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这样美的魔性动画,我可以看上3000遍 | Tracy J Lee

2019-05-13  经典小诗

Tracy J Lee

提到Gif动图,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想到五花八门的恶搞表情包。其实这种聊天必备的小动图已经有180多年的历史了。

在1832年的时候,比利时人Joseph Plateau和奥地利人Simon von Stampfer就发明了一种可以看到无限循环小动画的放映装置——费纳奇镜(Phenakistoscope)。

费纳奇镜有两种设计方式,但都利用了视觉滞留原理,材料也同样是一个手柄和圆周均匀分割成4的倍数的盘片,图案排列在狭缝与狭缝之间。

 

不同的是,第一种费纳奇镜(左图)需要人们持手柄对着一面镜子让圆盘转动,透过狭缝观察圆盘的镜像小动画。而它的变体(右图)则把狭缝和图案分置在两个圆盘上,不借助镜子,随时随地都能看动画。

   
   

上面这四个魔性动画就是用费纳奇镜做出来的,我可能看了不下五十遍吧。你喜欢的话可以存成表情包(以后和朋友斗图的时候逼格都高了不少,有木有)。这里再说个小插曲,Joseph在1929年研究视觉滞留理论的时候直视了太阳25秒钟,导致短暂失明。所以你们也别盯着太阳看太久。

费纳奇镜是电影、动画这类动态图像的雏形,但我发觉,现在很多绘画大触也在创作中用上了动图技术,让平面作品更有层次感,比如我今天想分享的这位美国插画师——Tracy J Lee。

不论是城市街道,还是房间一角,在他笔下都有极高的对比度,这种光与影的反差让画面显得安静,你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画中的男孩、女孩、鸟儿,只出现过一瞬而后散作了一团黑雾。仿佛没有什么曾为我们驻留。有时候又像那个迷茫、挣扎的自我,早已在幻觉中飘往远处。

但那无数个希望自己溶解消散的时刻,我们都能熬过去的,对吧。


只有我在的地方,才会落雨。


别走,我还没说完。

等一个人,却等来了一只猫。

BGM:《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住在海底城市的人,是不是更温柔。

部分作品网站:

https://tracyjlee.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