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svdaqwvr67 / 待分类 / 1975年云南沙甸平叛

0 0

   

1975年云南沙甸平叛

2019-05-08  小飞svdaq...

我部队参加沙甸作战是三个团:173、184和304(304是中间进攻大庄的)各一至二个营。军区是十四军四十一师,炮四师等。七月上旬开始围困,7月31日晚正式打响,由14军主攻。当时昆明军区政委周兴到场指挥。打响后金幸福带队配属前线部队。刚开始部队有些轻敌,致使伤亡较大,后经调整,发挥火力优势,部队的伤亡减少,战果增加。炮兵动用了152榴弹炮,几个齐射后周政委命令停止使用,威力太大了,从村里抬出来被此炮震的七窍流血的对方二号人物。(一号人物为马伯华,好像是开战几天后被击毙)我部一个连在运动中遭遇数百名突围的敢死队员,仅靠手榴弹就歼敌两百多名,自己无伤亡。由于十四军侦察连报务员伤亡,我们配属他们报务员两(可能是一名)名,跟随侦察兵们冲锋陷阵,回来后同我讲了很多故事,可我忘了他们的名字了,只记得回来后他整夜睡不著觉和那两只通红的眼睛。十四军侦察连是很有战斗力的连队,后来在对越作战中声名显赫,累立战功。因最早冲入村子,伤亡最大,连长是云南人。

对方也是训练有素,重机枪、迫击炮都有。其中一挺重机枪每次都打短点射,无论白天黑夜,开枪必伤人,弄得当时参加过战争的老首长佩服的很。

我听刘长信和金幸福说,那七天里他们也睡不了觉,看著迫击炮弹像老鸹一样成群飞上去,慢慢落下来,听著密集的枪声,全部神经都麻木了。

整个战斗过程持续七天,我军亡140-170余人,歼敌3000余人。中间有许多故事,如“炮轰新寨,威胁大庄”等,我营中间增援两次,受伤两人(架线兵),有一人(五连的)报告远距离杀敌一名,184团一名报务员牺牲(那时报务员们交流十分频繁,我还记得他,大个子,被鞭状天线暴露了目标)。

我们二连的全体人员,平时训练就是为了有一日报效祖国,这个千载难逢的作战任务中二连的兵没有丢我们的脸。

参加任务的战友们。向你们致敬!

当事人会逐渐写出回忆文章。

沙甸平叛记实

7月28日凌晨2点30分,已集结好的部队即将开始行动,按照平叛战斗的作战计划,各突击部队将要按时到达各自的指定位置。其中,X大队的作战任务是:从东面的两条进村的道路强行攻入,抽调X大队500人,从南面的一条进村主路攻入;XX6团的作战任务是:一是团侦察排在副团长的带领下,从西面的甘蔗地偷袭进村,二是一营、二营从西面的甘蔗地,尾随团侦察排突袭,三是团部率三营从西面的两条进村的路攻入,四营作为团预备队;XX4团的作战任务是:一营、二营从北面山岗突袭,四营从南面的一条进村路攻入,三营作为团预备队。

无线电报务人员的通信保障任务是:由我和肖振海作为主台,负责与X大队指挥部、XX4团、XX6团,XX军侦察连、喷火连建立联络关系,我连其他报务人员,都是作为主台,分别与后方指挥部、省工作组、X大队的12个连队建立联络关系,8团的14名报务人员,分别配属到X大队的12个连队。

我前指的推进路线是,将进入的指挥位置,需要穿过一片开阔的稻田地,迅速到达距沙甸200米的一个低洼处。凌晨3时,各突击部队向各自的指定位置悄然推进。

当前指一行走到稻田地的田埂上时,听见沙甸方向传来急促的敲锣声和枪声,而且枪声越来越密集。突然,我听到走在我前面的某集团军作战处的陈参谋喊了一声:唉哟。就倒在稻田地里,我们围上去看,只见陈参谋手捂着左小腹,血已渗透出来,原来,是流弹击中了他,左副部长从前指警卫排派出两名战士,迅速送到后方,部队继续前进。我们到达前指的指定位置后,我很快收到XX6团的报告(我是前指的主台,指挥XX6团、XX4团、九大队的12个连、14军侦察连、喷火连),XX6团副团长率团侦察排突进村庄后,除一名班长、一名战士跑出来外,副团长及侦察排29人全部牺牲。这个副团长年仅26岁,是老中青结合上去的干部。随即,各突击部队纷纷报告各自的进展情况。九大队进攻受阻,伤亡12人;XX4团2个营从北面山岗进攻,遭到驻北面山岗守军的强烈抵抗,没有任何进展;XX6团2个营从甘蔗地偷袭成功进村后,倒成了沙甸人的活靶子,高房工事、地道各射击口,火力的相互支援、相互配合,抗日战争时期的地道战,在这里重现了,这两个营抬着伤亡人员,很快撤离了村庄。时间过去了7个小时,各部队的攻击没有任何进展。这时,左副部长通知我,让我向各部队传达前指的命令,命令各部队停止进攻。

