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谷斋主人 / 诗赋 / 期待与不安

0 0

   

期待与不安

2019-05-14  红谷斋主人

                         《诗经欣赏》—国风—陈风东门之杨

(峻岫)

这是一首描写女大临近婚前,内心忐忑不安的诗篇。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注释】

“牂牂”,“牂牂然,盛貌。”[《诗经注疏》]

“昏”,同婚。“昏以为期”,结婚的日子已定。

“明星”指金星,又名太白、启明、长庚。

“煌煌”,明亮的意思。

“肺肺”,与牂牂同。

“晢晢”,明貌。也是“煌煌”的意思。

《诗经注疏》说:“《东门之杨》,刺时也。昏姻失时,男女多违。亲迎,女犹有不至者也。”“婚姻失时”就是说,错过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时机。“言东门之杨,其叶已牂牂然而大矣。杨叶已大,不复见其初生之时,以兴岁之时月已至于春夏矣。”[《诗经注疏》]已经到了春夏之交了,约好了的婚期到了,“至于明星煌煌然,而夜已极深,而竟不至。礼当及时配合,女当随夫而行,至使昏姻失时,男女相违如是,故举以刺时也。”[《毛诗注疏》]但统观全诗,“诗未见婚姻字,亦未见其为女不至之意。”[清·方玉润《诗经原始》]至于“毛以昏姻失时者,失秋冬之时。郑以为失仲春之时。”[《毛诗正义》]更是从杨叶的变化中猜得,很难令人信服。朱熹说:“此亦男女期会而有负约不至者。故因其所见以起兴也。”[南宋·朱熹《诗经集传》]朱熹的说法是有道理的,但是无法解释“有负约不至者”这句话。何处见“负约者”?何处见“不至”?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可寻。“玩其词颇奇奥,隐约难详。”[清·方玉润《诗经原始》]至于说“以刺当时之淫乱也。言相违者,正谓女违男,使昏姻之礼不成。”[《毛诗注疏》]更是毫无根据,牵强附会之说。其实这就是一首描写诗人在婚前热切期许完婚,而又惴惴不安的诗篇。诗歌大意:

东门之外有白杨,白杨茂盛参天长。完婚之日已约定,启明星儿明煌煌。

东门之外有白杨,白杨树叶沙沙响。完婚之日已约定,长庚星儿放光芒。

“昏”同婚。“亲迎之礼以昏也。用昏者,取阳往阴来之义。”[《毛诗正义》]所以男女名正言顺的结合,叫做“结婚”。“昏以为期”,不是指在黄昏约会。“日且出,谓明星为启明;日既出,谓明星为长庚。” [《毛传》]金星出现在黎明的东方称作启明,出现在日落时分为长庚。热恋的男女,黄昏相约情理之中,启明相会则违背常理。另外:“期”是“期限”,是个大日子。约会只许口头相约,随口可定,不必限定日期。所以朱熹“此亦男女期会而有负约不至者”[南宋·朱熹《诗经集传》]着实不通。再者,统观全诗,除了杨树,就是一人观望星星的人,无什么“负约者”出现。因此《东门之杨》就是一首描写恋人婚前惴惴不安的诗篇。主角是男是女?应该是女性。对杨叶变化细致入微地观察,只能说明作者是女性,不似男人那般粗枝大叶。

诗歌写得非常含蓄,非常朦胧。感情迂曲却不悱恻,情绪热烈却不缠绵。她站在杨树下,看见杨树长得高大而茂盛,“举杨叶为喻,则是以杨叶初生喻正时,杨叶已盛喻过时。”[《毛诗正义》]婚期已定,不自觉地萌动着对婚姻的期待,和惴惴不安。内心掀起一阵阵涟漪,将来会怎么样呢?她没有说什么,旁人也无处猜测。只看见明星有时东升,有时西落,周而复始。

诗人成功地建构了直指内心的直观物象。一个是杨叶,一个是明星。女大成人,春心的自然萌动,对婚姻的热切期许,对美好前景的设想,还有即将到来的两情相许的激动和澎湃,都从杨叶的牂牂和肺肺中勾画出来。杨叶牂牂地招摇,肺肺地声响,真真切切,实实在在,撩动心弦。一切都是自然的,合情合理的,就像杨树的高大,杨叶的繁茂一样。第二个物象就是明星。明星则是岁月不饶人的物象,始终如一的物象,夜以继日的物象,终生不渝的物象。人心是复杂的,人心又是莫测的。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幸福,自己的未来,很让人期待,自己的未来也应该有那么永恒和明亮吧!一切都是说不清,道不明。而看得见,摸得着的是婚前莫名其状的思绪,幸福的烦恼和忐忑,毫无来由的牵肠挂肚,以及心头难以言说的波澜起伏。(署名 原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