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临济祖师的师父黄檗禅师

2019-05-02  ldjsld

《临济录下卷》:

临济祖师云:“只如山僧往日,曾向毗尼中留心,亦曾于经论寻讨,后方知是济世药、表显之说,遂乃一时抛却,即访道参禅。
后遇大善知识,方乃道眼分明,始识得天下老和尚,知其邪正。不是娘生下便会,还是体究练磨,一朝自省。道流。你欲得如法见解,莫受人惑。”
【财富禅注:临济祖师说的“后遇大善知识,方乃道眼分明,始识得天下老和尚,知其邪正”。即是遇到黄檗希运禅师,在他三棒之下,又经大愚和尚指点说破,方才透过正法眼藏,一发成佛作祖去也。
临济祖师透过正法眼以后,看天下老和尚便知邪正,邪知见二乘人多、有正法眼者少。大多数都是以二乘工夫边事,来篡改、曲解祖师禅正法眼藏。所以,《临济录下卷》,临济祖师对大众讲法,不得不呵斥诸方‘瞎秃子’,骂声不绝。若不是此老,正法眼藏早已被瞎驴灭矣。】

《佛祖历代通载》:黄檗希运禅师

黄檗希运禅师,福唐人,姿貌丰硕。游方晚,趍(趋)江西参马祖。值祖归寂,乃见百丈。
问“马祖平日机缘?”丈举“再参马祖挂拂”话。师于言下大悟。
(‘百丈再参’公案——师再参,侍立次。祖目视绳床角拂子,师曰:‘即此用,离此用’。祖曰:‘汝向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师取拂子竖起,祖曰:‘即此用,离此用’。师挂拂子于旧处,祖振威一喝,师直得三日耳聋。)
【注:黄檗禅师,福建人,曾慕名去江西参马祖大师,马祖已经圆寂,见到马祖弟子百丈禅师。问马祖平时教导,百丈禅师就给他讲了自己再参马祖的公案(‘百丈再参’公案——百丈再参马祖,见马祖瞪视床角一拂子,百丈问:“即此用?离此用?”马祖说:“你以后如何开口对人说法?”百丈竖起拂子。马祖反问:“即此用?离此用?”百丈把拂子挂好。马祖大喝一声,百丈直得三日耳聋。)黄檗当下大悟。】

(百丈)曰:“子他日嗣马祖去”。师曰:“不然。今日因师举,得见马祖大机之用。若嗣马祖,丧我儿孙”。丈曰:“如是如是。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于师,乃堪传受”。师自是混迹于众。
【百丈惊叹道:“你以后算马祖的法嗣吧。”黄檗说:“我是因您给我讲,才知道马祖的大机大用的。若不算您的法嗣,以后我便没有法嗣了。”百丈说:“弟子见地和师父一样,师父功德就减一半了。徒弟见地超过师父,才算是真传啊。”】

后于豫章,遇观察使裴休,道缘契合,遂出世说法。
【注:黄檗禅师,后来到了豫章郡,遇到观察使裴休(后来,裴休当了唐宣宗的宰相),双方道缘契合,于是黄檗禅师就应裴休启请,出世说法。(后来的唐宣宗也曾到黄檗禅师那里当过沙弥,他后来当了皇帝,请同门师兄裴休当了宰相。)】

尝示众曰:
“汝等诸人,欲何所求?”遂以捧趁去。而众不散。
【注:黄檗老汉一见大众来参,便道:“你等远行千里,将头觅头,将佛求佛,尽是痴汉。还不快滚!老僧这里无佛无法”。便拿棒子往外赶。但来参访的僧众不肯走。】

因谓之曰:
“汝曹尽是噇酒糟汉,恁么行脚,取笑于人!但见八百一千便去,不可只图热闹也。”
【注:黄檗老汉于是又说:“你等个个如专吃酒糟的牲畜(出言吐气如醉人也似,满嘴胡话,说是佛法)。这样行脚参禅真是可笑。你们只要看到哪里有八百、一千的僧众,便道那里有大德,便去参求,你们只是图热闹啊”。】

