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商隐一首唐诗,前两句平淡无奇,后两句美得心醉,成千古名作

2019-05-01  王静红   |  转藏
   

乐游原,在长安南,是长安城的最高点。站在原上,大唐都城尽收眼底。原上有著名的青龙寺,南临秀美的曲江池,真所谓“占断城中好物华”。历来为文人墨客所钟爱,留下了很多动人的篇章。如诗仙李白的:“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张祜的“近日南方惆怅尽,乐游原上见长安”;杜牧的“清明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但是,最脍炙人口的还是李商隐的《登乐游原》,真可以说是横绝千古。

诗曰: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我们知道,李商隐的诗以辞藻华丽,意境朦胧著称。但这首诗却是明白如话,毫不雕饰。开头两句:临近傍晚,心情不好。驾着车去原上排遣郁闷。交代了时间、地点和去乐游原的原因。平淡叙事,毫无特别之处。

那他到原上看到了怎样的景象?他的“意不适”驱散了没有呢?引出下面的两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两句可以称得上是千古描写夕阳最美、最为人知的诗了,但也是最有争议的两句诗。

茫茫古原上,一轮夕阳慢慢西沉。举目而望,落日入金,霞满天空,整个乐游原都被染成了金红色。辽阔的空间,饱和的色彩,一幅“苍原如海,残阳如血”的画面如在眼前,给人以强烈的震撼。

争议就在这个“只是”上。两种解释得出两种不同的结果。第一种:“只是”通常解释为但是,或者是只不过,表示转折。夕阳如此美丽,但是黄昏降临,这一切美景都会淹没在黑暗中。再美好的景致都会转瞬即逝,人身如此,繁华的大唐亦是如此,这是诗人无力挽回美好事物发出的深深的慨叹。

李商隐少年盛名,却生于颓败没落的晚唐时节,又在朋党之争的夹缝中煎熬,真是“一生襟抱未曾开”。看到日落前的瞬间美景,想到日薄西山的李唐王朝,想到自己落寞无奈的人生。家国之悲,身世之感顿时涌上心头,日落如何?垂暮如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逝去。这是诗人无可奈何的悲哀。诗人的“不适”没有得到排遣,却陷入了更深的哀愁中。

第二种:“只是”在唐朝是“真是”的意思,就像李商隐那个“只是当时已惘然”一样。那就成了“真是”近黄昏,没有转折意思了。那这首诗蕴含的情绪就和上面正好相反了。

满腹心事、情绪不高的诗人来到古原,看到长空流丹,古原生辉,天地之间展现出了最壮美的一幕,他的心情豁然开朗。在这阔大的场景中,巍巍帝显得是那般渺小。沧海横流中,汉唐也不过是转瞬即逝,个人的这点儿忧愁又算什么呢?诗人从愁闷中解脱出来,心情释然。这就是诗人游乐游原的结果。

诗无达诂,两种解释都有道理,我们也不必锱铢必较。不过,每当看到夕阳西下,霞染长天时,我们最能想起的仍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就是这首诗的成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