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書生 / 读医记源 / 黄元御伤寒学术思想浅析

0 0

   

黄元御伤寒学术思想浅析

2019-05-08  五月書生

黄元御伤寒学术思想浅析

张仲景《伤寒论》成书以来,注解者众,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黄元御《伤寒悬解》对仲景伤寒,剖析明了,纲举目张,观之灿若星辰,谓之悬解,名副其实也。

《伤寒悬解》详剖缕析,大而备矣,而黄氏仍感意犹未尽,乃将《伤寒悬解》之精意,抽出概而言之,著成《伤寒说意》,言其要义者也。《悬解》读熟,则《说意》自出,黄氏反复言之者,当亦为方便后学计也。

三年研读,恍然而悟。医理明彻,则洞若观火,条分缕析,伤寒解矣仲景《伤寒》,详于方证而略于说理,是以后人不得门径而入。黄元御。《伤寒悬解》明于说理,高于他人多矣。

黄元御首先在驳斥王叔和的伤寒例中,提出了本气为病的观点:“病传阳府则为热,病入阴藏则为寒,名曰病入,实里气之自病也。”这就为《伤寒悬解》全书的结构确定了主线,传经传变规律皆以本气为主,不随外邪而改变。《伤寒说意》所谓“日传一经,六日而遍,此一定之事,不以风寒温热而异同也”,正是此意。

对伤寒传经这一千古悬案,黄元御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从六经气化的角度指出,伤寒传经,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日传一经,六日而遍,此一定之事。

伤寒中风,不传藏府则有之,无不传经之理。阴阳和平,藏府可以不传,经无不传之理。六经经证,总统于太阳一经,凡中风在六日之内,不拘何经,皆宜桂枝,伤寒在六日之内,不拘何经,皆宜麻黄。惟入藏入府,则阴阳偏胜,愈期不齐,而法亦百变不穷矣。

黄元御从经络藏府的角度来区分传经与否,外在经络则必传有定期,解而有时,入藏入府则传无定期,解无定日。这样整个伤寒论的篇章结构就此判然分明。

阳明篇皆言府病,其经病,皆有府证也。三阴篇皆言藏病,并非经病也。少阳经证,乃藏病府病之连经,而非止经病也。少阳在半表半里之间,半表之阴虚,则自阳明之经而入于阳明之府,半里之阳虚,则自太阴之经而入太阴之藏。

对于伤寒传经不解而入藏入府的原因,黄元御也做了明彻的阐释。人之本气,不郁则不盛,郁则阳虚之人藏阴内盛而为寒,阴虚之人经阳外盛而为热,是传府传藏之由来也。而其入府入藏,必先施于皮毛,故六经之病,总起于太阳一经,以其在外而先伤也。邪在营卫,失于解散,则或入于府,或入于藏,视其人之里气为分途。阳衰则入太阴而为寒,阴衰则入阳明而为热,无异路也。

仲景伤寒体系,自此纲举目张,千古不解之谜,因之洞彻清明。黄元御以自己空明研悟的体会,从天人合一的角度,将伤寒论解析得圆融有序,浑然一体,其有功于仲景者多矣。

对于伤寒传经的机理,我们也试着从五运六气的角度加以探讨。《内经》言客气加临的次序,是厥阴,少阴,太阴,少阳,阳明,太阳,也就是一阴二阴三阴,一阳二阳三阳,这个加临次序,亘古不变,实际上反应了在天之气的客观变化规律。就像一年四季由春而冬一样,这是由阴出阳又复由阳入阴的一个过程,而人禀天地之气生,人体自身之气,也是符合这个周流次序的。

伤寒传经的次序,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则正好与此相反。其中的道理,仲景所言 “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一个“逆”字,道破了天机。人体之气,顺则不病,逆则病。伤寒之病,正是因为外邪的影响与自身之气运行相逆,才导致了逐经逆行的传变。而太阳居人体之表,首先受邪,所以伤寒传经的顺序,与人体自身之气顺行的次序是正好相反的。这个观点,已经有朋友从自身实证的角度予以了肯定。

人体之气的运行,日夜不息,何以感伤风寒,仅仅日传一经,而不是一日传遍六经。这是因为,人居天地之间,对人体影响最大的是日周期。人体之气随日月运行有盛有衰,有月变化规律,有年变化规律,而都不如日变化规律表现最突出。

六经病皆有欲愈时,仲景以每日不同时辰定之,而不是以每年不同季节准之,就是因为日周期对人体一气的影响最明显。欲愈时是伤寒传经之耳目,六经病在此而解,亦在此加重,亦在此传经,视本气盛衰不同,而转归各异。因为对各经而言,每日只有一次欲愈时的机会,也就是说只有一次传经的机会,所以才会有伤寒日传一经的传变规律。

伤寒日传一经,是普遍规律,但也不是绝对的。当外界条件对人体本气的影响足够大时,一日传遍六经,一日入藏入府,也是可能的。有些烈性传染病,一旦感染,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出现入藏危证,就是一日遍传五藏六府的例子。黄元御认为直中少阴之说是无稽谬论,从传经次序上来讲是对的,但从传经时间上来讲,直中少阴更多地是反应了传经之速。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直中少阴,直中少阴应该也是存在与合理的。

黄元御对《伤寒论》的理解,高屋建瓴,层次分明,仲景而后,千古一人也。而其对营卫寒热的反复阐述,则稍嫌琐碎,白璧微瑕者也。

其论“寒伤营则营欲泄,风伤卫则卫欲闭。营欲泄而不能泄,则敛束卫气而为寒,卫欲闭而不能闭,则遏闭营血而为热。”黄氏本义为阐明寒热往来之机,而或致后学误认营卫两分之谬。

黄元御在《四圣心源》中讲,营卫者,经络之气血也。营属阴而性温升,卫属阳而性清降,分而言之则为营卫,合而言之不过一气。言营言卫者,明其升降之不同也。营卫本一,黄元御所谓“卫闭营发”、“束卫遏营”者,不过言一气之升降而已。一气不得升散则名卫闭其营,一气不得敛藏则言营束其卫。其病在卫而治在营,病在营而治在卫诸说,亦不过言治疗之升降不同而已。皆不必拘泥于其文字,当以意会之。

                                                                    李玉宾

                                                                     2009-12-2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