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2000年前神秘的犍陀罗艺术,曾深刻影响了中国文明

2019-05-16  璇琮坑
2018-07-02 10:11

编者按:如果不是有人深入犍陀罗地区搜寻、拍摄和记录,我们大概不会有机会见到如此丰富璀璨的犍陀罗艺术。艺术收藏家、独立学者、旅行家何平做的正是这样的事。

犍陀罗佛教艺术汇合了东西方文明元素,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混合风格,其美学精神随着丝绸之路传播到了中国,成为中国佛教艺术的起源。相信任何人第一次看到犍陀罗造像时,都会为其高度写实的风格和特有的东方色彩的混合所震撼。

2016年6月23日,何平做客孔网“新书界读书会”,为孔网的网友带来了《发现“芳香之地”:丝路上的犍陀罗艺术》讲座,为大家详细讲解了犍陀罗艺术的基本知识、艺术特色和最新考古成果。

何平为了收集、拍摄犍陀罗艺术,三次亲赴巴基斯坦,两次前往阿富汗,当地混乱的局势让他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以下是讲座内容实录,全文约6700字,50余张独家拍摄的图片,请耐心阅读。

今天我主要讲四个方面的内容:一、犍陀罗艺术的总概;二、犍陀罗艺术的起源;三、犍陀罗常见的图像学含义;四、帕玛拉遗址最新考古成果。

首先,犍陀罗艺术的总概。

犍陀罗艺术最大的贡献是诞生了希腊式佛教艺术,它是中国佛教艺术的起源。

上面两张照片,左边的是罗马皇帝的造型,右边是犍陀罗艺术的佛陀造型。两张造像的头型都是波浪式的卷发,穿着通肩长袍,一手提着长袍衣角。

我们大部分人都觉得佛教是从印度传过来的,其实,佛教是从犍陀罗地区传入中国,应该说,中国佛教和印度就没有直接关系。公元前2年,汉朝就从犍陀罗地区引入佛经。《三国志·魏志》上说:“博士弟子景卢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经”。

一提到佛教入华,我们都会说是东汉明帝时期的白马驮经。明帝永平7年(公元64年),明帝夜梦金人。大臣告诉皇帝说,你梦见的是西方的佛陀。因此,明帝就派人到印度去寻找佛经,结果,在犍陀罗地区,使者遇到了高僧摄摩腾、竺法兰,于是邀请来汉地传播佛教,并在洛阳建立了第一个寺庙——白马寺,摄摩腾还翻译了《四十二章经》。

早期的佛教经典,其实只有两种版本,一种是犍陀罗语版,一种就是是汉语版。中国的早期佛经,其实都译自犍陀罗语。古代的贵霜帝国在其中扮演了主导性的角色,所以中国佛教的传入,其实是和犍陀罗地区有着直接的关系。

下面简单谈谈犍陀罗艺术的历史概念。犍陀罗梵文意为“芳香之地”,在法显的《佛国记》中,称它为“犍陀卫国”;玄奘的《大唐西域记》称之为“健驮逻国”;《续高僧传》中意译为“香行国”。它是古印度16国之一,作为一个国家的概念,早期佛教经典里面,譬如《大史》、《增支部经典》都有记载。

从早期的历史发展来看,犍陀罗造像融合了早期的波斯文明、希腊文明和印度本土的艺术元素,最后诞生了犍陀罗佛教造像。

接下来看看犍陀罗艺术的地理概念。通常意义所说的犍陀罗地区的范围,核心地区是白沙瓦——玄奘《大唐西域记》里所说的“弗楼沙”,往西是阿富汗贾拉拉巴德和贝格拉姆地区,再往西北方向是我们大家都熟知的巴米扬大佛,东南部则到了塔克西拉地区,往北至斯瓦特地区。

藏传佛教创始人莲花生就出生在斯瓦特地区,他原本是斯瓦特地区的一个王子,后来到了中国西藏地区。

这张地图上有很多佛塔。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面记载,光是斯瓦特地区,最兴盛的时候,就有佛塔寺院1500多座。所以从目前就存留的犍陀罗遗迹和文物的数量来看,在整个世界上数量还是比较多的。

