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小妮随笔----亲身经历,回魂梦魇

原创
2019-05-02  爱画画的...

亲身经历,无法解释。如果有知道还望指导一二。

看今天的文章标题是不是挺吓人?

昨晚凌晨3点睡觉,半梦半醒的又梦到了她!

她已经有好多几年没有出现在我的梦境中。

事情要从几年说起,那年我刚好20岁。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我提着厚重行李坐了20个小时的汽车来到了广东东莞。

到东莞是应为有一个老乡在凤岗玩具厂上班,那时候刚好离家没有事情做所以就去投奔他。

初到东莞,大街的热闹繁华与自己的格格不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女孩子第一次出远门打工人生地不熟,难免有彷徨和失落。为了生活四处奔波,这也许是我们现代人最无奈的悲哀吧。

到东莞的第三天我就办理了玩具厂的入职手续,做了一个小文员。

在玩具厂做文员还是蛮轻松的,虽然工资不高,但比起流水线的工人已经强很多了。

这个厂子不大,所以文员的工作也是杂乱无章的。什么都做,制表,招聘,打印文件,工资考勤核对,偶尔给老板跑腿买奶茶,泡咖啡也是我的业务之一。

夏天玩具厂的业务开始增加,所以需要招聘大量的普工,我负责面试。

说是面试,也就是核对身份信息,只要是没有残疾或者纹身厂里都会要的。

那个时候招人很不好招,很多人都跑去深圳了,因为深圳工资高待遇好,东莞这边厂子,特别是小厂子已经很难招人了。

就算招到人有的也就干个半天就跑了。

下午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吹着空调,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个温柔娇小的声音穿入我的耳朵

“你好姐姐,你们这里还缺人吗?”

我迷糊着睁开眼,看见了说话的人。

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材不高的消瘦姑娘,但模样很可爱是一张娃娃脸,是那种很招人喜欢类型。看样子最多16-7岁的样子。

我礼貌性的微笑,说出了厂里待遇工资等情况,等着这姑娘自己知难而退。

让我意外她没有直接走,而是直接递给我了一张身份zheng很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帮我办理一下入职手续吧。

我扫了一眼身份zheng:张霞,广西桂林人,年纪24、

不过相片和本人出入很大,一看身份zheng就是借的,估计这丫头还未成年。本着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我对她说道:这个不是你本人吧,抱歉不能招聘。

小姑娘听到我这样说有些着急,慌忙解释道:姐姐这个真的是我,你就让进去工作吧。

就在这时老板泡着咖啡刚好路过,于是拿起姑娘身份zheng看了一眼对我说道:这就是本人,差不多行了,给办理入职吧。

我瞬间懂了老板的意思,现在不好招人啊,能有人干活就不错了。哪里还在乎这些东西。

这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

厂里的食堂流水线员工餐很差,但是对我们这些文员的伙食还是不错,每天有鸡腿可以吃。我本身不爱吃,看见这个瘦弱的妹子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所以只要有鸡腿或者好菜我一定会分享给这个妹子,她谦逊有礼,说话温柔小声,再加上那让人怜爱的娃娃脸,让我不禁产生了怜爱之情。

后来的几个月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的真名叫 张丽丽,只有17岁,广西人。那天她是拿着堂姐的身份来应聘。

广西山区经济较落后,一般女孩子读完初中就广州找工作了。她家里条件更差,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因为是女孩子所以也根本顾不上她。只能早早出门谋生路。

9月份的广州天气还是异常炎热,这天厂里放假,全员休息。

本来已经约好了张丽丽下午一起去爬山,但是到了下午并没有接到她的电话,给她打电话手机也是关机。

我心想是不是和别人出去玩了,也就没有在意。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流水线车间,发现没有张丽丽。

我有些着急,和老板说了一下情况。老板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淡淡的说:“要是再过一个小时没来,就按旷工处理”

老板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他只在乎他的工厂他的效益。

就这样我魂不守舍的过了一上午,我有点害怕,我害怕这个妹子出了什么事。(去过东莞的可能都清楚,一般村里都会有一个公布栏,公布栏大多张贴的不是宣判告示,就是尸体认领启示。我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但那个时候东莞真的很乱。)

我跑去了她的宿舍,问了和她一起住的几个大姐,她们都不知这个妹子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她的去向。

我看的她床上还有床头的生活用品都在,应该不是离开回家的样子。

虽然很担心,很想报警,但是我也没确凿的证据,也不敢瞎说,所以只能等。

就这样 一天 两天  三天·····

我等不了!这些天我每天晚上几乎做梦都能梦见她,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她和我说第一句话的样子:“你好姐姐,你们这里还缺人吗?”

在她消失的第七天,我报了警。

在派出所做笔录登记的时候,我发现我对她并不了解。唯一的线索就是她在办理入职手续时候的一张她堂姐的身份zheng复印件。民警让我回去等消息。

当天晚上我又梦见了她,她依然对我微笑着道:“你好姐姐,你们这里还缺人吗?”

报案后的日子,我每天手机不离手,随时充满电,就怕错过了关于她的电话或者短信。时不时的就会去她住的宿舍看看,我希望看见她,她亲口告诉我:抱歉啊,我只是和朋友有出去玩了,让你担心这么久。

这天我依旧例行来到她的宿舍查看,我发现她的床位已经清空,所有生活用品都已经不见。这让我高兴异常,她来过了?

她收拾好东西要走了吗?怎么不和我道别?怎么不给打电话?

这死丫头见面一定要骂她,这么没良心!说走就走也不通知我!

就在我胡思乱想想的时候,宿舍进来一个大妈。

这个大妈我认识,是负责宿舍卫生的。

宿舍大妈:“小妮,怎么又来了?”

我高兴道:“张霞(厂里面的名字)是不是今天来过?看样子东西都收拾好了”

宿舍大妈:"是我收拾的,宿舍来了新人,没有铺位,这个丫头已经一个多月没出现了,估计是回家了,所以我把她的东西清理一下"

··········

宿舍大妈后面的话我没有听进去,我行尸走肉般走出了宿舍。

走在东莞毒辣的太阳下我却觉得全身冰冷,一阵风微风刮过。

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滴到了我胸前的厂牌上。

一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我害怕,我恐惧,我想我再也不会遇见这个丫头了,回去后给老板提交了辞职书,我只想离开!离开东莞,离开那个梦魇!

昨夜晚睡,我又梦见了她,只是她面目变得模糊不清,但声音依然温柔:“你好姐姐,你们这里还缺人吗?·······”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