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人间词话里那些莫名其妙的名字(2):湘真、半塘、疆村、竹垞

原创
2019-05-18  老街味道

前言

昨天的文章是《读不懂王国维人间词话?先从永叔、小山、皋文这些名字认起》,这篇文章里介绍了《人间词话》中第一部分的人物,写完就半夜了,一早还要上班,老街也没有细数,大约40几位吧。

读古人的这些作品会发现,他们很少直呼其名,往往用他们的字号来称呼,而且恨不能把这个人的字号都用一遍。例如王国维称呼柳永,一会儿耆卿,一会屯田;称呼辛弃疾,一会儿幼安,一会稼轩;这两个人名气太大,还不至于搞不清楚。不过止庵、西麓、湘真就不太容易辨别了,有些名字去百度也搜不出来。

好了,闲话不说,继续。

人间词话 第二部分


1、周公霭、羊元保、梁武帝、刘孝绰

[二]双声、叠韵之论,盛于六朝....乾嘉间,吾乡周公霭先生著《杜诗双声叠韵谱括略》,.....其言曰:"两字同母谓之双声,两字同韵谓之叠韵。"........如《南史·羊元保传》之"官家恨狭,更广八分","官家更广"四字,皆从k得声。.....如梁武帝"后牖有朽柳","后牖有"三字,双声而兼叠韵。"有朽柳"三字,其母音皆为u。刘孝绰之"梁王长康强".....

周公霭,周春,字芚兮,号松霭,晚号黍谷居士,又号内乐村叟,海宁盐官人,和王国维是同乡。二月份老街去嘉兴开会,可惜没有时间多逛逛。只是在南湖边的一个公园里见过几个小牌子,有一块简单介绍了王国维,其他人我就不认识了。

羊元保, 《宋书·羊元保传》有所记载:“元保为黄门侍郎,善弈棋,棋品第三。太祖以赌郡戏,胜以补宣城太守。”看来围棋下得不错。

梁武帝萧衍,就是那个舍身入寺的皇帝,也是永明体诗人之一。据说他一开始不了解四声:平上去入,手下说“天子万福”既是。八十多岁被叛军围困,臣子和儿子们拥兵不救,结果活活饿死在台城。

刘孝绰,也是齐梁时期的诗人官员。王国维这一段讲的是双声叠韵,同声母为双声,同韵母为叠韵。文中的典故来自于葛立方《韵语阳秋·卷四》引陆龟蒙诗序:

叠韵起自如梁武帝,云'后牖有朽柳',当时侍从之臣皆倡和。刘孝绰云'梁王长康强',沈少文云'偏眠船弦边',庾肩吾云'载碓每碍埭',自后用此体作为小诗者多矣。"

2、 曾纯甫、毛子晋

[五]曾纯甫中秋应制,作《壶中天慢》词 ,自注云:"是夜,西兴亦闻天乐。"谓宫中乐声,闻于隔岸也。毛子晋谓:"天神亦不以人废言。“

曾纯甫,曾觌(1109-1180) 字纯甫,曾经作《壶中天慢》词受到赵构父子二人的嘉奖。

毛晋(1599-1659),字子晋,明万历年间常熟人。生平喜藏书,藏书号:汲古阁。据说他是私家藏书最多,影响最大的藏书家。王国维说毛子晋的”天神亦不以人废言 “ 是误解,天乐应该是皇宫中的音乐之声。

3、柳 屯田

[十五]长调自以周、柳、苏、辛为最工。美成《浪淘沙慢》二词①,精壮顿挫,已开北曲之先声。若屯田之《八声甘州》 ,东坡之《水调歌头》 ,则伫兴之作,格高千古,不能以常调论也。

这一段中,只有“柳”以前没有提过,柳指的是柳永, 原名柳三变,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北宋婉约派代表人物。 暮年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周、柳、苏、辛、美成:周邦彦(美成)、柳永、苏轼、辛弃疾。

