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书屋 / 国画艺术 / 唐立坤国画作品选刊

0 0

   

唐立坤国画作品选刊

2019-05-04  三清书屋
2019-05-01 17:00

唐立坤

墨彩逸烟云 山水立乾坤

——记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唐立坤

□陈大明

我与唐立坤先生结识多年,其间联系甚少,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多年好友的情谊。日前我特到上海登门拜访,相见如故,话“画”不尽。悉知,近期在他的一次山水绘画专场拍卖会上,其一幅山水作品已拍到300万的高价,由衷为他高兴。

承袭名门,留洋不洋重弘扬

唐立坤先生1954年生于上海,上世纪70年代拜诗、书、画名家施南池门下为入室弟子。施南池为近代山水大师萧俊贤之传人。

萧俊贤(1865—1949),字厔泉,号铁夫,别署天和逸人,斋名净念楼,湖南衡阳人。早年师从苍崖法师、沈咏荪学画。应李瑞清聘,曾任教于两江师范学堂图画手工科;民国初年居北京,任教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晚年寓沪,以卖画为生。长于山水,兼作花卉,与萧谦中并称“北京二萧”,代表作有《碧海青天图》《溪山无尽图》《山居图》等。向其拜艺的弟子有张大千、胡小石、汪采白、吕凤子、马万里、奚逸俊、周秀芝、谈云、施南池等,其第三代沿袭弟子有陈逸飞、唐立坤等。

唐立坤入室“萧派”后专攻山水五十载,孜孜以求,日渐精进。除刻苦学习外,他遍游名山大川,探胜撷秀,罗至腕底,并不断研习传统名家山水,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80年代末,他东渡日本深造,后毕业于日本静冈常叶学院油画系,在日期间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作品被日本视为“正宗萧派风格”。归国后,他力求创新、洋为中用,致力于继承和探索“萧派”山水精髓。著名画家亚明曾评价:“立坤山水,笔墨根底规矩,路子正,章法、构图平正有奇,造型概括,光线明暗别出新意。”先生施南池在92岁时为《唐立坤画集》问世题诗:“出蓝妙誉海东头,画笔苍茫韵更优。万壑千丘奔腕底,形神兼备心无俦。”

“萧派”山水画气势雄伟、气韵浑厚、意境幽邃、耐人寻味,具有独特风格。唐立坤先生作为当代实力派画家,深得“萧派”绘画的精要。他的《富岳之冬》《云断危崖悬日练》《深山飞泉图》等二十余幅佳作被母校日本静冈常叶学院美术馆、香港石景宜艺术馆、湖南萧俊贤纪念堂、扬州八怪纪念馆等十多家艺术馆堂收藏。其先后三十余次在浙江、上海、山东、江苏等地的美术馆、博物馆、画廊举办个人画展。著有《唐立坤山水画选》《唐立坤山水作品集》《海上立坤》等。《文汇报》、上海教育电视台等四十多家媒体都曾对其予以报道。虽有各界名流和社会贤达慕名前来欲求收藏其作品,但他始终坚持每幅作品都是自己潜心创作的精品,不以自己的名气大、画价高而画行画、劣画,也不以藏家和爱好者的远近、生熟而厚此薄彼。他信守文人画家的良知和底线,在业界享有很好的美誉和认可。

唐立坤的画作能给人带来一股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继而使人被其精神境界所同化。其每幅作品都是技法与精神的完美统一。欣赏他的《万壑树岩满千崖》《黄山雄姿》《泰山飞瀑》《树裹雨后一片明》等佳作,施墨技能突出,墨色从焦凝到淡明层层展开、次第渲染、相互交错,在过渡中显示着跳跃,在平和间孕育着激越。由作品底端渐渐向上观赏,墨色的灵动变化随着山体的蜿蜒渐成妙曲,宛若天籁。欣赏其山水画作,心清意静,神情陶然,不由得倾心万分。

笔力尽显,不让国画成“画皮”

笔力是中国画十分重要的审美范畴。对于一位画家来说,可以体现出其对笔墨技巧的传统功力和驾驭能力;对于欣赏者来说,可以通过对作品的观赏、体味、感受获得一种审美愉悦和精神振奋,在绘画术语中称之为“力感”;而对于作品本身而言,笔力主要通过点、线两种有意味的内在形式表现绘画作品本身的生命力量和人文气质。绘画中的“力”是一种感觉和体验,只能被有审美能力的人领会。同时,“力”不以一种单纯的形式来展现,它可以通过各种手法表现出不同风格、不同面目的美。

唐立坤先生在参与一场全国美展作品的评选后感慨:中国画创作的方向及对传统的认知出了问题,意笔越来越少,入选的五百余件作品中写意作品只看到数件。整个展览,一笔笔画出来的基本上没有。许多工笔画也不是工笔意义上的工笔,不是笔法、墨法的结合,而是描,是靠时间磨出来的,虽然外形漂亮但却缺乏内涵。唐立坤先生还讲,当代许多画家不敢在画面上题字,或者乱题一通,破坏了画面的完整性。许多作品绘画本身与题款书法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毫不夸张地说,国画艺术正面临绘画发展史上少有的书法危机。

