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李白徐凝两首庐山瀑布诗 被苏轼一褒一贬 您喜欢哪一首?

原创
2019-05-13  老街味道

前言

上一篇文章《一场高考移民的斗诗活动,为什么白居易荐徐凝屈张祜》说了徐凝因一首《庐山瀑布》诗胜过了张祜。但是这首诗在苏轼的眼里,被拿来和李白是对比,竟然被批评成了一首“恶”诗。

苏轼论诗的这首题目好长,可以看成诗序了,《世传徐凝瀑布诗云一条界破青山色至为尘陋又伪作乐天诗称美此句有赛不得之语乐天虽涉浅易然岂至是哉乃戏作一绝》:

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

苏轼为什么这样说呢?

一、徐凝张祜斗诗

上篇文章写了徐凝和张祜斗诗的故事,这里在简单回顾一下。这一段故事最早见于唐朝。

白樂天典杭州,江東進士多奔杭取解。時張祐自負詩名,以首為己任。既而徐凝後至,郡中有宴,樂天諷二子矛楯。祐曰:僕為解元宜矣,凝曰:君有何佳句?祐曰:甘露寺詩有‘日月光先到,山河势尽来。’又金山寺詩有‘树影中流见,钟声两岸闻。’”凝曰:善則善矣,奈無野人句云:‘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祐愕然不對,於是一座盡傾凝奪之矣。五代王定保的《唐摭言 》卷三

张祜说了自己的得意之作:‘日月光先到,山河势尽来。’和‘树影中流见,钟声两岸闻。 ’没想到徐凝说出了自己用瀑布诗:‘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于是一座叹服,都认为徐凝能够夺得解元。

另有范摅《云谿友议》记载白居易选了徐凝为解元,并且点评徐凝《庐山瀑布》诗胜过张祜。徐凝的《庐山瀑布》全诗是:

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息。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

不过,在苏轼的眼里,这首诗和李白相比,就是一首低劣的作品了。

二、李白的《望庐山瀑布》

在徐凝出生时,大诗人李白(701年—762年) 已经去世2、30年了。在杭州宴席上的诗人们自然都知道李白这首《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既然大家对于徐凝的《庐山瀑布》如此叹服,可见当时的人并不认为徐凝的诗是”恶诗“。苏轼又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把这两首诗放在一起评价呢?

苏轼说徐凝是恶诗,其他人又怎么看?

三、苏轼评价徐凝的《庐山瀑布》是恶诗

时间过去了200多年以后,元丰七年(1084年),苏东坡(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从黄州移汝州时游览庐山,看到了寄来的陈令举《庐山记》,对李白和徐凝的咏《庐山瀑布》进行了点评:

是日有以陈令举《庐山记》见寄者,且行且读,见其中云徐凝、李白之诗,不觉失笑。旋入开先寺,主僧求诗,因作一绝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辞。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东坡志林·记游庐山》)

当天苏轼游览庐山时,本不想作诗,但看到“山谷奇秀,平生所未见,”于是耐不住性子做了几首绝句,然后看到了陈令举《庐山记》中云徐凝、李白之诗,于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上天安排了银河从天而降,千古以来只有李白的诗能够配得上,不知道这条瀑布有多少流水,竟然不(屑于)去洗掉凝的这首恶诗。

评价完了这两首诗以后,苏轼还在山中逗留了一段时间,最后还写了那首著名的庐山诗:横看成岭侧成峰.......

四、为什么白居易推崇的诗,苏轼看不上呢?

首先,苏轼并不认为白居易会称赞徐凝的这首诗:

世传徐凝瀑布诗云:“一条界破青山色,”至为尘陋。又伪作乐天诗,称美此句有【赛不得】之语,乐天虽涉浅易,然岂至是哉。

【赛不得】之语出自惠洪《冷斋夜话》:

米芾元章豪放,戏谑有味,士大夫多能言其止作。有书名,尝大书曰:‘吾有瀑布诗,古今赛不得。最好是一条,界破青天色。’人固以怪之。其后题云:‘苏子瞻云:此是白乐天奴子诗。’见者莫不大笑。”

宋人魏泰在《隐居诗话》中没有说白居易评价徐凝是谣言,但是他认为白居易鉴赏别人诗作的水平有待提高。例如魏泰觉得刘禹锡诗佳处甚多,但是白居易选出并点评的诗却不是刘禹锡最好的作品:

若白居易,殊不善评诗。其称徐凝瀑布诗云:“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又称刘禹锡“雪里高山头白早,海中仙果子生迟。”“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此皆常语也,禹锡自有可称之句甚多,顾不能知之耳!

关于苏轼看不上徐凝,后人也多有评价。例如清胡寿芝说,苏轼批了徐凝以后,因为苏轼的权威性,以至于影响到了后人,结果大家都认为徐凝的这首诗很低劣,但是这首诗仅仅是“平直”而已,怎么算是“恶诗”呢?

徐凝新隽,多摆脱处。自东坡憎其《庐山瀑布》“一条界破青山色”,谓是恶诗,人遂劣之。此诗只平直,何便至恶? 《东目馆诗见》(清胡寿芝)

乾隆时翁方纲在《石洲诗话》说:

徐凝《庐山瀑布》诗;“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白公所称,而苏公以为恶诗。《芥隐笔记》谓本《天台赋》“飞流界道”之句。然诗与赋,自不相同,苏公固非探文之论也。至白公称之,则所见又自不同。盖白公不于骨格间相马,唯以奔腾之势论之耳。阮亭先生所以与白公异论者,其故亦在此。

翁方纲说,这首诗被白居易称赞,被苏轼贬低,其中“一条界破青山色”是化用了孙绰《天台赋》“:赤城霞起而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之句。孙绰曾经自夸这篇文章:“卿试掷地,当作金石声。” “掷地金声”成为了一个成语。

另外,诗赋虽有不同,但苏轼并不是在这方面论是非。至于白居易称许徐凝,是因为白居易论诗不是从“骨格间相马(内在)”而是看其外在的形势与姿态。王渔洋说这首诗是“恶境界”也是这个原因。

老街以为,徐凝的诗和李白相比,气势上略输一筹,“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的夸张式的比喻显示了诗人奇妙的想象能力。不过李白诗过于张扬,老街更喜欢徐凝的“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这两句画面感更强,我在很多影视剧中见过这种场景,是那种飞机上航拍的镜头。

结束语

关于徐凝和李白《庐山瀑布》诗的争议,鉴赏者各执一词,喜欢的能够找出理由,不喜欢的也能找到依据。不过作为读者来说,每个人的生活阅历欣赏习惯不同,未必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一道菜好不好吃,当然是靠自己的味蕾,榴莲即使再名贵,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 。

对于元稹、白居易二人瞧不上张祜,杜牧就很不以为然,他专门写过一首七律《酬张祜处士》:

七子论诗谁似公,曹刘须在指挥中。荐衡昔日知文举,乞火无人作蒯通。北极楼台长挂梦,西江波浪远吞空,可怜故国三千里,虚唱歌词满六宫。

对于徐凝和李白《庐山瀑布》的诗,明人杨基《舟抵南康望庐山》 的评价就很中肯:

船头春山重回首,世上虚名一杯酒。李白雄豪妙绝诗,同与徐凝传不朽。

@老街味道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