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出窍KKK / 文章 / 亡命之徒

分享

   

亡命之徒

2019-05-10  灵魂出窍K...

生存的故事,是从来没有美好可言的。

人类社会还会为了争夺利益,拼得面红耳赤, 对于动物来说,没有法律道德约束,更显得残酷一些。

地球上的生命,无一例外,都比人类明白弱肉强食是怎么回事。

纪录片《水深火热的星球》把这个真相赤裸裸地撕开,展示在了人类面前。

在那些高山草原、丛林海洋,你绝对想不到的人类禁区里,无时无刻不上演着厮杀、拼搏、绝境、反攻的残酷游戏。

亲情,举步维艰。

在非洲的丛林中,一只母汤氏瞪羚刚生下幼崽,这只小东西还很虚弱,虽然能站起来,可连走路都勉勉强强。

可是命运的戏剧性在于,往往会在最弱的时候,在悬崖边推你一下,在它们面前,出现了一群猎豹。

母汤氏瞪羚刚刚成为母亲,就要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

猎豹会追逐运动的猎物,幼崽的速度比不上母亲,必须保持原地不动。

母汤氏瞪羚不能待在原地,它的个头太大,会暴露坐标,最严重的代价是母子都成为食物。

它只好尽力舔舐掉幼崽身上的羊水,然后选择慢慢走开。

留在原地的幼崽,只能在猎豹的一步步逼近下,尽力压低脑袋,卧倒不动,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幼崽需要哺乳,更糟的是身上的羊水招来了一群苍蝇,一有不慎,就会被猎豹发现。

场面很紧张,猎豹与幼崽擦身而过,但是结局让人意外。

猎豹意外发现了一只小水羚,飞奔过去捕食,小汤氏瞪羚,以另一条生命为代价,最终得救了。

爱情,更是个极度奢侈的东西。

在远海,北太平洋的某处,一只雌性绿海龟已经独自生活30年了。

它好不容易找到食物才存活下来,前30年从来没离开这里,但是因为繁衍的本能需求,这次,需要迁徙到遥远的马来西亚。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旅程,因为在绿海龟中,雄性比雌性的交配频率多出四倍,每只雌性绿海龟出现,都会激起一场混战,它也不例外。

本来在到达目的地后,它已经找到了结合的对象,可以度过美好的一天。

可其他雄性打算继续争夺交配权,在交配的过程中,插足者开始疯狂撕咬。

雌绿海龟在面对追求者争斗的应激状态下无法呼吸,想要浮出水面透气,可是雄海龟没有放弃,拽着她坠入海底,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还好,过了一会儿,其中一名追求者放弃了,雌绿海龟拼尽全力向上浮动,终于露出水面呼吸。

