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嵇康之死:一桩由兄弟的女人引爆的诡异血案,背后却另有政争隐情

2019-05-12  八面楚风

魏晋之际,一位闻名海内的名士,因一桩迷奸案而锒铛入狱。尽管他并不是施害者,甚至也不是案件当事人,纯粹因为朋友两肋插刀,而被牵连入狱。

令人诡异的是,他最终竟莫名其妙地被处死。他的朋友本是受害者,竟也因此事最初被判流放,后来更是莫名其妙地被一并处死!初级施害者竟是死者之一的“朋友”!更是另一位死者的“兄长”!!终级施害者,则是专擅朝政的司马昭!其间还夹杂无耻小人钟会的撺掇、挑唆、进谗。事情之错综,隐情之诡异,超出常人所思! 

一、嵇康案的受害者

此案的第一位受害者,是一位徐姓女士。若非此案,她可能在史书上都留不下姓氏。

徐氏虽然寂寂无闻,但她的丈夫,却是魏晋之际的一位名士,也是此案的第二位受害者——吕安。

在魏晋之际的玄学名士群体中,吕安并不是大名鼎鼎之辈,至少不像“竹林七贤”那样在当时和后世如雷贯耳、名垂千古。

竹林七贤

吕安(?—262年),字仲悌,小字阿都。曹魏兖州东平人。是镇北将军、冀州牧吕昭次子。吕安事迹虽史无详载,但他与此案的第三位受害者,当时大名鼎鼎的“竹林七贤”之一嵇康,却是莫逆之交!他们二人流传至今的交往故事,都成为朋友间交往的经典典故。如“相思命驾”,说的是嵇康、吕安虽相隔遥远,但“每一相思,千里命驾”。后人遂用“相思命驾”,称颂挚友间的思念、拜访及深情厚谊。“吕安题凤”则是吕安未事先与嵇康相约,便来拜访嵇康。不巧,嵇康外出。嵇康的哥哥嵇喜(即被阮籍施以白眼者)热情地招待吕安。吕安不屑与嵇喜交谈,遂在嵇家门上写一“鳳(凤的繁体字)”字后离开。嵇喜开始很高兴,认为吕安夸赞他是人中龙凤。嵇康回家后,告诉哥哥,“鳳”字乃凡、鸟合体,是吕安嘲讽嵇喜之字。后人概括出“吕安题凤”一典故,比喻造访不遇。

此案的第三位受害者,则是“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224年—263年)。嵇康,字叔夜,谯国铚(zhì,今安徽宿州西南)人。有奇才,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天质自然。恬静寡欲,博览群书,通闻博识,长大后,喜好《老》《庄》,经常谈论养性服食事,著《养生论》;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喜欢弹琴咏诗。后娶沛王曹林之女长乐亭主,拜中散大夫。故后世称其“嵇中散”。

嵇康

嵇康本性率真洒脱。他与山涛俱列名“竹林七贤”,本为莫逆之交。山涛是司马懿的妻子的中表亲,故而仕途通达。他崇拜嵇康,就推荐嵇康为官。嵇康大怒,写信给他,即《与山巨源绝交书》,宣布与他绝交。

赵孟頫《与山巨源绝交书》

此事因这篇点击量10w+的爆文,闹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山涛的尴尬、难堪,可想而知!搁今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二人无非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嵇康被处死前,还是将10岁的幼子嵇绍托付给山涛,而不是哥哥嵇喜,或其他朋友抚养。嵇康还对儿子说:“巨源(山涛字巨源)在,汝不孤矣!”山涛也确实没有辜负亡友的重托,终将嵇绍培养成名垂千古的一代忠臣!

二、嵇康案的施害者

此案的第一个施害者,是吕昭的长子、吕安的哥哥吕巽。吕巽,字长悌,也是魏晋之际一位名士,与嵇康也是好友。曾任司马昭长史。

此案的第二个施害者是钟会。他在此案中表现出十足的小人卑鄙、龌龊嘴脸,令人作呕。也令后人深刻体会了“宁可得罪君子,也勿得罪小人”确为亘古不移之真理!

钟会(225—264年),字士季,颍川郡长社(今河南长葛县)人。曹魏太傅钟繇幼子。他的经典典故,就是幼时朝觐皇帝时,哥哥钟毓说的是“战战兢兢,汗出如浆”,这是常人紧张时的本能反应;他说的是“战战兢兢,汗不敢出”,遂有“神童”之誉。

钟会剧照

与父亲忠心耿耿扶保大魏不同的是,钟会这位高官家庭出身的“官二代”,竟很快拜伏在专擅朝政的司马氏脚下,成为司马昭的心膂谋士。后来,他与邓艾率兵灭蜀,又设计铲除邓艾。他意欲进与司马氏争夺天下,退则割据四川称王。谋策失败,被乱兵所杀。