29日上午9时,驻滇某集团军调来的6门152加农炮开始试射,试射了6发炮弹后,省工作组的广播开始广播了:要炮击了,让老乡们赶快离开村庄。只见有不少的老人、年龄略为大的妇女、小孩,赶着牛、羊,有的还扛着缝纫机、自行车、行李离开了村庄。省工作组,成立了专门的收容机构。

11时,6门152加农炮发出了怒吼。炮击30分钟后,广播又开始喊话,内容还是让老乡们迅速离开村庄。每次炮击前,都要广播一下,这样跑出来不少的老乡。

沙甸的武装力量战斗力是很强的,他们利用坚固的防御工事,顽强的抵抗着。由于152加农炮的杀伤力很大,马伯华等人考虑做突围的打算了。8月1日早上7点左右,约有200多人的武装人员,朝我前指的方向开始突围(前指距离沙甸仅200米,而且还是一片开阔地带)。前指的一位作战参谋,发现了朝我方向企图突围的沙甸武装人员后,边开枪示警,边大声喊叫:xx冲出来了。这时,左副部长命令前指警卫排和所有人员冲向阵地,顿时,枪声响成一片。这次的防御阻击战,相持的时间并不长,我前指的左翼、右翼的部队也得到命令,一是迅速赶来增援,二是分别从前指的左、右翼向突围之敌进行打击。在我猛烈火力的打击下,马伯华的突围计划失败了,扔下了几十具尸体,剩余人员撤回到村庄。在炮火的掩护下,我各突击部队逐步攻破敌的防御,XX4团的两个营,首先冲向北面的山岗,消灭了守卫北面山岗的120人的守军,从北面突进了村庄。XX4团、XX6团、某集团军的侦察连、九大队也分别从东、南、西突破了敌防御阵地,占领了有利地形,并逐步向村庄的纵深攻击。

在进攻的过程中,各部队还抓了不少俘虏。XX6团抓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年轻姑娘,由于仅收缴了看得见的武器,没有仔细搜身检查,这个年轻的女子,抱住了两名战士,拉响了藏在私处的炸药块,与这两名年轻的战士同归于尽。前指下令,凡是抓获的俘虏和投降人员,不管是男女老少,都要认真仔细的搜身,以防止这悲剧的发生。

开始,我突进村庄的部队进展并不顺利,马伯华与我打起了巷战,他们利用还没有被我轰炸破坏的地道、高房工事,与我周旋,顽强能抵抗着。由于部队已攻进了村庄,152加农炮就发挥不了作用了,这时,火焰喷射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火焰喷射器摧毁高房工事效果特别好,在我强烈的打击和攻击下,对方的抵抗能力越来越弱了,枪声逐渐的平息下来。

8月3日上午9时30分,我各突击部队,已全部占领了村庄,突入村庄的部队、后又从某集团军调来的一个团的部队,分别对村庄内、对村外的稻田地、甘蔗地进行拉网式搜查。马伯华反叛集团的核心成员10人,其中有3人被俘,其余都被击毙,马伯华的尸体,是在一段被炸毁的地道里找到的,在马伯华尸体旁,还有5位全副武装的年轻女子的尸体,他们都是被152加农炮炸死的。

8月3日下午15时,前指最高指挥员,KM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左副部长宣布:沙甸平叛战斗结束,除某集团军XX6团驻守沙甸外,其余突击沙甸的部队迅速撤离村庄,返回驻地休整,清查人数、清点武器弹药、救治伤员、处理牺牲人员的后事。省州县工作组组长、云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宣布:工作组全体人员即日进驻沙甸,处理善后事宜。

在我参加沙甸平叛战斗的突击部队向沙甸突击进攻的同时,负责监视文山、开远、建水、蒙自、通海方向的基地8团、304团、某集团军的3个团,共堵截近2万辆马车,近20万人向沙甸增援的队伍,从而保证了沙甸平叛战斗的顺利进行。

我8团无线连报务员聂XX(名字忘了,只记得是71年入伍的保定兵,),在这次战斗中,他配属X大队一营一连,在他随一连向村庄突进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聂XX光荣牺牲了。聂XX牺牲后,官四明补充上去了,我只记得他是从连队补充来的。

总结这次沙甸平叛战斗的情况,教训是深刻的:一是对敌情况掌握不够,特别是对村庄内的立体式防御工事不掌握;二是对沙甸的地下兵工厂的生产能力完全不了解,没想到自我武装、自我保障的能力非常强;三是轻视了马伯华反叛势力武装集团的战斗力;四是一般群众对我的仇视那么深,估计分析不足,造成了我不必要的伤亡;五是没想到马伯华反叛集团对抵抗我武装进驻,准备的那么充分。