4、韩玉 开北曲四声通押之祖

[十七]稼轩《贺新郎》词:"柳暗凌波路。送春归猛风暴雨,一番新绿。 "又《定风波》词:"从此酒酣明月夜。耳热。 ""绿""热"二字,皆作上去用。与韩玉《东浦词》《贺新郎》以"玉""曲"叶"注""女",《卜算子》以"夜""谢"叶"食""月",已开北曲四声通押之祖。

韩玉,字温甫,南宋词人,本金人,绍兴初挈家南渡。著有《东浦词》,世人又称其"韩东浦"。这一段主要的不是韩玉这个人,而是“已开北曲四声通押之祖”,王国维为什么这样说呢?看看韩玉的这首《贺新郎·绰约人如玉》就明白了。

绰约人如【玉】。试新妆、娇黄半绿,汉宫匀注。倚傍小阑闲伫立,翠带风前似舞。记洛浦、当年俦侣。罗袜尘生香冉冉,料征鸿、微步凌波女。惊梦断,楚江【曲】。春工若见应为主。忍教都、闲亭邃馆,冷风凄雨。待把此花都折取。和泪连香寄与。须信道、离情如许。烟水茫茫斜照里,是骚人、九辨招魂处。千古恨,与谁语。《贺新郎·绰约人如玉》

这首词押韵上去韵:注、舞、侣、女、主、雨、许、与、处、语,但是中间夹杂了两个入声字:玉、曲。在填词时,入声独用,不可与平上去通押。

在宋以后的元曲中,入声字派入了其他三声“平、上、去”中,“玉、曲”是可以和注、舞这些字通押的 。文中举例的辛弃疾词也是如此。

5、谭复堂、蒋鹿潭、项莲生、止庵、

[十八]谭复堂《箧中词选》谓:"蒋鹿潭《水云楼词》与成容若、项莲生,二百年间,分鼎三足。"然《水云楼词》小令颇有境界,长调惟存气格。《忆云词》精实有馀,超逸不足,皆不足与容若比。然视皋文、止庵辈,则倜乎远矣。

这一段说的都是清朝人,皋文、成容若二人前面介绍过,即张惠言、纳兰容若。

谭复堂,即谭献(1832~1901),原名廷献,字仲修,号复堂,作词评论强调"寄托"。著有《复堂类集》、《复堂诗续》、《复堂文续》、《复堂日记补录》。谭献的名言:

“甚且作者之用心未必然,而读者之用心何必不然。 ”

蒋鹿潭,蒋春霖(1818-1868),字鹿潭,以字行,清代咸同年间人,中年以后专事填词,存世的106首词刊刻为《水云楼词》。体会一下王国维称赞其“颇有境界”的小令,《唐多令·枫老树留声》:

枫老树留声,芦花吹又残。系扁舟同倚朱阑。还似少年歌舞地,听落叶,忆长安。

哀角起重关。霜深楚水寒。背西风归雁声酸。一片石头城上月,浑怕照,旧江山。

项莲生,项鸿祚(1798~1835),道光十二年(1832)举人。原名继章,后改名廷纪,字莲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与龚自珍同称为"西湖双杰"。著有《忆云词甲乙丙丁稿》4卷,老街录入其《减字木兰花》一首:

阑珊心绪,醉依绿琴相伴祝。一枕新愁,残夜花香月满楼。

繁笙脆管,吹得锦屏春梦远。只有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

止庵,如果百度的话,叫“止庵”的人可不少,在清朝末年民国时期有一个周学熙,(1866-1947),字缉之,号止庵,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著《止庵诗存》、《止庵诗外集》、《东游日记》。这个人如果活在今天,估计是马云、任正非一类的人物。

