拥有智慧和美德的人身上:但是首先,如果你自己只希望在智慧和公平的人身上看到智慧和公平的事实,那么你这样的看法既不明智也不正确:而更进一步,我们有什么权利把漫长一生的遭遇就用最后一刻的死亡来作为最后的结论呢?苏格拉底和安提戈涅的结局的确悲惨,但是我们怎么能够凭这个事实就认定:是美德和智慧使他们遭受不幸呢?死亡比生命的延续在生活中占据更多的空间呢?但是你在考虑哲人的命运的时候并没有把他的出生考虑进去。幸福和不幸贯穿了我们从出生那一天到最后死亡的整个过程;并不是死亡,而是死亡之前的每一天,每一年,我们在其中可以发现一个人实际上是幸福还是悲伤——也就是,发现他真正的命运。我们似乎一直设想,哲人——他凄惨的死亡结局已经无可质疑地写进了历史——把自己整个一生都用来进行悲伤的沉思,用智慧为最后的结局做好了准备的;而实际上智者对死亡远没有恶人考虑得那么多。苏格拉底与麦克白相比根本用不着担心自己的下场悲惨。即使他死亡的结局确实凄惨,至少这一点不曾使他的生活黯然无光漆黑一片;他从来没有整天把时间花在自己将来会怎样死去,卡多尔的泰恩也不会这样。但是我们还是难以让自己相信,一位伤员,流血流了好几个小时,在整个风平浪静的和平时期必然会沉沦到不为人知。

128.幸福与不幸

我并不装腔作势地说命运是公平的,命运使善良的人得到奖赏,使罪恶的人遭到报应。什么样的灵魂才能说自己是善良的,并可以保证一定会得到回报呢?但是,当我们对命运作出评价的时候我们甚至比命运还要不公正。我们的眼睛只看到哲人的不幸,因为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而看不到他的幸福,因为要想理解哲人和智者的幸福和快乐,对他们的命运作出衡量和估价,我们自己本身需要具备和他们旗鼓相当的智慧与公正的态度。当一颗平庸浅薄的灵魂试图对一名伟大智者的幸福作出估价时,幸福就像水一样从他的手指间流走了;但是对另一颗同样伟大的灵魂来说,这幸福就像金子一样沉甸甸的,像金子一样闪着灿灿的光芒。因为每个人被赋予的幸福都只是自己可以理解的幸福。哲人的不幸往往看起来和降临在其他人身上的不幸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他的幸福是与那些没有同等智慧的人完全不一样的。哲人的幸福与不幸相比,有更加广阔的领域是平常的、庸俗的普通人难以理解的。不幸的声音永远都只有一个;而幸福,当它深深地浸润了一个人的生活时就变得更加沉默,收敛,不事张扬。

当我们把自己的不幸用某种天平加以权衡,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所谓的幸福放在另一边。野蛮人在天平上面堆砌羽毛、粉末、酒精;文明人放置一些金子、几天的狂喜和热情;而哲人放的东西是我们的眼睛看不见的——他的整个灵魂,甚至他的不幸也被自己的灵魂加以净化而得到了升华。

129.幸福无所不在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像幸福这样公平,没有什么东西像幸福这样与我们的灵魂天衣无缝地整合在一起,或者这样精确细致地填补我们的智慧之门打开后的空间。然而它是世界上万事万物里最沉静安详的东西。失落和痛苦的天使懂得所有的语言——没有任何一个单词是她不知道的;但是幸福和快乐的天使双唇紧闭,缄默不语,只有讲起野蛮人的乐趣才会开口。不幸在摇篮里沉睡已经是许多个世纪之前的事情了,而幸福直到现在都似乎还处于婴儿期。有些人懂得怎样使自己幸福;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在极度的快乐中催促幸福提高嗓门,让大家都看到这个沉默的天使怎样照亮了他们的整个灵魂呢?如果我们没有一天不在念着幸福的名字,我们只是提到幸福,激发自己和他人幸福的感觉,那么我们难道不是在教人懂得怎样变得幸福吗?幸福的人首要的职责难道不是把自己的幸福告诉别人吗?所有的人都能够学会怎样变得幸福;教人幸福是很容易的。如果你身边的人每天都在为幸福的生活祈祷,过不了多久你自己也会为幸福祈祷了。微笑就像眼泪一样富于感染力;人们觉得自己幸福的时刻,周围也会有人感受到他们的幸福。幸福很少不在我们身边,往往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它的存在。如果我们不懂得自己幸福的话,那些最美妙陶醉的时刻也会像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如果我们自己意识到了,即使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使我们感受到比重大的幸福时刻到来时更多的愉悦和快慰,因为后者没有进入我们的灵魂。很多人觉得他们已经拥有的并不是幸福,因此那些幸福的人有责任让他们明白幸福只是一种感觉,是每个人在自己的心灵深处体察到的快乐和满足。要想得到幸福,只需要把灵魂从幸福的不安和躁动中解放出来。如果不时地在我们身边出现这样一个人是很有益处的,他拥有一种令人炫目的超然的幸福,所有的人都对他感到嫉妒;但是他只是这样对我们说:“那么每天为自己祈祷的一切我都拥有了:我有财富、青春和健康;我有荣耀和爱情;如果今天我确实可以说自己幸福的话,那并不是因为命运赋予我的种种优越的天赋,而是我从这些天赋中学会怎样超脱地看待自己的幸福。如果我繁华似锦光彩夺目的游历和成功,我的勇气、力量和爱情,给我带来了自己孜孜以求的宁静和快乐的话,仅仅是因为它们教我懂得,它们本身并不是完美的平静与幸福的所在。在我还没有功成名就之前,它们存在于我自己身上;在我获得种种荣耀大有作为之后,它们存在于我自己身上;我深深懂得,只要再多给我一些智慧,现在我在财富的前提下感到的幸福,没有财富也一样可以体会而享有了。我知道自己今天比昨天更快乐,因为我终于明白,我不再需要财富来解放自己的灵魂,需要财富来使自己的思想平和安宁,需要财富来使自己的心灵充满光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