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俠客書法 / 待分类 / “盗墓贼”钟繇:这个锅我不背!

0 0

   

“盗墓贼”钟繇:这个锅我不背!

原创
2019-05-15  神秘俠客...

三国时期,曹魏名士灿若群星,钟繇堪称其中的重量级人物。他曾任职太尉,与司徒华歆、司空王朗合称三公。跟华、王两人的历史形象多有争议不同,钟繇的形象明显完美得多。

论仕途,钟繇官至百官之首的太傅,被曹操比作西汉初的重臣萧何,《三国志》作者陈寿评价其“开达理干”;讲艺术,钟繇是曹魏最著名的书法家,还是楷书的创造者,被后世尊为“楷书鼻祖”,与“书圣”王羲之齐名,并称“钟王”。

虽然形象近乎完美,但钟繇也不是没有“污点”,这“污点”也和书法有关。他曾陷身“掘墓盗书门”,背负了千载“臭名”。

东汉末大书法家蔡邕著有书法理论著作《笔论》,三国时期,这本书辗转落到了曹魏制墨家兼书法家韦诞手里。有次,钟繇去韦诞家做客,看到了存世孤本《笔论》。钟繇是蔡邕的“脑残粉”,对此书垂涎已久,当即提出:

“亲,这书借我阅读几天呗?”

韦诞也是书法大家,将该书视若至宝,当然也可能是怕钟繇学成后超过自己,哪肯外借,当场严词拒绝:

“想都别想。不借!”

钟繇极为郁闷,突然灵机一动说:

“亲,要不转让给我呢,开个价呗?”

韦诞高冷笑道:

“亲,你脑子没进水吧!我这可是无价之宝,有价无市知道不?不卖!”

钟繇心痒难耐,一番死缠滥打,想尽各种方法威逼利诱。韦诞横下一条心,任钟繇说得天花乱坠,就是不答应。钟繇没招了,只好施展苦肉计一做伤心欲绝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状,照着自己胸口“咣咣”使劲乱擂,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在练金钟罩铁布衫呢。

按理说钟繇为追求书法艺术甘愿自虐,面对这种浑然忘我的牺牲精神,一般人都会感动得死去活来。哪想到韦诞也是视书法如命的主儿,他愣是心如铁石,依然不为所动地说:

“要自残回自己家去,不要在我家闹腾,免得溅我一身血。”

一句话把正在奋力擂胸的钟繇憋出了内伤,急火攻心之下,“噗噗”连喷好几口鲜血。回到家后,钟繇越想越恼,竟然气得昏死过去。

曹操特别爱护人才,听说后大为心疼,赶紧派人送去了疗伤圣药五灵丹。钟繇服用后,才算抢回一条老命。可是即便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韦诞还是没舍得把书借给他看。

钟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捡回一条命的钟繇郑重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得到那本《笔论》。韦诞活着不给他看,即便他死了拿《笔论》陪葬,就算是盗墓也要把书给挖出来。据说,后来韦诞去世后,钟繇果真花高价雇用摸金校尉掘了他的墓地,将《笔论》弄到了手。《笔论》到手,钟繇不分日夜地仔细研读、练习,最终成为一代书法大家。

这故事理论上符合一个书法狂热分子的做派,若钟繇真干出这种事,简直就有些丧心病狂、不择手段了。然而翻开史料,我们就可发现,钟繇比韦诞早死了二十多年。可见,这盗墓一事分明子虚乌有,纯属虚构罢了,钟繇无端遭受了无妄之灾,白白顶上了盗墓贼的帽子。不过换个角度想,后人附会钟繇为书法甘愿盗墓,何尝不是对其热衷书法艺术的另类褒奖。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