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沉心 / 古时风韵 / 古代的情圣告诉你:只要诗词写得好,没有...

0 0

   

古代的情圣告诉你:只要诗词写得好,没有恋爱谈不了!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5-06  一世沉心

本文参加了【诗韵中国】有奖征文活动

没事的时候,多读点书,是有好处的......至少在远观夕阳西下的时候,别人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你不再是一句“卧槽,好看”!

段子虽然粗糙,却也有点道理。

词的不达意、不尽致,都是在生活这场生死角逐里被慢慢发现的。

孤独的时候,可以唱首歌慰藉寂寞;

难过的时候,可以写首诗排遣伤痛。

诗词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让你在众人面前附庸风雅,更可以是你面对死生契阔的爱情时发出的一声感叹。

毕竟,融情于诗比融情于景更难能可贵。

大家印象中最早出现的诗词是《诗经》。曾有人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可是那么多急促而又满含炙热的情感,又岂是一句话可以阻挡的呢?

可以说,关于爱情,人世间最美的表达,在我们声嘶力竭之前已被说完道尽。

《击鼓》

(佚名)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我们现在只知道,那个时代的爱情用什么赌咒发誓来说是绝对没什么毛病的。与爱情相比,生死又算的了什么呢?主人公是出征的战士,烽烟四起,不得不与心爱的女子挥手告别,但无论怎样,我都将和你一起同归一处。

在爱过的人眼中,此诗读来令人感同身受,潸然泪下;而没有爱过的人也心生向往,难舍难忘。

这个无名氏写出的爱情,竟成为了千古流传的绝句。

爱与不爱,在诗词里很简单......

《山之高三章》

(宋.张玉娘)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 

我有所思在远道, 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

采苦采苦,于山之南。 忡忡忧心,其何以堪! 

汝心金石坚,我操冰雪洁。 

拟结百岁盟,忽成一朝别。 

朝云暮雨心云来,千里相思共明月!

爱情从来都是女子最难摆脱的宿命,那些掩藏在历史中的纠葛被一点点的揭开了面纱。张玉娘,这个才情卓绝的女子,终究被爱情所累,留下一抹幽魂用诗词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自古宋朝出才女,先有李清照闻名于天下,后有张玉娘的小女儿情怀,诗词是古代女子心头的朱砂痣,是文人墨客眼里的白月光。难过了,用一些诗词平复心情;相思时,说不出口的话都写在了一字一词中。

记得从前有句话说的特别好:“青梅不再,竹马老去,相思万里,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可是在张玉娘的心里,又有谁能比得上两小无猜的沈佺呢?

仅“我有所思在远道”这一句就写出了千年来多少人说不出的情话,将相思寄予诗词,大抵是现在的我们最难触及的优雅了吧!

说到最唯美忧伤的爱情,崔护的这种情意被沾染在了桃花春风里,久久不能散去。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诗一出,“人面桃花、物是人非”的美谈就被代代流传下来。虽说古代的文人骚客大多以诗词写抱负,但在崔护的眼里,桃花与美人不该比政治有趣的多吗?

王国维说过,一切景语皆情语。用来形容崔护这首爱情诗,再贴切不过。因为这首诗的镜头感太强了,惹得古代很多编剧手痒,纷纷编出一段“长安爱情故事”,搬到舞台上。

这是属于崔护的故事,去岁的春日长安落第偶遇佳人,寤寐思服,可今年故地重游,佳人已不在,只有一支桃花在春风中摇曳。

这是欧阳予倩先生的京剧《人面桃花》写不出的独特韵味;这是晏几道“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看不破的红尘纠葛;这是袁去华“纵收香藏镜,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描绘不了的唯美往事。

等到来年春风日,桃花依旧笑春风,才是爱情最大的遗憾......

《生查子·春山烟欲收》

(唐.牛希济)

春山烟欲收,天淡星稀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

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唐朝是人才辈出的年代,先有李白杜甫占据江湖,后有白居易挺身而出。论诗词,谁敢与他们相媲美。可是他们的诗词太过男子气概,牛希济的这首《生查子·春山烟欲收》才是江南情怀里的小家碧玉,更惹人探究。

这个作者生卒不详,在乌泱泱的作诗作词人当中也没有什么名气,可知道今天,这首诗的流传度一点都不小。尤其是最后两句“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读来眼前已经就有了画面感。

薄雾已经散去,孤星仍旧闪耀,离别的泪水打湿了残月,也打湿了自己的心。自古送别最伤人,千言万语说不尽的是保重,亦是不舍。惟愿行遍天涯,难忘芳草,爱情永远不变。

写离别的诗词非常之多,可是以这种独特视角写出的诗词更加让人难以忘怀。常听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可是牛希济这种人要么天赋异禀,要么情之所至,才能写出这种绝美好词吧,难不成他是读了堆起来比自己还高的书吗?

诗词中的爱情,就是人世间的痴男怨女,一切莫不如此.......

《鹊桥仙·纤云弄巧》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说到七夕词中的No.1,就不得不提到秦观这首鹊桥仙,缠绵不绝的情意就从词中流露出来。爱情从来最打动人,站在宋朝的大街,我们看到的是有情人隔却万里的相思。

七夕本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但是花未开全月未圆,秦观终将天各一方的现状写成笔下的故事,舍不得落笔,因为字里行间都是你。

最后两句是点睛之笔:爱情本来就是要经历众多考验的,可以是生死,可以是美丽的错误,但只要心仍在一起,又有什么可以阻挡的呢?即便天各一方,我们仍是诗文里的佳偶天成,历史长河中的鸳鸯成双。

有人谈这首鹊桥仙,说此词一出,余词尽废。

古人的爱情是什么?是纸上妙笔生花,还是春花心头悄然盛放,是长亭告别的无奈,还是陌上足风流的往事?都是都不是!

你说不要自作自受自己创造伤悲,可痴男怨女偏偏用诗文把回忆演绎成了一曲小调,旧时的一丝烛火泛滥的都是思念,一滴墨汁都是过客。

那些落叶知秋的爱情,在我们的心上生根发芽,慢慢长大......

作者:一世沉心,用锐利的笔锋刺入世界的心脏,生而逢时的情感摆渡人。原创文章,欢迎关注!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