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书单 / 插画 / 得了心脏病的他,却让人更温暖 | Milton A...

0 0

   

得了心脏病的他,却让人更温暖 | Milton Avery

2019-05-16  文艺书单


Adolescence






Milton Avery



入夏有一段时间了,这两天建阳的天气变得燥热,任何一丝响动都能加剧这股热浪。心烦意乱的时候,我在WikiArt上刷到Milton Avery的Summer Reader,瞬间感觉治愈了。


Summer Reader


夏夜里,女孩正松弛地倚在一颗大树边,似乎翻看着什么,陷入了沉思,平和又专注。平涂的纯色块和人体肌理明暗对比的消失,击退了夏天的焦躁,让画面更加纯粹、安静。


1885年,Avery出生在美国的一个皮革匠家庭,他的出身背景和艺术界完全扯不上关系,仅仅是年轻的时候在艺术学院半工半读,跟着美国本土传统学院派画师摸索过一阵子。但Avery天生对颜色、线条和形状极度敏感,从他十多岁时就几乎每天都画画,一直到1963年,也就是他去世前的两年。


从他的画里,你可以看到野兽派画家马蒂斯大胆而简练的色彩痕迹,同时又糅合了表现主义的夸张变形,和立体派的几何形体美。它们交织在一起,让Avery的画风自成一派:细腻纯净的色彩构成、高度简化的扁平形状、细节抽象但整体逼真。不过,Avery可拒绝为自己分类,他曾说“我从没有遵循任何原则,我跟随自己。”


确实,Avery始终都忠于他自己,钟情于他心爱的人和地方。妻子Sally、女儿March,还有他们一同散步的海滩,时常出现在Avery的画里。不论是写字、梳头、发呆的时光,还是俏皮的浪花,都是Avery在日常生活里积攒下的恒久的美好。


但在Avery和妻女的平静生活里,我发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出来。在1933年和1960年,Avery分别作了两幅主题相近的海边人物画Sitters by the Sea(左图)和Bathers by the Sea(右图)。但我发觉两者的绘画视角、色彩基调、线条繁简,都有很大不同。前者是平视作画,海水和人们的衣物都带着灰度,整体很柔和。而后者是从俯视的角度,色彩明艳但笔触稀疏,人物线条更为精简。


   


原来,在1949年和1960年,Avery曾两度心脏病发作,每况愈下的身体状态让他下笔不再有力度,却更加痴迷那些生动温暖的颜色。


Avery一生少言寡语,他曾经说,“当你能够画画了,为什么还要说话?”所以我今天本不想讲这么多的,可惜绘画水平还有待提高,只好用语言说出来。








Artist's Wife 1944

她是Avery的妻子Sally。


March on the Balcony

她是Avery的女儿March。


Vermont Hills



Shapes of Spring


Poetry Reading


Autumn


Checker Players


Excursion on the Thames

1953年,Avery去英国玩的时候在泰晤士河边作了这幅画,这是他人生唯一一次欧洲游。


Morning Call


Black Sea

黑白褐三个纯色组成了Avery与妻女常去散步的海滩:顶部漆黑的海,中间一小片白色泡沫浪花和底部温暖的褐色沙滩。


Maternity


Female Painter


Harvest


Bow River


Blue Nude


Haircut


Blue Sea Red Sky

这张真的太任性了哈哈哈,不看名字你能猜出画的是什么吗?


Dark Forest


Pulging Gull


Florero Naranja


Red Rock Falls


Nude Combing


Sunset


Figure by Pool


Gaspe Pink Sky


Man and Dog


White Wave


Sally Avery with a Self Portrait


Girl Writing





部分作品网站:

https://www.artsy.net/artist/milton-avery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