东南部的塔克西拉地区,其实就是一个小山村,从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开车过去差不多是40分钟的时间。塔克西拉原来是作为犍陀罗地区的首府而长期存在,现在大家去犍陀罗地区,通常都会去塔克西拉。

塔克西拉之所以有名,首先是犍陀罗城市遗址和寺院遗址比较多,这里还有一个博物馆。大家来到塔克西拉,用三四天时间就能浓缩了解到犍陀罗常规的内容。

斯尔卡普遗址。这是我2018年年初带无人机去拍摄的,遗址呈长方形,整个城市的遗址非常大,旁边一些农田中,依然还有大量遗迹没有被挖掘。

塔克西拉地区比较重要的遗址法王塔,建于公元前三世纪印度阿育王时代。相传,法王塔是为了供奉佛舍利建造的。到了19世纪,考古人员果真在旁边的礼拜堂内挖出了佛舍利。

穆拉马拉杜是小山谷里面的一个寺院遗址,不引人注意。但是,我觉得整个塔克西拉地区,最棒的佛教造像都出土于这个地方。

我们接下来看犍陀罗的北部地区——斯瓦特河谷。这张照片上的佛陀形象虽然也属于犍陀罗艺术,但其实它和希腊艺术形式相关性不大。斯瓦特这个地区,很多的造像受印度本土的影响比较多。

它的风格和犍陀罗核心地区白沙瓦附近的造像有很大的区别。这个佛像袒露上身,脸型是圆的,双目圆睁,头发式样是垂直刻画的。包括它的石材和犍陀罗核心地区都是不一样的。

斯瓦特地区佛塔上残存的佛像。

佛塔遗址和一些雕塑遗迹存。

这个遗址叫塔赫特巴希,又叫圣泉寺,它位于巴基斯坦的西北部。以前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寺庙,后来变成了佛教的寺庙。

早期寺庙的内部,中间原先矗立佛塔,寺庙的四壁都是佛龛,供奉大型的造像。

白沙瓦博物馆里面一尊较为完整的造像。现在的高度是一米七左右,完整造像应该是在两米左右,它原先是嵌在寺庙四壁的佛龛里。

这是犍陀罗核心地区白沙瓦的一尊佛像,它和刚才说的斯瓦特地区的佛陀造型不太一样,更接近希腊的艺术风格。

塔克西拉博物馆里面的藏品,出自于白沙瓦附近一个叫斯里巴哈劳尔的地方。这个地方以出产顶级的佛教造像而闻名。

这张照片佛陀形象可能很多人比较了解,叫苦修佛陀。根据记载,佛陀在悟道之前有一段时间是断食苦修的。这尊造像现在藏在拉合尔博物馆里面。

拉合尔是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原莫卧儿王朝的首都。当地的博物馆非常大,除了收藏了很多犍陀罗艺术品之外,同也也收藏了不少其他时期的重要文物。

第二、犍陀罗艺术的起源。

犍陀罗艺术,源于来自西方的造像艺术碰到了东方的佛教,诞生了犍陀罗佛教造像。具体是如何一步步形成的呢?我们来看一下:

早期佛教艺术起源于佛塔崇拜。这是印度本土的一座佛塔,建于公元前三世纪阿育王时期,释迦牟尼涅槃后,信徒们八分舍利,为此修建了八个塔,以作悼念。

到了阿育王时代,打开了七个塔,把里面的舍利重新分配,建造了84000座塔。早期信徒们有一个信仰传统,就是要绕着佛塔走一圈,以此保佑自己身体健康。这与现在寺庙里面,信徒们围着大雄宝殿的主尊绕行,以此保佑自己身体健康、家庭平安,是一样的道理。

早期的佛塔非常朴素,没有装饰。大家看一下早期的佛塔,其实就是一个圆形覆钵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信徒们觉得太朴素了,就想让它更好看一点,于是开始做装饰。

外面的围栏、门栏和塔本身都做了一些镶嵌,有可能前期还是比较简单的花纹,到了后来就慢慢繁复了起来。为了让更多信徒了解佛陀的丰功伟绩,于是就加上了佛本生和佛传故事的装饰内容。不过,早期的释迦没有人形,全部是用菩提树、脚印、金刚座等去代替。