但是王国维说的“止庵”不是这个人,而是前文说过的清嘉庆年间的周济。

6、竹垞、周保绪、潘四农、

[十九]竹垞谓:词至北宋而大,至南宋而深 。后此词人,群奉其说。然其中亦非无具眼者。周保绪曰:"南宋下不犯北宋拙率之病,高不到北宋浑涵之诣。"又曰:"北宋词多就景叙情,故珠圆玉润,四照玲珑。至稼轩、白石,一变而为即事叙景,故深者反浅,曲者反直。 "潘四农曰:"词滥觞于唐,畅于五代,而意格之闳深曲挚,则莫盛于北宋。词之有北宋,犹诗之有盛唐。至南宋则稍衰矣。 "刘融斋曰:"北宋词用密亦疏、用隐亦亮、用沈亦快、用细亦阔、用精亦浑。南宋只是掉转过来。 "可知此事自有公论。虽止庵词颇浅薄,潘刘尤甚。然其推尊北宋,则与明季云间诸公,同一卓识也。

竹垞,朱彝[yí]尊(1629年-1709年),字锡鬯,号竹垞,也是王国维同乡,浙江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翰林院检讨,入直南书房,参加纂修《明史》。为"浙西词派"的创始人,与陈维崧并称"朱陈",与王士祯称 "南朱北王" 。录其一首《忆少年》:

飞花时节,垂杨巷陌,东风庭院。重帘尚如昔,但窥帘人远。

叶底歌莺梁上燕,一声声伴人幽怨。相思了无益,悔当初相见。

周保绪,前面提过,王国维在第一部分叫他“周介存”,然后上一段文字又叫他“止庵”,即是清朝清嘉庆十年的进士周济,字保绪,一字介存,号未斋,晚号止庵。

潘四农,即潘德舆(1785~1839),字彦辅,号四农,别号艮庭居士。有《养一斋集》。其评诗独具慧眼,例如王昌龄《从军行》:

"大漠风尘日色黄,红旗半掩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潘氏通过诗中"日色黄"、"半掩"、"夜战"、"生擒"等词解读为,主将在战斗结束后才奔赴沙场,攫取别人的胜利果实。

刘融斋,昨天的文章《读不懂王国维人间词话?先从永叔、小山、皋文这些名字认起》也提过,即清道光年间的进士刘熙载,著有《艺概》。

7、湘真、半塘老人、疆村、宋直方

[二十]唐五代北宋词,可谓生香真色。若云间诸公,则綵花耳。【湘真】且然,况其次也者乎?

[二二]近人词如《复堂词》之深婉,《疆村词》之隐秀,皆在半塘老人上。疆村学梦窗而情味较梦窗反胜。盖有临川庐陵之高华,而济以白石之疏越者。学人之词,斯为极则。然古人自然神妙处,尚未见及。

[二三]宋直方《蝶恋花》:"新样罗衣浑弃却,犹寻旧日春衫著。 "谭复堂《蝶恋花》:"连理枝头侬与汝,千花百草从渠许。 "可谓寄兴深微。

湘真,这个人在昨天也提过,王国维在前面叫他“陈卧子”。陈子龙(1608-1647年),初名陈介,字人中,改字卧子,南直隶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区),明朝末年大臣,夏完淳的老师。

半塘老人,王鹏运(1849-1904),字佑遐,一字幼霞,中年自号半塘老人。 同治九年举人,与况周颐、朱孝臧、郑文焯合称"清末四大家" 。 著有《半塘定稿》,其中包括《鹜翁词》。

疆村,即上面所说"清末四大家"之一的朱孝臧,后改名为朱祖谋(1857-1931)原名,字藿生,号沤尹,又号强村,浙江吴兴人。光绪九年(1883)进士, 著有《疆村词》。王国维说他学“梦窗”,梦窗昨天也提过:吴文英,字君特,号梦窗。

宋直方, 宋征舆(1617-1667),字辕文,号直方,是上文提到的陈子龙同乡,与陈子龙、李雯并称"云间三子"。只不过陈子龙明亡殉国, 宋征舆仕清,官至副都御使。

8、贺黄公、姜论史词、遗山、朱子、

[二六]贺黄公谓:"姜论史词,不称其"软语商量",而赏其"柳暗花暝",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 "然"柳暗花暝"自是欧秦辈句法,前后有画工化工之殊。吾从白石,不能附和黄公矣。

[二七]"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传语闭门陈正字,可怜无补费精神。"此遗山《论诗绝句》也。梦窗、玉田辈,当不乐闻此语。