原计划3个小时的作战计划,没想到打了7天8夜。战斗结束后,我被李TL参谋及其他战友送到了140医院,不是因为受伤住院,还是因为嘴馋瞎吃,造成了较为历害的腹泻,住进了140医院。

都是嘴馋惹的祸

75年7月28日凌晨3点,已经围困沙甸两个月的部队,接到上级的作战命令,开始向沙甸推进,彻底解决已经拖了近两年的所谓的矛盾问题,上级要求我们,3个小时内解决战斗,也就是说,在天亮前,战斗必须结束。可没想到,作战方案制定的3小时的平叛作战计划,却打了7天8夜,这主要是对敌情估计不足。

在这之前,我们9大队(根据上级指示,基地抽调2000人的部队,参加配合省、州、县400人的工作组进驻沙甸,此任务交给了刚从老挝回国的179团,通信方式以无线话务为主,通信设备是硅两瓦,基地通信处组织实施指挥,由通信营二连抽调思想好、技术过硬的报务人员保障,对外番号,统一称为9大队),5月18日9大队进驻鸡街。从进驻到7月28日的平叛,我们在那里驻扎了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多月里,虽说形势紧张,但我照样没有放弃对吃的追求。

在围困沙甸的两个多月里,虽说气氛很紧张,采取了3次强行进驻沙甸的行动,但都没成功。每天的工作就是学习政策,其他就没什么事了,很清闲。吃的不错,因为我们执行的是作战任务,吃的是三类灶的伙食标准,另外每人每天还补助两毛钱。但由于是在回民地区,不允许吃猪肉,供应部队的副食,全都是牛羊肉,鸡、蛋、鸭、鱼等。战友们知道,不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都没有猪肉香。像红烧肉、扣肉、粉蒸肉、红烧猪肘、烧蹄花等,更是我的最爱。吃惯了猪肉的人,长时间没有猪肉吃,那也是会”发疯”的。

实际上,这种感受,不仅是我一个人有,其他的战友们都有此体会,只是感受的强弱不同罢了。我就发现肖振海也喜欢这口,他老是在说,这肉不香,没有红烧猪肉好吃的话。

这天,我约上肖振海(69年的河南兵,后复员到河北的一个什么油田)上街,想找个地方解解馋,我和肖振海编了一个冠勉堂皇的理由,向李体林参谋(李体林是基地通信处参谋,是平叛部队通信组织的最高指挥员,李体林后调武汉二炮指挥学院,任至院长,正军职,少将军衔,现退休在北京休息)请假。到了鸡街的街上,我俩的目的性很明确,就是找猪肉吃。

当时是非常时期,为了避免与回民发生纠纷,汉民开的餐馆,一般不再做有猪肉的食品出售,以防回民故意找茬。我和肖振海在鸡街转了半天,也没发现有哪个餐馆敢做猪肉的。正在我和肖振海失望准备返回驻地的时候,肖振海看到一个很小的餐馆,我们就走进去问:老乡,有什么吃的吗?老乡说:有啦,要那样?我说:有那样?老乡说有这、有那,就是没说有猪肉,我直接就问了,有大肉没有?老乡看到我们是当兵的,点点头,小声的说:有啦。不大一会,老乡端上一碗红烧肉,就在我们快吃完的时候,进来了5个老乡,这时,我看到餐馆的老板见到这5个人非常害怕,我想,这下可坏了,这5个人是回民,可能要出事。我赶快将没有吃完的红烧肉,端起来,进到厨房,但这5个人巳经发现我们吃的是猪肉,其中的一个人冲到餐馆老板的面前,左手卡住餐馆老板的脖子,右手朝餐馆老板的左胸打了一拳,并狠狠的说:谁让你买大肉的?这时,我和肖振海上去,拉开了他俩,并说:你这是什么规距,你们回民不吃大肉,难道还不让我们吃吗?有什么事好说吗。正在我们相互拉扯,双方出拳动腿的关键时刻,9大队的巡逻队一行15人正巧巡逻到小餐馆门口,听到里面有吵闹声(9大队每天同时派出4个巡逻队,每个巡逻队15人,主要是维持鸡街的社会治安,化解纠纷),巡逻队的到来,制止了这场可能要酿成大祸的事件。

如果说,此事要汇报上去的话,我和肖振海可能要彻底完蛋,因为在当时,沙甸的性质是按内部矛盾处理的,争取矛盾的和解是头等大事呀,民族矛盾之间的事可是无小事的。

这件事,除了我和肖振海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一直隐瞒到现在,反正保密期已过,就算是揭密吧。

战友们,这是不是又是嘴馋,差一点酿成的天大的祸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