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大洪山的樱花

2019-05-17  傲霜凌雪
吉庆菊
  (作者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吟诵培训教师、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西南文学网编辑部主任、诗词曲赋栏目主编,“凉都女诗人”。作品在全国大赛中获奖70余次,有作品镌刻于省内外风景区。)
  三月的风,柔柔地拂过我的面颊,留下一串温馨的耳语:大洪山的樱花即将绽放,是时候去看看了。哦,是的,大洪山这名字,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出现,已经好几年了。楚鸾姐姐的几次邀请,都因时间关系而搁浅。
  这一次千里驱车而往,是应邀参与在随州举办的全国作家、艺术家采风笔会。多年来心心念念的大洪山,终于要见面了,总是有几分按捺不住的激动。
  一路上,我做了无数次的想像,大洪山究竟会是什么样呢?好几回脱口而出,把同行的老师们都不知不觉带入了想像之中。却没想到,大洪山似乎早有准备,竟以一种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画面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远远望去,巍峨的大山起伏绵延。重峦叠嶂之间,龙盘虎踞,郁郁葱葱。赫谦在《大洪山赋》中写道“攀碧落之尺五,俯下界之濛濛。”的确,山峰高耸,翠影摩霄,俨然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傲然挺立于浩渺无穷的天地间。大洪山,不愧是拥有“楚北天空第一峰”美誉的名山。
  稍近些时,只见那织锦般深深浅浅的绿意中,点缀着星罗棋布的白。好像一堆一堆的积雪,经冬犹未消;又像是大朵大朵的雪莲,竞相绚丽盛开;还像一片一片的白云,婀娜地追逐嬉戏于整个大山;更似哪位丹青妙手新成的画卷,墨迹犹未干呢。
  放眼忽惊花烂熳,迎风摇碎朵万千。车沿着绸缎似的柏油路前行,蜿蜒于大洪山的臂弯时,突然发现,我们已置身于樱花的海洋。况有溪弦清音,飞瀑映衬。那超乎想象的震撼,瞬间使我的心飞了起来。
  阳光下,我与丛丛樱花久久对视。这些樱花与人间的巧手无关,她们好似天外来客,自然生长而成。
  仰望着这些洁白无暇的精灵,竟如玉笔写在蓝天上的诗行。而居高俯瞰时,她们又像成群结队的玉蝴蝶,自在地翻飞于碧野。我不禁心生爱怜,细细地品读。
  明眸善睐,修眉联娟,楚楚动人,这些精灵分明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气韵。
  我感觉自己好像张开了翅膀,忽高忽低,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怎么也欣赏不够,只恨不能化作身千亿啊!
  尤其在白龙池,倒映着状元塔的烟水之畔,那照水匀妆的娇姿,有粉红的羞涩,有洁白的坦然。云雾中,浑如秋菊被霜之影,更有春梅戴雪之态,恁教人一时难辨天上人间了。
  这个时候,我想,她们应时而开,如约而秀,一定有一种信念在支撑,或是心有所属吧!
  我这样想着,便情不自禁地吟了一阙《临江仙·大洪山樱花》:
  玉影翩翩春婉转,大洪山上相偕。万千雪朵为谁开?莫非因念我,着意共香腮。
  闻道芳菲难久远,光阴无计安排。而今处处韵皑皑。此情多厚重,自是不须猜。
  此词方吟罢,我的眼前竟然已不见樱花,跃入眼帘的却是满山遍野的白衣仙子。
  是瑶池的宴会吗?恍惚间,我看见自己也着一袭樱花朵朵的白衣,裙袂飘飘,融入其中。我们手牵着手,或随风起舞,或映日泛霞,或披云带雾,或倚翠含光,或与鸟儿欢唱,或与游人交谈,好不惬意!后来,她们告诉我,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她们做足了准备,不管此前多少波游人前来探询,她们都没有轻易而开。
  我感动着,眼里噙着泪水,一个字也说不出,只是不停地点头。
  同时,我感觉到,处在大洪山的怀抱里,她们是幸福的。事实上,此时,我也被这种从天而降的幸福包围着。
  植根于大洪山,纳乾坤之灵气,承日月之恩光,沐浴着从宝珠峰名刹飘来的袅袅梵音,她们远离尘嚣,出落得超凡脱俗。而如此隆重、精心地装扮着大洪山,我觉得她们是有梦的,她们有着等候千年的梦!
  透过那响若编钟的风铃,我断定,她们梦想着:充满灵气的天然氧吧,养性修身的大洪山,能够洗涤更多的尘心,陶冶更多的性情。而神农故里,随州这样的历史文化名城,能更广泛地被世人所青睐,当然也是她们发自内心的轻盈梦想。
  蓦然回过神来,正是在导游那幽默而亲切的上车招呼声中,以及随州作家全程陪伴的热情里。依依惜别之际,那空中飘飞的,哪里是花瓣啊?那是难舍难分的离人之泪,化作了漫天花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