这座法王塔是犍陀罗地区最早的佛塔,也是公元前三世纪阿育王时期修建的。大家看这个塔,也是圆形覆钵状的。但是在随后的时间里,佛塔在犍陀罗地区发生了变化。

我们再看一下犍陀罗后期的佛塔,顶部还是圆形的覆钵状,但下部变成了四方形的一个塔基,不光是塔身,连阶梯都装饰了浮雕板。

这是一块塔身四周的佛传故事浮雕板。大家看上面的图像,可以看出这时西方的造像艺术和东方的佛教教义真正结合在了一起。佛陀已经出现了人像,不再用虚拟的脚印、法轮去替代。

那是不是佛传故事就这样一直传承下去了呢?不是的。过了若干年,当时的信徒们都需要更快地累积功德。他们觉得刻浮雕版通过讲故事的方式累积功德太慢,于是又出现了变化。

于是出现了直接塑造单尊佛像。信徒们不再讲故事了。犍陀罗的单身造像,其实是脱胎于犍陀罗的佛传故事。上图是大佛塔旁边的一个装饰板,上面的佛像是已经是单尊造像了。

塔克西拉的一个灰泥佛塔,上面雕刻的是单尊坐佛。

这是犍陀罗晚期的佛塔。上部是覆钵状的,下面是四方形的塔基,所有装饰的造像都是单尊佛造像。装饰的内容已经完全变化了,同时还装饰一些动物,如大象、狮子等。

第三,犍陀罗艺术常见的图像学含义。

还是从浮雕版开始说起。这是拉合尔博物馆里面的一个大佛塔外圈的雕板。这个浮雕版底部有一个“1”,表示这是佛塔外圈雕板中的第一块。这个塔一共由13块浮雕板包围,这是现存的唯一一件比较完整的浮雕板装饰的佛塔。

这图像讲述的是燃灯授记的故事。整个犍陀罗地区的佛传故事,都会从这个故事开始讲起。燃灯授记说的是释迦前世的事情,这个故事说完了,就开始进入佛传故事。

图像里当中的站佛不是释迦牟尼,是前世佛,叫燃灯佛。左面两个年轻的孩子,那个男孩子叫儒童,是释迦的前世;那个女孩子是王家女子瞿夷。后世,她是释迦的妻子。

这个故事说的是燃灯佛进城,很多老百姓都要来瞻仰燃灯佛,万人空巷。儒童为了礼敬燃灯,就拿出身上所有的钱去找王女买花。王女身上有七朵花。儒童对王女说,我500银买你5朵花。王女很奇怪,就问他,你为什么花这么多钱买花?儒童说,因为燃灯马上要进城,所以我打算把身上所有的钱买花献给燃灯佛。王女听到很激动,就说:这是大功德,我这里有两朵花,但是我是女性,不能到佛前。你买五朵,我再给你两朵,你代我把这两朵花一起送给燃灯。汉语里面有一个成语叫“借花献佛”,就是从这个故事里面来的。

儒童同意了王女的请求,就进城去了,在燃灯走过的路上和大家一样撒花。奇异的是所有人撒上去的花全部掉到了泥地里面,只有儒童撒的五朵花停在了空中,这时候燃灯就说,这个儒童来世将成为未来佛,也就是释迦牟尼。

儒童听到这话,立马升入虚空,双手合十,做了一个礼拜。这个雕板上部刻的就是礼拜燃灯的场景。

从宗教的角度来说, 这个故事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释迦牟尼为什么能成佛?因为他有了前世佛指定接班人的合法性。因此这个故事在犍陀罗艺术里面很常见。

这块浮雕版讲述的是释迦诞生的故事。释迦诞生的故事比较常见。这个雕板中间的人物是佛陀的母亲摩耶夫人,手里抓着娑罗树,旁边帝释天双手托住降生的释迦。

佛经里面记载,释迦是从摩耶夫人的右肋出生。为什么释迦是从右肋出生呢?这和他的出身种姓有关。在印度,最高等级的种姓是婆罗门(僧侣和学者),第二等的就是刹帝利(贵族),释迦就是刹帝利出身。第三类是吠舍(商人和手工业者),第四类是首陀罗(农民和仆役)。

