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湖微波 / 写作指导 / 南京市2019届三模作文解析(附例文)

0 0

   

南京市2019届三模作文解析(附例文)

2019-05-10  山湖微波

南京市2019届三模作文试题

21.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有人说,无限风光在险峰;有人说,寻常巷陌亦风景。发现风景,欣赏风景,关乎阅历,关乎眼界,关乎胸襟。

试题解析

本题是三种作文命题模式的结合体。

01

观点碰撞式

前一句两个“有人说”对“风景(风光)”在何处的问题提出了对立观点。这类似2014年江苏高考题:

有人说,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只有青春是不朽的。

也有人说,青年人不相信有朝一日会老去,这种感觉其实是天真的,我们自欺欺人地抱有一种像自然一样长存不朽的信念。

本题首先要明确核心:风景

“风光”一词本具有多义:1景色名胜(我所见物象);2光彩体面(人所见我);3繁华境况(我所体验)。既然有另一句“有人说”搭配,只能取“风光”与“风景”的交集,物质层面为风景名胜,精神层面为生活境遇。就写作而言,自然以后者为高。如能由眼所见上升到心所感,就是艺理兼具的好文章。

其次要观察分歧点:险峰 vs 寻常巷陌

险峰:高级、辽远、危险、挑战、超越……

寻常巷陌:平常、狭小、平稳、安处、停驻……

这引导我们去比较所处地位、从事的事业、生活面的宽窄等对于所见风景的影响。

因为有“亦”字,材料默认两种风景并存,甚至可以同时拥有。所以本题不要求进行破彼立此的驳论,可以任选其一作为主题,写一种高处或地处所见的风景即可。或者说,只要写出某种生活状态下可以体验到的有价值的事物,就算切题。

02

观点陈述式

后一句,“发现风景,欣赏风景”为主语,“关乎”引出三个宾语,组织成概念之间的逻辑关系,成了一组判断。这类似2016年江苏高考题:

俗话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有人却说:有话则短,无话则长——别人已说的我不必再说,别人无话可说处我也许有话要说。有时这是个性的彰显,有时则是创新意识的闪现。

这种试题的审题,重在把握概念间的关系。

本题“关乎”可以有两种理解,使前后半句有两种逻辑关系。

1.关乎 = 影响到

得出观点:发现、欣赏风景的行为,会影响到阅历、眼界、胸襟。

由此可以写要多观察生活、多体察他人,由此丰富自己的阅历、提高自己的眼界、开阔自己的胸襟。

2.关乎 = 与……有关

得出观点:发现、欣赏风景的能力,受阅历、眼界、胸襟的影响。

由此可以写不同阅历、眼界、胸襟所见风景不同,风景不在眼前而在心中,或要见风景先拓心胸。

就语法规则来说,前一种理解更为自然;就立意深度来说,后一种理解更易出彩,因为前者是判断价值,老调高唱即可,而后者在追索原因,需要理性分析。

03

核心概念式

因为前后有了两种试题模式,主题上前者聚焦客观,后者聚焦主观。搭配之后,两个话题焦点互相抵消,就取消了方向限定,只剩下“风景”一个核心概念了。所以整道题更像2018年江苏高考题:

花解语,鸟自鸣,生活中处处有语言。

不同的语言打开不同的世界,音乐、雕塑、程序、基因……莫不如此。

语言丰富生活,语言演绎生命,语言传承文明。

这样,只要文章写到“风景”,就算切题。又因为“风景”喻指宽泛,只要有价值的事物均可指为“风景”,所以本题几乎什么都能写。写得再云山雾罩,只要结尾加上“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世间最美的风景”,就保险了。

命题如窄,可迫使考生与试题立意狭路相逢,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命题如宽,则考生立意难免保守、庸常,各陈其才,各安天命,高才捷足者也不至埋没,所谓“寻常巷陌亦风景”。看到试题里的风景,写出试题里的风景,靠的终究是阅历、眼界和胸襟。

参考例文

我们下面选择了三篇以往发布过的我校优秀作文,稍加改造,即可适用于此次作文,供大家参考。(补入的文字加“()”,删去的文字加“——”)是否切题,请大家讨论。

其实 风景)很美

吕奇梦

金中2014级,写作本文时为高一学生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今年暑假,告别了初中,再一次来到西塘----这个我心中的人间圣地。

小时候长时间呆在老家,没有城市的繁华,没有游乐场的陪伴。虽然有人说老家是个小桥流水人家的地方,但我始终认为那里的生活十分单调,每天都在无聊中度过。可置身于喧嚣的城市久了,也难免会向往起人们说的那些清新宁静的地方。

真是天公作美,来到西塘的第二天,便飘起了连绵小雨。在这样闷热的天气下,一场雨的洗礼,似乎给游客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惬意。人们穿梭在雨巷里,桥上的行人络绎不绝,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就此产生了。

我和爸妈手挽着手漫步在河两旁的过道上,看见一家馄饨店,不时飘来阵阵香气。我转过脸:“妈,肚子饿了,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吧。”妈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我们进去之后,挑了一个最好的位置。老板娘是本地人,她热情地给我们端上热腾腾的馄饨。我抬起头,看着雨滴沿着屋檐顺势滑落,滴在地上的积水中,绽放出漂亮的涟漪。一望无际的小河上,一条渡船行驶在中央。我看着他焦急地撑着船桨,是想躲过风雨,还是家中有人等待他的归来?倘若是我,估计会在船上多呆些时候吧。好好欣赏这里的风景,那如画般的美丽。

