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诗人左思的不幸,我今天才理解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5-16  皮皮中尉

本文参加了【诗韵中国】有奖征文活动


左思是魏晋时期的一位文学家。相传左思虽然文采出众却出身低微、相貌平平,青年时期默默无闻。后来,左思辗转上千里实地调研,历经十年呕心沥血,写出了传世名篇《三都赋》。此名篇一经问世,立即引发文雅之士广为传抄颂扬,竟然使得纸张奇缺,一时“洛阳纸贵”!

这,恐怕就是我们大多数现代人对诗人左思最深刻的印象了。时光荏苒,我们似乎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左思成就了“洛阳纸贵”这个成语,还是一个成语使我们不致遗忘左思这个有血有肉的古人?

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如果没有经天纬地特立独行的言行,恐怕只会化作无形的烟云,随着生命的终结消弭殆尽。从这个维度上看,左思是幸运的,因为他毕竟在史书中留下了一段不长的注脚,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邂逅左思的诗作《咏史 郁郁涧底松》,才恍然发觉,那个与“洛阳纸贵”如影随形的人物,不再只是史书上的字句,还原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透过这不长的诗句,我得以走进诗人左思的内心世界,体会他淤积胸中的愤懑不平,体会到他的不幸。

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金张藉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

我默默诵读左思的心声,默默品读诗人的不甘沉沦。


你看,茂盛葱翠的松树生长在山涧底,风中低垂摇摆着的小树生长在山顶上。由于生长的地势高低不同,山顶径寸的小树,却能遮盖百尺之松。那些世家子弟能登上高位获得权势,有才能的人却被埋没在下级官职中。要知道,这种情况恰如涧底松和山上苗一样,是地势造成的,这种情形由来已久,我这样的凡夫俗子却无力改变!

想当年汉代金日磾和张汤两大家族,无非就是依靠了祖上的庇护,才使得子孙七代都做了高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可这世间的确是不公平的,那位因干练而闻名四方的冯唐,难道还不算是个奇伟的人才吗?可就因为出身微寒,头发都花白了还不被重用呢!

原来如此!在才高八斗的左思眼中,这个奉行门阀制度的世界竟然如此不公平。缺乏才干的

世家大族子弟占据要位,造成“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的两极分化现象。

据史书记载,因为当时晋武帝征选了左思的妹妹入宫为嫔,所以左思全家因此得以来到京城洛阳。满腹经纶胸怀一腔抱负的左思踌躇满志,打算以这次进京为契机,谋取仕途上的飞黄腾达,展现自己的平生所学和政治思想。但是,在那个讲求出身看重门阀的官场中,左思多年的努力毫无结果,最终心灰意冷,被迫放弃了做官的志向。

包括《郁郁涧底松》在内的八首诗作,正是左思在洛阳期间写就的八首《咏史》诗。而《郁郁见底送》,最能表达诗人的内心世界。

结果却是不尽如人意。左思从谋求仕途所遭遇的种种坎坷、艰难,了解到晋的政治腐败,并反映在《咏史八首》诗中。这些诗也不能说是左思居洛阳很久才写成的。

诗人的不满,往往会用辛辣的比喻隐晦的讽刺来宣泄。这首《郁郁涧底松》,犹如一位饱受欺凌的底层青年在发出战斗号角,淋漓尽致地吹响抗争的号角!

“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用“涧底松”被用来比喻出身寒微的士人,而“山上苗”则指代世家大族子弟。仅有一寸粗的山上小树苗竟然遮盖了涧底百尺长的大树,这形象鲜明对比明显的景致,不仅指大自然,更暗喻社会阶层的不公。

“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世家大族子弟占据高官之位,而出身寒微的士人却从此沉沦在低下的官职上。要知道,这并不是能力才华的原因,而是地势的原因造成。这种不公平的根基由来已久,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这里,诗人开始笔锋一转,开始由表及里地进行社会分析,直接揭露“九品中正制”造成阶层分离的弊端。

“金张藉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结尾部分诗人开始引经据典,引用汉朝的典故来佐证自己的论断。西汉的金日磾家族和张汤家族,都是凭借祖辈受到皇帝的恩宠,因此前后七代子孙都位列高官。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汉文帝时的小官冯唐,尽管为人处世老成练达,却直到暮年头发花白,也没有得到重用。

诗人左思,正是在这首《咏史》诗中展现了自己的情怀。他为之深受委屈,为之深感愤懑,他唯有借历史片段和自然景观来抒发自己的情感。他不敢直言针砭时弊,他只能运用这样的笔锋。诗人左思的不幸,溢于言表!


诗人左思是不幸的。他自幼饱读诗书,勤奋用功,希望能用自己的努力换来实现人生价值的黄金机会。他失败了。他不是败于同别人的公平竞争,而是败于自己的家庭出身。为此,他必须默默无语,必须暗自承受,眼看那些庸碌之辈窃居高位,作威作福。面对这被奉为政策和惯例的不公,他犹如挑战风车的唐吉坷德,虽然满腔怒火却无力反抗,只能选择逃避。

诗人左思又是幸运的。正因为世事无常,那些凭借家庭出身成为朝廷栋梁的纨绔子弟们,最终把西晋王朝带进了死胡同,这个群体也纷纷身败名裂家破人亡。而左思则在不甘沉沦的逆境中愤然起身,用一篇瑰丽奇伟的《三都赋》挣得文学史上的不朽地位。不要小看“洛阳纸贵”这样的成语,这短短四个字就是一顶璀璨的王冠,使左思的才华彪炳史册。

所谓幸运与不幸,只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只是一面冷酷无情的镜子。你执迷于不幸,就会从此深陷不幸的泥潭无力自拔;你看淡不幸,就会抽身而出选择人生正确的方向。幸与不幸,是个永恒的话题,无论左思还是你我,永远都在拷问每一个世人的胸襟与良知,冷静地揭示生命的终极意义。能够驱使人做出正确判断的,唯有学识、良知与胸怀!

透过《咏史 郁郁涧底松》,诗人左思的不幸,我直到今天才理解。诗人左思的不屈,我直到今天才明白。无论身处哪一个时代,明白领悟其实不分早晚,只要懂得,只要践行,就是另一种幸运。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