在印度经典,四种等级对应了原人身上不同的部位。刹帝利对应是原人的手臂,所以,释迦就从腋窝这里出生。

这个雕板说的是降魔成道的故事。

释迦牟尼的成道,是通过排除魔王波旬的干扰而达成的。这个雕板上面刻了各种怪兽,有羊头、猴子、野猪、狗,它们拿着各种武器,有蛇、石头等等,这些这都是魔王的军队。

佛陀左边第一个人物是金刚手菩萨,他是犍陀罗比较重要的一个神祇。金刚手菩萨旁边有个人物在拔剑,还有个人拉住他的手,不让他拔剑,阻止他伤害佛陀。拔剑的人就是魔王,旁边阻止他的是魔王的儿子。

这是拉合尔博物馆里面的浮雕版。

上面刻的都是人面兽头的形象,有的还是双面,他们穿着铠甲拿着武器,拿着棍子,留着大胡子,这都是魔王的军队。这块浮雕板栩栩如生又不失恐怖的感觉,让人觉得释迦成道的确非常不容易。这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浮雕。当然它肯定不只这一块,应该是一个大浮雕板当中最右边的一部分。

这块浮雕版讲述的是初转法轮的故事。释迦坐在当中,手握法轮,下面有两头鹿,这两头鹿代表释迦最初传道的鹿野苑,旁边是最初跟随释迦的五个比丘信徒。

佛陀涅槃雕版。这里释迦已经被布包裹起来,下面有一个跌倒的罗汉,这是释迦的弟子名叫阿难,扶他起来的是另外一个弟子叫阿那律。旁边还有一个背坐着的弟子,这个是释迦最后一个关门弟子须跋陀罗。他投靠释迦的时候,释迦已经快涅槃了。须跋陀罗听了释迦的说法以后,不忍与释迦分别,自己先入灭定,也就是坐化了。

扶着释迦脚的是他的大弟子大迦叶。释迦涅槃的时候,大迦叶还在苦修。大迦叶苦修结束以后,在路上碰到一个外道,外道对大迦叶说,释迦已经涅槃七天了。大迦叶赶紧回来参加释迦的葬礼。

犍陀罗艺术里面,释迦涅槃和大迦叶关系重大。因为当时他们火化释迦的时候,火烧了几次都没有烧着,最后一直等大迦叶来,扶着释迦的脚以后火才重新燃烧起来。

释迦涅槃的故事只有在犍陀罗艺术里面才能看到。在古印度,释迦涅槃的场景是不允许出现的。

下面我们再看一下单尊造像。佛陀像大家比较容易分别,顶上是肉髻高启,身着通肩式的袈裟,一个手提着衣角,一个手施无畏印。佛陀的造像往往穿着很朴素,没有任何装饰物。借鉴了古罗马神话中阿波罗的形象,所以他整个身姿非常魁梧挺拔。

除了站相之外,还有一种是坐相。坐佛通常是结跏趺座,这尊佛像是结说法印,有的是结禅定印。

接下来看几种菩萨像,犍陀罗的佛陀是比较朴素的,菩萨造像基本上都会着缨络、圣线、耳珰、项圈、手链、手环,这些都是贵族的装饰。图片中的是弥勒菩萨,犍陀罗的弥勒造像和中国人常见的弥勒有很大不同:中国很多寺庙中弥勒的形象都是大胖子形象,整天笑哈哈的,旁边还有字“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常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怎么区分释迦、弥勒、观音的造像呢?其实还是相对简单的,第一就是看头部。弥勒的造像的头部是束发,有的弥勒造像束发是一边倒的。另外左手拿着净瓶。这与弥勒出身是有关系的。弥勒的出身是婆罗门,婆罗门是修行者,修行者头上是束发,而手持净瓶。这是弥勒非常重要的图像学标志。