时间总是在指缝中悄悄溜走,不知不觉到了晚上,生平第一次与父母一起进入一家酒吧。这里的酒吧异常安静,丝毫不是我所认为的样子。那里像是世外桃源。坐在窗旁边,头倚在透明窗上,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仿佛自己身处另一个世界。

到了晚上,那是小巷里已没有什么人,幽静到漫无边际。耳旁只传来三个人的脚步声。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场景如此熟悉?思绪被带到几年前,那是我还在老家,我们一家三口经常吃过晚饭去散步,归家时也已很晚。

“爸,妈,我们哪天回老家看看吧。”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破这小巷原有的宁静。

“好啊,我也正想着这事呢,从浙江回去我们就回老家吧。”

听到爸妈的应允,就像孩子被人抢走的玩具突然失而复得一样,莫名地心安起来。

西塘的一切都太像老家。这里的风景清新脱俗,老家也是;这里的人热情好客,老家也是。

其实(风景)很美,其实西塘很美,其实老家很美。对我来说,你就是人间四月天。

自然风景的语言

潘廷婷

金中2017级,写作本文时为高一学生

花解语,鸟自鸣,万物有情皆有言。我们所有人似乎总是在寻找,寻找一处能给自己带来独特感受的自然风景,并感知它们身上宝贵的无言。

(有人说,无限风光在险峰;有人说,寻常巷陌亦风景。我要说,自然风景在诉说。)

漫步校园,虽说已是名义上的夏天,但天气依旧阴晴不定,时冷时热。譬如现在,徐徐的风中带来丝丝凉意,周遭寂静可怖。

无所事事地走着,脑中放空,脚步更缓。一抬头,不禁停驻。

面前是一棵樟树,是校园里树龄最大的一棵。树叶呈墨绿色,层层叠叠,向远处伸展。微风拂过,墨绿的叶子随风震颤,似在诉说着什么,不断安抚着我沮丧的内心。

我一下子似乎有一种陌名的感伤与惆怅。也许这就是能触动我心灵的最美的自然风景。惠风和畅,微风中的樟树,却能用无声的语言将我内心的一切情感抹平,引导着我的心随它而动,随它而思,随它而想。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正是来源于自然语言的力量。

记得一位作家曾说过:“人是社会的,但首先是自然的,自然永远是人类的栖息地。”诚然,身边的自然风景总是给我带来不同的情感体验,让我认识整个世界,带给我精神的力量,从而让我更钦佩自然身上宝贵的无言。自然的伟力如破晓之钟,划破灰暗的迷雾,给我们带来丰富的精神盛宴;而自然风景的语言,如不见其形的微风,低声的倾诉,抚平内心。与自然相伴相知,即使无言,也让我感受到了千万语言。

三毛曾在《撒哈拉的故事》中说过:“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料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漫漫的黄沙,无边而庞大的天空,自然浩瀚、澎湃的力量,注入女子的内心,流淌于字里行间。此时,大自然的语言,正如那无穷无尽波浪起伏的沙粒,倾诉着三毛内心的思念。她与撒哈拉所有自然风景相遇、相知。大自然倾吐出的语言,便是她内心的语言。

自然风景不是沉默的,无言在人们心中也会变成千万言。心灵的磁盘在自然中感受到强烈的磁场。正是因为自然始终在悄无声息中向我们倾诉各种语言,使情感历久弥新,永不消散。

感谢自然风景的所有语言,自然永远是人们心中的一道福祉。

门前风景雨来佳

顾敏妍

金中2015级,写作本文时为高三学生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曾吟咏过“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的隽永诗句,向往之际,不由扪心自问,我们对于大自然(风景)的现象惊喜与赞叹,竟何时在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里湮灭殆尽?

惊喜(风景)的缺失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想象力的匮乏。李煜“自古人生长恨水长东”的精美诗句早已成了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甚嚣尘上的抄袭事件,于正、唐七公子等名字活跃于各大新闻上,痛斥着我们想象力的缺失和思想的枯燥。

听说过一则故事,有一位心理学老教授招学生时总把第一名划掉,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学习者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苦大仇深”型,用他们通宵达旦废寝忘食的学习,为了掠夺更好的生存资源,他们的学习成绩十分优异,却往往为了更好的生存资源而放弃关注其他。而另一种,“乐观型”的人,却为发现惊喜(风景)而学。他们的眼睛宛若婴儿,清澈明亮,对所有的东西怀着一颗惊喜好奇之心,他们有所追求,“固执己见”,也许他们并不是最出色的,但他们更适合成为我的传承者。这样选人的正确性暂且不论,但它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惊喜(风景)的缺失会让我们像浮萍一样飘荡在这个社会上,麻木不仁,功利且贪婪。而惊喜(发现风景,欣赏风景),才是动力的源泉。

惊喜(风景)那样美好,却在离我们远去,恍惚间,我找到了罪魁祸首——快速且焦躁的现代社会。我翕然发现,那个鲁迅《社戏》里描写的农村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种种农家乐;孩子们的童年也不再是弹弓、鱼竿和烧山芋了,取而代之的是唯利是图的补习机构和种种技能的培训班,那些艺术,何时竟成了苍白的技能“二字”,成了父母口中骄傲的资本?焦躁的父母将焦躁传给了子女,功利主义像一块纱布遮住了人们的双眼,更像堕胎药,打掉了惊喜(风景)这个可笑(脆弱)的孩子。

我悲观却不绝望,因为惊喜(风景)还在夹缝之中求生,惊喜(风景)还镌刻在书籍上等待我们去寻找。“门前风景雨来佳”的美景将萦绕在我心间,指引着我。

 征稿启事 

诚邀各地师生投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