此案的第三位施害者是司马昭。他继父亲司马懿、哥哥司马师之后,专擅曹魏朝政,致使曹魏傀儡皇帝曹髦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之语。不甘被操纵的曹髦奋起反抗,被司马昭弑杀。

《军师联盟》里檀健次饰演的司马昭

三、案件始末

吕安的妻子徐氏貌美,大伯哥吕巽久已垂涎三尺。“某虫上脑”的吕巽不顾兄弟情义,不顾名士身份,不顾伦理和舆论,做了一件某大哥说的“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他趁家中无他人之际,用酒将徐氏灌醉后,趁机奸污了徐氏。

吕安回家后,徐氏向丈夫哭诉此事。吕安大怒,到官府告发吕巽。他又将此事告诉知己嵇康,寻求帮助。嵇康安抚吕安说:这毕竟是家丑,不宜外扬。为吕家的名誉着想,还是撤诉吧。

吕安听从了嵇康的劝告,撤诉了。不料,心怀鬼胎的吕巽却猪八戒倒打一耙,向官府诬告弟弟吕安屡屡掌掴母亲,犯有不孝之罪,请求严惩。并利用自己任司马昭长史的身份,到处疏通关系,办成此案。“有理无钱莫进来”的官府自然不问青红皂白,将吕安逮捕下狱,判流放之刑。

嵇康得知此事后,异常愤怒。于是又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篇《与吕长悌绝交书》,详叙此事来龙去脉,宣布与吕巽这种“损弟+损友教”禽兽不如的教主绝交!吕家的这桩糗事,吕巽的无耻败伦,迅即借助此篇100w+的爆文,传遍海内。

《国家宝藏》里袁弘饰演的嵇康

四、政治权争与迫害

至此,这还只是一桩普通的因迷奸案引发的家庭、朋友间的诉讼与纠纷。不济,吕巽大可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徐氏头上:或者说徐氏狐媚,主动勾引大伯哥;或者说双方你侬我侬,你情我愿……反正查无实据!再不济,也可像某大哥一样,轻飘飘一句“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就可轻松地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这桩风流案,或许会一时成为热搜头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久而久之,自然就会在人们的记忆中慢慢淡弱。再利用自己的权位,制造点公益啥的噱头,巽哥也会很轻松地“洗白”。

问题的关键是,曾被嵇康鄙视,久已怀恨在心,寻机报复的小人钟会,却从此事中,发现了报复的绝佳由头。于是,一桩普通的民事纠纷案,迅速“上纲上线”为一桩政治刑事案。

嵇康“得罪”钟会事,《晋书·嵇康传》有载:“(康)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颍川钟会,……精练有才辩,故往造焉。康不为之礼,而锻不辍。良久会去,康谓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会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会以此憾之。”对大大咧咧的嵇康来说,三观不合,如此对待无耻背叛父辈的“官二代”,无甚不妥;对心胸狭窄的钟会来说,这恐怕不是用“憾”可以掩饰的尴尬和愤怒,这简直就是叔可忍婶不可忍的人生大耻!

钟会:怎么弄死嵇康呢?

嵇康与曹魏皇族联姻,在朝野享有崇高的名声与威望,不与司马氏合作的政治态度,或许久令司马昭如鲠在喉,忌惮不已。善于揣摩司马昭心意的钟会趁机进谗:“嵇康,卧龙也,不可起。公无忧天下,顾以康为虑耳。……康欲助毌丘俭,赖山涛不听。昔齐戮华士,鲁诛少正卯,诚以害时乱教,故圣贤去之。康、安等言论放荡,非毁典谟,帝王者所不宜容。宜因衅除之,以淳风俗。”司马昭遂杀嵇康、吕安。

文史君说

“交友要慎重”,“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这是嵇康和吕安付出了血淋淋的生命代价,告诫世人的至理名言!吕安不幸,有吕巽这种败坏人伦的“兽兄”!嵇康不幸,交往了吕巽这种厚颜无耻的“兽友”,又“得罪”了钟会这种心怀叵测和龌龊、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小人。恰逢魏晋嬗代之际,禁忌网布,言语无意而动辄获罪者,不知凡几,“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那个人妖莫辨、是非黑白颠倒的荒谬时代,终将见义勇为的嵇康、蒙受爱妻受辱巨耻的吕安,推上了断头台;也将口头上“服膺儒教”,实际上败坏礼教的司马昭、钟会、吕巽等伪君子真小人,永久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参考文献

1.  (南朝 宋)刘义庆编、余嘉锡笺疏:《世说新语笺疏》,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

2.  (南朝 梁)萧统编、(唐)李善注:《文选》,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

3.  (唐)房玄龄等:《晋书》,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

4.  王仲荦:《魏晋南北朝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

5.  白寿彝总主编、何兹全主编:《中国通史》(第五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