我们接下来看释迦和观音的造像特点。可以看到这尊菩萨像的头部没有束发,变成一个宝冠了,这和释迦和观音的的出身也是有关系的。释迦是刹帝利出身,是王族出身,头上是要戴冠的。观音也是刹帝利出身,也是头戴宝冠的。

其实,弥勒他也有戴宝冠的时候,通常只有一种情况,就是从兜率天准备下生之前,才往往会戴宝冠。

另外一个辨别的方式就是要看手上是不是有东西。

这是最典型的释迦造像。释迦头上有宝冠,左手里叉着腰,右手应该是施无畏印。他手中是不持物的。

这是观音造像。观音戴着宝冠,手上拿着一朵莲花,有的时候是拿着一朵花蔓。这是一种思维菩萨。

说完佛和菩萨,接下来说几个比较重要的神祇。

释迦旁边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金刚手菩萨。

金刚手菩萨手里拿着金刚杵和拂尘,他的原型是希腊神话里面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这个人物非常重要。

从释迦幼年开始,金刚手菩萨就一直陪在释迦身边,一直到涅槃。他不光作为一个随从,也是作为保镖身份出现的。

这也是犍陀罗地区出土的一块浮雕板,非常希腊化。这是典型的大力神,大力神拿着狮皮和大棒,在逗一个狮子。

除了金刚手菩萨以外还有些什么神呢?这是财神和鬼子母。财神大家比较熟悉,鬼子母是从希腊丰收女神演变过来的,到了中国就变成了大家熟悉的送子娘娘。

阿特拉斯也是比较常见的一个神。在希腊神话里面,他属于泰坦族。泰坦族被打败了以后,被宙斯降罪,用手和头顶着天的,所以他在寺庙塔基里面,阿特拉斯通常是作为一种装饰物。

这张图比较清晰了,阿特拉斯在顶着一根横梁。

最后,是帕玛拉的考古发现。

帕玛拉距离塔克西拉有点远,开车过去需要1个半小时。

这是帕玛拉的遗址。后面两边一间一间的都是僧房,中间是一个大水池,是洗衣服洗菜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些储物间,或者讲经堂,前面是塔院。

这是我2014年拍摄的哈罗河傍晚,非常美丽,现在哈罗河基本上都干枯了。

这是我们当时去帕玛拉遗址时拍摄的场景。下面有一个清真寺,旁边是宣礼塔,山上还有一些散落的佛教寺庙遗址,那种两千年时空的交错,不同宗教信仰的交融,你只有坐在船上,身临其境才能体会那份魔幻色彩。

这是非常大的一个佛塔。我2014年第一站是到塔克西拉,那里还是相对安全,但是接下来路途将会比较凶险,不知道是否能平安回来。所以,我跪在佛塔前,祈求祷告。

这是我今年带着无人机去拍的帕玛拉遗址俯视图,我刚才说了早期的佛塔塔基是圆形的,到了犍陀罗地区,塔基就变成了四方形的。但是这个佛塔的塔基是十字型的,和其它地方不一样,所以帕玛拉遗址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这是一件释迦涅槃灰泥造像,差不多30公分到35公分左右的长度。这是20世纪初,印度考古局局长,英国人马歇尔(John Marshall)他们挖掘出来的。当时挖掘出这尊佛像之后,马歇尔说,这是整个西北地区唯一一件灰泥的释迦涅槃像。

这是一尊涅槃佛的遗迹。这是去年年底,巴基斯坦当公布的世界上第三大卧佛,约15米。我今年1月份特意赶过去拍摄,卧佛的重要部分已经存放在博物馆里。

这里是卧佛的一个大脚。

这是佛像残留的身子,一褶一褶的是袈裟的衣纹。从今年5月开始,当地开始对大佛进行修复。

我个人预测,如果有一天,中国考古界要在整个犍陀罗地区有新的挖掘,新的突破,一定是在东部地区。因为西部地区西方人已经挖掘研究得很彻底了。而且西部地区和北方地区一样,比较危险,比较难进行长时期稳定的考古挖掘。只有塔克西拉往上整个东部地区,还有很多早期的寺院遗存没有被发掘。而且,这块地方是相对安全的。我今天的报告就到这里。谢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