“老汉行脚时,或遇草根下有一个汉,便从顶上一锥,看他若知痛痒,可以布袋盛米供养他。可中总似你如此容易,何处更有今日事?
汝等既称‘行脚’,亦须著些精神,还知道‘大唐国里无禅师(么)’?”
【注:“我黄檗老汉行脚时,见到随便草丛里若有个禅修的汉子,便打句禅机勘验他,若他知道痛痒(知道‘这个’、具正法眼),就可以用布袋盛米供养他。哪像你们这样听个热闹便去参学,那样哪里会有我黄檗老汉的今天?”
“你们既然行脚,也该用点精神,你们知道不知道‘大唐国里无禅师’?”】

时有僧出云:“只如诸方尊宿聚徒阐化,又作么生?”
【注:有僧回答说:“那为什么各方大德,都聚集徒众,阐扬教化呢?”】

师曰:“不道无禅。只是无师。”
【注:黄檗禅师说:“不是没有禅,只是没有师!(一切只靠你认得自己)”】

“岂不见马大师座下,出八十四人坐大道场。得大师正眼者,止三两人而已。归宗和上(和尚)是其一也。
出家人须知有‘从上来事分’。且如四祖下‘牛头融大师’,横说竖说,犹不知向上关捩子。有此限脑,方辨得邪正宗党。”
【注:“我的师父百丈禅师的师父——马祖大师(六祖弟子南岳怀让大师的弟子),其座下出了八十四员大善知识,而只有三两个人,才算真正得到了马大师的正法眼,(马祖嫡传的百丈禅师之外,还有)归宗和尚算一个(此外还有庞蕴居士、丹霞天然禅师、邓隐峰禅师等)。
出家人需要知道‘从上面来的事(这个、正法眼)’。君不见,四祖道信门下的‘牛头宗’的融大师,横说竖说,都不知‘向上一路’的关键之处,可怜啊。必须要有这个正法眼,才能分辨邪法正法、邪宗正宗。】

“且当人事宜,不能体会得;但知学语言,念向肚皮里安著,到处称‘我会禅’。还替得汝生死么?‘轻忽老宿’入地狱如箭。
【注:“(若无正法眼,)必定在一切事上透不过;只知道学几句禅话头,安在肚皮里念,到处称‘我会禅’。怎能了得生死?轻忽‘这个’正法眼,多少宿德(因以二乘禅冒充正法眼而)下地狱如箭!】

我才见入门来,便识得你了也。还知么?急须努力,莫容易事,持片衣口食,空过一生。明眼人笑汝,久后总被俗人算将去在。”
【注:你们知道不?你才进门,我便识得你(没有正法眼,有就不会来求法)。赶紧努力啊,莫要穿个袈裟托个钵盂,混个衣食虚度人生。明眼人笑话你!最后,还要被俗人算回他供养你的旧账去(修行不了道,须偿还供养的)。”】

“宜自看,远近是阿谁分上事?若会即便会,不会即散去。”
【注:“你们应自己看,远近这一切,都是谁的(觉性)?如果当下领会了就会了(当下就了了)。当下若不领会(当下不了,便保不齐又万劫千生)你就赶快走吧。”】

大中三年终于黄檗,敕谥‘断际禅师’。
【注:唐宣宗(大中帝)曾出家,在黄檗禅师处为沙弥,曾被黄檗禅师打过三掌。(大中帝为沙弥时,见黄檗拜佛,就说:“(长老常说)‘不从佛求,不从法求,不从僧求’。长老拜佛,应何所求?”黄檗便给他一掌。沙弥说:“太粗生”。黄檗便再给两掌,说:“这是什么所在,说粗说细!?”)后来,黄檗禅师圆寂,唐宣宗曾想谥他为‘粗行禅师’,他的同门师兄宰相裴休告诉他:“师父打你三掌,是为陛下断三际的”,于是唐宣宗谥黄檗禅师为‘断际禅师’。】


==========================

临济开悟:原来佛法无多子,从此长御白牛车
http://tieba.baidu.com/p/1252969344

 
君不见,临济向黄檗问‘佛法大意’,三问被黄檗三次棒打。
直到大愚和尚处,大愚为他提示,临济当下大悟,云:“原来佛法无多子”。
临济悟后,回来见黄檗,黄檗云:“这大愚多嘴,待我来日揍他一顿。”临济即云:“不用来日,现在就揍他。”于是上前给黄檗一掌,黄檗便休。