在唐立坤先生看来,传统中国画所讲究的“书画同源”“书画同体”这种画家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往往被功利的市场与浮躁的观念所左右才是问题之所在。石涛曾言:“字与画者,其具两端,其功一体。”对于国画而言,没有用笔就等于缺少了根基,而书法应该是提升中国画用笔的必然途径,缺“笔”的画便会“油”“俗”,失去艺术的生命力。对于传统国画来说,“笔”向来不成问题,可以说是基本常识。笔与墨不仅是国画的“双翼”,是国画独特的造型手段,更是国画的底线与灵魂。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从原始社会时期陶器上的绘画到南北朝的壁画,再到唐代“二李”的山水画,以线造型是基本手法。中唐以后,“骨法用笔”在文人画与书法中得以不断强化,成为汇通绘画与书法的桥梁。它是中国画与书法最为独特的基因,也是区别于西方绘画最为重要的元素。这种区别曾被潘天寿先生喻为“东方绘画的精髓”。

“笔如其人”,中国书画线条的背后隐藏着创作者精神世界的表达和追求,透过画家的用笔方式与线条功力完全可以判断这个画家有无大家气象。正是因为它是人的身体状态、精神面貌、文化素养、笔墨功力等综合因素的瞬间表现,任伯年才可以在看到初学者吴昌硕的“一画”后就断言其“必成大器”。唐立坤先生认为,凡有志于画者,当以沉着为本,既能从古人吃紧处下实际苦功,从规矩中打扎实基础,又能多读书以参悟哲理,广博览以开澄胸怀。砥砺琢磨,苦禅学力,学而思,思而学,知行合一,终以其功力俱到而自然出风入雅,波澜老成,学业精进,笔力可观。

画风鲜明,纸上千山立乾坤

中国绘画讲求以线条造型。唐立坤先生执笔勾线,除有显线,还有隐线。显线用笔,隐线用心,虚实顾盼,颇有书法笔断意连的形态。在他的线条勾勒之下,实线塑造山雄,隐线呈绘山逸,故而雄逸同在。唐立坤先生笔下的山水万物具体,有反有正,有偏右侧,有聚有散,有近有远,有内有外,有虚有实,有断有连,有层次、有剥落,有丰致、有缥缈,此生活之大端。其画间高峰峻岭,气势雄厚;山中楼屋、溪边崖石和长松杂树皆取纵势,与山相应,助长形势;中间穿插潺潺横流的溪水和弯曲的小径调节山势,使直中有曲,章法布局颇具匠心。笔墨干湿相应相合,墨色滋润,可谓笔精而墨妙。点、线节奏突出,配以渲染,使得山石形象有力度、有厚重感。其作品雄峻却不孤绝,凌奇却有温情,山不拒人,水能含情,与人的心理距离从远而近,最后通融为一。

唐立坤先生通过墨、笔、构图在纸上重新铺陈山水形态,寓情于山水,言志于山水。欣赏他的众多佳作后会发现,其绘画是用笔墨勾画的灵魂与思想,山水可居身也可寄情。唯有笔墨超越自然,心归意境,其画才能得如此文化之气、文人之质。他精心研究传统中国山水画,擅长用丰富深刻的笔墨语言表现山川的灵动和主体生命的格调,向读者呈现出精致的笔墨语言和灵秀空明的人文情怀。

唐立坤先生认为,中国画是以中国人的审美来看的,而中国人特有的语言就是笔墨。正像中国人说中国话一样,如果语言说得好,其表达能力就会比较好。画画也是如此。所以绘画的笔墨实际上是一种精神诉求,一点一横都是有生命的。中国画的独特表现在世界绘画史上独树一帜。纵观中国绘画史,以线条表现其形式的举不胜举,所以说线条是中国画的命脉。线条有长短、粗细、干湿、浓淡等诸多变化,可以说一根线就能反映出一幅画的优与劣。线条中能看出画家的功底,看出画家对于线条的理解和运用能力,还能体现画家的性格。因此,从这一根线中就可以看到一个画家的人格与学养。作画时落笔有声,画家的心也随着用笔的轻重徐疾、顺逆转折而起伏。真可谓是笔端灵动,整个画作浑然天成!

王维在《山水论》中写道:“凡画山水,意在笔先。”唐立坤先生的创作正是如此。他的作品整体风格明秀,笔意清灵,濡染雅致,却又气势磅礴。群山连绵,主峰巍然屹立,寓人脉畅达,尽显王者至尊之意。在此,我想用《苦瓜和尚画语录》中的一段文字来表明唐立坤先生的山水画作品:“得乾坤之理者,山川之质也。得笔墨之法者,山川之饰也。知其饰而非理,其理危矣。知其质而非法,其法微矣。是故古人知其微危,必获于一。一有不明,则万物障;一无不明,则万物齐。画之理,笔之法,不过天地之质与饰也……测山川之形势,度地土之广远,审峰嶂之疏密,识云烟之蒙昧。正踞千里,邪睨万重,统归于天之权、地之衡也。”

笔墨有迹,岁月无声。一甲有余的唐立坤先生及其绘画作品,就像那拍卖大厅里一锤定音的高价之后——满是回荡不止的激情和掌声,或茫茫画海里人们对一个时代优秀绘画艺术的期许。

2019年4月于杭州临安青山湖畔  

作品欣赏

饱看红叶染霜云

碧水青山亦空蒙

不辞幽径远,独步入东山

溪山无尽图

松风谡谡响山麓

动魄惊心一瀑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