接下来,雄性海龟离开她,孤独的雌绿海龟带着繁衍的使命,继续寻找温暖的海域,又是一场全新的磨炼。

最惨的是,它们必须不停地寻找食物,事关生死,饥饿,永无止境。

在喜马拉雅山的海拔4800米的位置。

天寒地冻、荒无人烟,人类在这里生存会感到呼吸困难,可一旦换成了动物,这儿就是它们的家园。

为了生存,它们要拼尽全力,不管有多艰难,也无所畏惧。

这只在山地里行走的雪豹,已经饿了很多天了。

如果它想要吃上饭,必须得搜寻200公里的领地。

可这处山坡土地干旱荒芜, 中午的温度能达到19摄氏度,这些对它来说都是负担。

在这几天里,它不断潜行、觅食、搏斗,经过一轮轮重复,却最终失败。

它在捕捉岩羊的时候,因为动作提前了一点儿,再加上天气太热影响发挥,只能在半途中看着岩羊逃走,继续等待着下一次机会。

喜马拉雅山的冬季尤其寒冷,冰天雪地,万物冰封。

在别的动物眼里,这是噩耗,因为寒冬来临意味着它们随时会在暴风雪跟雪崩中丧生。

可雪豹能抵抗低温,这时候它们更乐于出来打猎,而这次也许是它生命中最惊险的一趟旅程。

它跨过一条宽宽的沟壑追捕藏羚羊,等飞扑过去的时候,却掉进另一侧的悬崖。

在坠落期间,它们两个狠狠撞击在岩石上扬起尘土,又翻滚着从斜坡上滚下来。

在这九死一生的时刻,雪豹紧紧咬住藏羚羊的脖子,它还没有放弃猎物。

也许最后的结局是两者葬身峡谷。

不过出人预料,雪豹活了下来,在空地上享受着好不容易得来的美食。

但代价是它的身体受到重伤。

在朝不保夕的自然界里,弱者意味着被淘汰,如果再遇上敌人,以它的身体很难全身而退。

不过就在三天后,它轻轻松松地出现在人们面前。

飞跃捕食眼前的鸟类,甚至不久以后,还找到了女朋友。

跨越大陆海洋,在北极圈以内的格林兰高山地区,一家白颊黑雁在这儿筑起了巢穴。

由于全球变暖,今年的春天来得更早, 很多鸟巢都毁掉了,它们家算是幸运者,好不容易才完成迁徙来到繁殖山地。

它们太累了,在抵达的时候就已经精疲力尽,之后雌鸟连续25天孵卵,还失去了30%的体重,三只毛茸茸的幼崽,才幸运地破壳而出。

可对于它们即将面临的难题,这都不算什么,两位父母面临的,是个有关存亡的计算题:

它们为了避开天敌,在120米高的风柱最顶端筑巢,三只幼崽无法轻易离开;

青草跟水源都在1.6公里以外的小河边,去了之后,成年白颊黑雁很难飞回巢穴喂养幼鸟;

如果雏鸟在36小时内没有吃东西,那就会饿死,而幼崽们还小,在一个月后才能学会飞行。

这几乎是个无解的问题,只能用冒险来解答,过程也注定非常艰难。

幼崽们必须学会在艰难中成长,为了活下去,它们要从悬崖上下来。

父亲最先示范,张开双翅,轻巧地起身,飞到远处的石柱上,但是幼鸟们没有关注,从本能上来说,它们还是追逐母亲。

妈妈走到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接着母亲在悬崖峭壁间站稳,飞了出去。

其中一只幼崽跟上,从120米高相当于40层的高度坠落,两只小翅膀在凛冽的风中震动。

在经过长长的近十秒时间后,它撞击到了一块凸起的岩石,在翻滚过后掉到了地面上。

如果没有意外,它可能会就此失去生命。

不过还好,这次运气站在它那边儿,幼鸟扑棱着翅膀站了起来。

但是更大的危险也在等着它。

远处等着的老鹰飞来,在跟雌白颊黑雁打斗的间隙,趁着对方没注意叼走了雏鸟。

现在,白颊黑雁的孩子只剩下两只了。

第二只雏鸟紧跟同伴的步伐一跃而下,它选择的是山峰背面,这里岩石更多,它没能避开。

只能在一次次跟坚硬石块的撞击中,葬身于悬崖。

最后一只雏鸟,同样张开翅膀爪子飞下去。

它在降落的过程中,撞击到两次岩石,期间卡在了石头缝隙里,接着滚落到堆满积雪的山坡。

在崖底,白颊黑雁跟着幼崽滚了下来。

最终,只有它活了下来,随着父母去水边寻找食物,终于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对动物来说,食物是第一要素,这是活下来的希望,往往要通过激烈的厮杀才能获得。

可不只是这些,他们的世界遍地危机,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生命的降生跟消失,在这里都是小事儿。

多的是一不小心满盘皆输,它们必须要小心翼翼,不然时刻都会陷入残酷的绝境。

就在人类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美洲豹女与凯门鳄鱼曾展开过生死搏斗,这场猎杀者间的对决,以体型娇小的豹女胜出;

雨林中,就像生化危机里的T病毒,真菌让蚂蚁成为行尸走肉,控制着它的大脑,让蚂蚁回到巢穴间接感染了整个蚁群。

在动物的世界,谁都在守卫自己的家园,以堵上生命的荣耀展开一场场对决。

生死存亡,命悬一线,没有例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