后来,沩山拿此话勘仰山,仰山赞叹临济云:“非但骑虎头,亦解把虎尾。”——临济此一掌,真透得过‘向上一路’,彻头彻尾全把握,真是正令全提。此前黄檗给临济三棒,也只算得上‘把住虎头’,只是半提——启发‘信位’、‘人位’。未能全提——把住虎尾:指明‘向上一路’。
(沩山听了窃笑:徒儿虽聪颖,不知姜还是老的辣——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百丈有陷虎之机、我沩山老汉也有陷虎之机。你仰山却以为我们只骑得虎头,未能全提。)

为什么?
黄檗第一棒:我打你,你疼,这就是‘自性’在作用。
黄檗第二棒:你以为这是心是境不是真——都是‘妄’?这是凡夫人说。今若透得过时,这‘妄’就是真如‘自性’!
黄檗第三棒:一切都是我自性,只有自性,别无他物。
所以临济大悟后说:“原来佛法无多子”。原来佛法就是这个,没有其他的啊!
——原来只有这个自性,一切都是他,再没有其他的,其他的也都是他。只要认得这个,也没有其他的修行,从此一切心境合一性,即是‘长御白牛车’。

到这里才是‘人位’,以前纵然说得自性理,不能与心境合一,只是‘信位’。到这里自然知‘向上一路’,还作什么工夫?若有这些工夫可作,便是不明‘向上一路’。
上根之士,只要在一切心上、境上,时时‘认得这个’,并无其他工夫可作。道力坚固,智慧极顶者,觌面相逢,随时认得。
如此方堪叫做‘保任’,‘无修真修’。

临济云:“今日学佛法者,且要求真正见解。若得真正见解,生死不染,去住自由。不要求殊胜,殊胜自至。”
“一切诸天、神仙、阿修罗、大力鬼,亦有神通。。。。。皆是‘业通’、‘依通’。
“你与么幻化上头作模作样?设求得者,皆是野狐精魅,并不是真佛。是外道见解。”

临济这老汉,悟后第一句就是“原来佛法无多子”,第一句便是最后一句——‘末后句’,从此长御白牛车。——真是万古宗师不及,真是空前绝后。



临济【以后我就是自性】的公案

有一次临济正在掘地,看见黄檗走过来,便站起来靠在锹上。黄檗说:“这家伙累了”。  临济说:“我连锹都未曾举过,又怎么会累呢”?【——我就是自性,本来不曾动。】

黄檗举棒要打,临济接住棒的一端往回一送,把黄檗摔倒在地上。黄檗便叫在旁的和尚扶他起来,那和尚说:“师父怎么容这疯子如此的无礼呢”!黄檗起来后,便打那个和尚。【——谁是疯子?他不就是你吗?这都不明白?你该打!】

这时,临济一边继续掘地,一边说:“诸方火葬,我这里一时活埋”。【——我不是我,小我已经死了没影踪了,从此以往,我就是自性!】
这是多大的口气啊!好像幼狮的第一声怒吼。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指那个旧的,尘俗的我,现在已经死了,被活埋掉——只有这个真我是永远的活着,我临济已经就是自性!

临济幼狮第一声怒吼:“以后我就是自性!”
一镞破三关时如何?放出关中主看!
临济真如一箭破三关,突破了二乘、三乘,直入一佛乘。

【三乘知见的根本区别】:
1、二乘/小乘(声闻、缘觉乘)——知一切皆空,以空为究竟,便欲入空,什么也不做了,入寂灭定;
2、菩萨乘/大乘——知一切皆空,知空亦不是究竟。于是仍度众生,而作梦幻观,梦幻事业水月道场,于中心无挂碍。(纵然知道一佛乘知见,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但不敢承当我就是自性,亦入此乘。)
3、一佛乘——知一切都是自性,自性空有不二,自性就是我,我就是自性,就是一切。不做梦幻观,当下一切皆真,皆自性,皆我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ldjsld > 《佛教》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