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折枝 / 含英咀华 / 我曾当过有线兵

分享

   

我曾当过有线兵

2019-05-08  文苑折枝

张申根


也许,你在电影里看到,扛着线放线跑,或者架线、维修线路,他们是部队里面通信线路的有线兵。

活跃在通信线路的有线兵,为了确保战备通讯畅通无阻,消除各种安全隐患,他们是怎样的累和苦吗?

在《架线》《黄厝哨所》的文章里,已回忆到放线、架线,下面写的两次通信维修。

记得我们崇安通讯站对所辖区域进行了两次完全彻底的标准化的大检修。

第一次,那是1975年夏季,在邓火生排长的组织领导下,由各哨所抽调精干人员和机动班的同志组成检修队。参与的有庄伟忠、黄瑞华、黄存海、黄福来、曹法、陈阿四、吴沙罗、丁友旺、陈冲兵、刘罗生、林森、郑全生、朱锦明,还有汽车司机曹雪良等。我负责后勤兼炊事员。为确保检修人员有足够的体力作业,我变法子改善伙食,让战友们吃饱、吃好。

检修从邵武朱山哨开始,向连队方向进发。当时盛夏,太阳烤得柏油电杆冒油,一不小心就会被柏油沾着,但战友们不怕难、不怕脏、不怕累、不怕苦,以饱满的战斗热情和顽强的工作意志,对每一根电杆的线担、隔电子、扎线、拉线、垂度进行了校正、调整、擦试,调换等一系列工作,邓火生排长更是以身作则,每天亲临现场指导、验收,直到合格后才放心。

那些天,天气炎热,但战士们不畏高温,坚持作业。逢水作业时,一个个脱鞋解袜,赤脚登杆,杆上作业一杆就是半小时以上,天晴一身汗,下雨一身湿,下得来时,有的磨破手掌皮,有的患上红眼病。刘罗生同志清理线路上的杂草的时候,还被黄蜂咬上了,一时脸肿起来,如弥来佛。那时个个晒得像从非洲归来,黑不溜秋,排长更是黑了,瘦了。

从邵武到连队,我们对25线和86线进行了全线标准化的大检修,历时两个多月,通过这次检修大大提升了通信的质量,确保了通信安全,为部队的通信创造了更好的条件。

第二次检修,那是76年初春,春寒料峭,天还下着雪,结着冰。那次野外操作,早晚由司机曹雪良送接,中午连队送饭。由我带班,检修人员是十来个人。在紧张的检修中,忽然听到中央广播电台发出的讣告,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了,全连战士戴上黑纱,十分悲痛,有的甚至哭出声来。但战士们化悲悲痛为力量。顶着冰雪在水田作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对周总理的怀念与哀思。

部队有口碑:累死累活有线兵。但我觉得,部队诗歌锻炼人的地方,如果你想磨练自己,当上有线兵不后悔,在那里你的思想、体能,特别是吃苦耐劳的精神,都会得到质的飞跃,你不再是一般的服役,流水的兵,你是一个真正跌打的汉子!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