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小说《陆生》类型还未定,哈哈写到哪里算哪里

原创
2019-05-07  爱画画的...

第一章  珺瑶

明朝正德年间,时间 冬月初二

大雪纷飞,一间破旧小茅屋小院内,传来一个女子刚烈之声。

“姑爹,小妮死也不嫁!”

“这事由不得你做主,你个女儿家懂什么。人家陆家可是我们县里有名商贾,就是县太爷见到陆老爷也要给几分面子”一个醉酒老汉手中拿着竹鞭恶狠狠的道。

看着老汉手上拿着的竹鞭,这个叫小妮女孩不敢再多说话,只是默默流着泪。

老汉接着道:

“再说,我聘礼都收了,你两个哥哥还有没有讨到老婆,你就不能为你哥哥们好好想想吗?你嫁到陆家以后我们和陆家就是亲家了,你也贵为少奶奶,这样也还为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哥哥某个差事。”

“这事就这么定了!由不得你,你爹娘死得早。你吃了几年的白饭,现在就是报答我的时候!”

老汉说完丢下竹鞭,拿着一个破旧的酒囊离开,临走出门口时反手把门从外面扣住了。

昏暗杂乱的柴房内只剩下的这个叫小妮的姑娘,只见她呆呆蹲在一堆干稻草低声抽泣,仔细看这姑娘的样子最多也就16-7岁粗衣破袄,皓齿明眸,身材娇小,鹅蛋般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说起这小妮姑娘本来也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她本名张珺瑶,父亲懂经商善做丝绸生意,原本在顺天府经商也算是有头有脸人物。家里产业众多,兄弟有三人唯独这个珺瑶最得父亲的宠爱的,从五岁开始便请教书先生教授琴棋书画,这丫头天资聪慧,记忆力超乎常人,一手妙笔丹青也深的先生们的喜爱。

在珺瑶13岁那年,父亲因为竞对手福来绸缎庄的诬告陷害,被锦衣卫以密谋造反的罪名缉拿,家产充公,家人连坐父亲和几个哥哥全部在午门菜市口砍了头。

珺瑶那年正好随母亲刘氏回家乡成都府祭祖,便就如此逃过了一劫。

在得知夫君在顺天府被诬告全家株连的情况后,刘氏也顾不得悲伤只得带着年仅的13岁的珺瑶四处躲藏,后改名换姓,最后就叫了小妮这个看似农家孩儿的名字。、

一年后刘氏因为悲伤和操劳过度在一间破旧山神庙内撒手而去,临走前刘氏把一袋装满珍珠的袋子交给了小妮,并告诉了小妮本家姑姑的地址,让小妮去投奔姑姑。

小妮含泪埋葬了母亲后,到金堂县投奔了姑姑。第一年姑姑和姑父对小妮还算和善,小妮便把母亲的交给她的珍珠袋交给了姑父,第二年姑父就变得翻脸不认人,不仅对小妮非打即骂,就连几个表哥对小妮也是冷嘲热讽,姑姑也是一脸嫌弃。

就这样过了两年,今天姑父带来了给她说亲的消息,如果是寻常人家小妮兴许也就答应了。但这陆家她是知道的,陆家不仅家大业大,家里族长更是在朝廷锦衣卫当千户,掌握生杀大权。

金堂县的陆家只是陆家族中的旁支,但就是这样也能让这个旁支陆家在金堂县呼风唤雨。

要娶小妮过门的就是县里陆家老爷的最小公子,年纪和小妮相仿,听说此人长得也算是相貌堂堂,但是唯独脑子不好使,一直疯疯癫癫。本来就以这样以陆家的实力和名气想嫁到陆家的姑娘应该也是趋之若鹜的,但是就是最近几年陆家连续娶了五次亲,无一例外嫁到陆家的新少奶奶都会在一个星期内莫名死亡,而且死状凄惨。

一时间弄得整个县城满城风雨,谁家还敢把女儿嫁给陆家?就是得知的这种情况小妮才死活不肯嫁,可谁知姑父狠毒,给小妮一顿竹鞭毒打。打得小妮皮开肉绽,连逃跑的力气没了。

蹲在稻草旁的小妮面沉如水,心道: 罢了,父亲母亲兄长都已被奸人所害,留下我一人孤苦伶仃。活着其实比死更痛苦,要嫁就嫁吧,早早去见父母大人也好。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