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原创】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少年曹操的机警权变

原创
2019-05-17  文史有趣味

作者:史遇春

记得小时候,常听我们乡下的人说:“三岁看老”,意思就是:

一个人未来有没有出息,能不能做事,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可以根据其表现,作出判定了。

中国历史上,相关资料的记载之中,关于幼时聪慧,长大有为的人物的文字,可以说是不可计数的。

当然,所谓“三岁看老”,在历史叙事中,也会有看走眼的。

曹操属于前一类,少年时候就很想法,做事跳脱,这也和时人、后人给他“奸”的定论基本符合。

曹操年少的时候,十分机警,他很懂得操弄事情。

或许是因为,从祖父曹腾到父亲曹嵩,曹氏的家庭背景都很有权势的缘故,生长其间的曹操,其行事,从来都不会是那种中规中矩的风格。

在外面,曹操很讲义气,他结交侠士豪杰,行为很不检点,一点都不像正经读书人家的子弟。

必须注意的是,虽然曹操的行为和社会中正统的对子弟的要求有很大的距离,但是,欺压良善、巧取豪夺的事件,在他身上似乎没有发生过,至少,史书没有一丁半点诸如此类的记载。

因为有祖上的基业,有父亲的职位,曹操不用为生计担忧,不必为未来惆怅。

在那一段年少的岁月中,曹操似乎一度是没有什么正事可以去干的,他好像也没有专攻什么术业。

猜想,当时的人看待曹操,和今天的人看待富二代、官二代的眼光,应该没有什么不同。

当然,也没有多少人会看好曹操,认为他能够成就大事。

或许,当时的人也会这么评论曹操:

要不是他爷爷、他爸爸,他曹操啥都不是!

曹操年少时的机巧,从一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因为父亲忙于公务,大概没有多少时间管束曹操,所以,当时流行于坊间的纨绔子弟喜欢的那些个玩意儿,比如架鹰逐兔,比如带狗巡猎等等的事情,曹操没有不玩的,也没有他玩不精的。

曹操的叔父见曹操这样胡乱游荡,没有节制,没个正行,实在是看不过眼:

这不丢咋曹家的人吗!

于是,这位叔父就多次到哥哥曹嵩——曹操的父亲面前去告状:

“哥哥,我们家阿瞒啊,实在有点不像个样子。我是很少外出的。但是,每次出去,总能看见他在和一群浪荡子厮混。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这既有损老爸和大哥您的面子,也不利于这孩子的成长和他以后的发展啊。我很想说他几句,可是,每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总得给孩子留点面子吧!大哥,您还是多管教管教他才是……”

曹操的叔父说过之后,曹嵩自然不会客气,他把曹操叫过来,当面臭骂过几次。

曹操非常聪明,在父亲面前,他很会来事。曹操总能够按父亲所想的那样行动。

父亲骂曹操的时候,他也会一脸委屈地诚恳接受训斥。每次骂完曹操之后,曹嵩都会去回想一下曹操此前在家里的表现。曹嵩觉得,曹操这孩子,似乎不至于那么不堪啊。

曹操的叔父在曹操的父亲面前这样说了好几次之后,曹操想着:

经常这样,也不行啊!我都这么大了,还老是被老爸骂,总有点不好。长此以往,我脸上挂不住,也影响我们父子间感情啊。我必须得想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少年曹操来说,最容易的事,大概就是想办法来解决问题了。

简单寻思了一下,曹操心里就有了主意,那就是:

找寻机会,想办法让父亲不相信叔父说的那些关于自己的、不好的言语;想办法让父亲不相信叔父说的那些关于自己的、不好的事情。

后来,有一天,曹操在路上走着,准备去浪荡,半途,恰巧碰见了叔父。

远远看见叔父之后,曹操马上灵机一动,他立刻装作自己病情发作,随即便倒在地上。然后,他做出口眼歪斜状,并且还装出口吐白沫、脸部抽搐的形状。

叔父哪里知道,这是曹操在玩自编的小伎俩。他根本就不知道,曹操这“突然发病”,完全是装出来的。

看见自己侄子倒地,并且病情似乎非常严重,叔父大惊失色,他赶紧跑过来急救。

在手忙脚乱地弄了半天之后,曹操终于恢复了“正常”。

这一场惊吓,待曹操“平静”之后,叔父已是大汗淋漓了。

见曹操已平安无事,叔父关心又关爱地问他到:

“阿瞒啊,你这是怎么啦?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啊,差点就要了叔叔的老命。”

曹操继续装作很虚弱的样子,轻声缓气地说到:

“叔叔,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最近突然有点中风。不过,叔叔您放心,应该没什么大碍的。”

曹操的叔父觉得曹操“发病”的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待回家之后,他就马上去找兄长曹嵩。

见到兄长,叔父对哥哥曹嵩说到:

“哥哥啊,我今儿个出去,碰见咱们阿瞒了,他忽然倒地,口眼歪斜、口吐白沫、脸部抽搐,情况十分严重。还好当时我在场,不然的话,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我问他怎么回事,阿瞒说是自己有点中风。中风,年纪轻轻的就中风,这可不是什么小病啊!哥哥,您可要仔细看着点,尽快找大夫给他瞧一瞧,千万不要耽误了孩子的病情。”

说完,叔父还把在路上“救护”曹操的情景,给兄长复述了一遍。

曹嵩听说儿子得了中风,心中十分慌张。

待曹操的叔父走后,曹嵩马上吩咐家人把曹操叫过来询问。

曹操来到父亲面前。曹嵩仔细看了看曹操,并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曹嵩问曹操道:

“听你叔叔说,你得了中风,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的中风好些了吗?老爹都快要吓坏了。我已经着人给你联系了最好的大夫,他会过来帮你看诊的。”

曹操没事人一样,轻描淡写地说道:

“中风?怎么会中风啊?我这个年纪,怎么会突然间就中风呢?这也不符合常识啊!大夫?还要请大夫,这有点夸张了吧!我好好的,不用请大夫过来吧!”

曹操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对父亲说道:

“奥,我有点明白了。我叔叔他不怎么喜欢我。也不至于吧,我好好的,他怎么能说我中风呢?还害得您要请大夫……”

曹操说完,还装作很无奈的样子,一直在那边摇头。

曹嵩见曹操没事,也就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他就对曹操说道:

“没事就好,你去吧!”

当然,曹嵩不会召叔侄二人一起对质。因为,这毕竟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

从这件事之后,曹操的叔父要再在兄长面前说曹操的不是,曹嵩基本上都不怎么相信了。

这样一来,曹嵩再也没有训斥臭骂过曹操,所以,曹操就更加地放肆,更加地浪荡无度了。

(本篇结束)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