[二八]朱子《清邃阁论诗》谓:"古人诗中有句,今人诗更无句,只是一直说将去。这般诗一日作百首也得。"余谓北宋之词有句,南宋以后便无句。玉田、草窗之词,所谓"一日作百首也得"者也。

贺黄公,贺裳(1681年前后在世),字黄公,号檗斋,别号白凤词人,江南丹阳人。 姜论史词,指姜夔欣赏史达祖《双双燕》中"柳暗花暝"一句,贺裳不赞同姜夔,王国维又不赞成贺裳,关于这一段“画工化工之殊”的看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老街前几天写的这篇文章《

似花还似非花 言情与赋物 苏轼宋徽宗告诉我们创作咏物诗词的秘密》

遗山,元好(hào)问(1190-1257 ),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以“问世间情为何物”为现代人所熟知。梦窗、玉田二人昨天的文章都提过。

朱子,被称为“子”的人都说不是凡人,南宋的朱熹是也。

9、文文山、圣与、叔夏、公谨、诚意伯、季迪、孟载

[三一]文文山词,风骨甚高,亦有境界,远在圣与、叔夏、公谨诸公之上。亦如明初诚意伯词,非季迪、孟载诸人所敢望也。

文文山,南宋名将文天祥;后面三个人是"宋末四大家"中的王沂孙、张炎、周密。

圣与,王沂孙,生卒年不详,字圣与,又字咏道,号碧山,又号中仙,因家住玉笥山,故又号玉笥山人,

叔夏,昨天说过,王国维在前面叫他“玉田”,张炎(1248-约1320),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词人,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

公谨,昨天文章里也有,不过王国维叫他“草窗”,周密 (1232-1298),字公谨,号草窗。

明初诚意伯,刘基刘伯温;季迪、孟载是明朝 "吴中四杰"中的两个人。高启(1336-1374),字季迪;孟载,杨基(1326~1378)字孟载,号眉庵。

10、和凝、李希声

[三二]和凝《长命女》词:"天欲晓。宫漏穿花声缭绕,窗里星光少。 冷霞寒侵帐额,残月光沈树杪。梦断锦闱空悄悄。强起愁眉小。"此词前半,不减夏英公《喜迁莺》也。

[三三]宋李希声《诗话》云:"唐人作诗,正以风调高古为主。虽意远语疏,皆为佳作。后人有切近的当、气格凡下者,终使人可憎。 "余谓北宋词亦不妨疏远。若梅溪以下,正所谓切近的当、气格凡下者也。

和凝(898-955年),五代时花间派词人; 夏英公,昨天说过,夏竦(985年-1051年),北宋仁宗时的宰相。

李希声,宋朝李谆,字希声,诗学黄庭圣,有《李希声诗话》。梅溪,史达祖,昨天说过。

11、西麓、沈昕伯

[三五]梅溪、梦窗、玉田、草窗、西麓诸家,词虽不同,然同失之肤浅。

[三六]余友沈昕伯自巴黎寄余蝶恋花一阕云:"帘外东风随燕到。春色东来,循我来时道。一霎围场生绿草,归迟却怨春来早。 锦绣一城春水绕。庭院笙歌,行乐多年少。著意来开孤客抱,不知名字闲花鸟。"

西麓,昨天有文章里探讨人间词话第一部分结尾的“中麓 ”,有人说刊印错误应该是“西麓”,西麓, 陈允平, 南宋末年、元朝初年词人 ,其卒后,张炎还做过一首《解连环·拜陈西麓墓》。

沈昕伯:沈纮,字昕伯。为王国维东文学社之同学。

12、屈原、宋玉、王褒、刘向、阮嗣宗、左太冲、郭景纯、曹刘

[三九]《沧浪》 《凤兮》 二歌,已开楚辞体格。然楚词之最工者,推屈原、宋玉,而后此之王褒、刘向之词不与焉。五古之最工者,实推阮嗣宗、左太冲、郭景纯、陶渊明,而前此曹刘,后此陈子昂、李太白不与焉。词之最工者,实推后主、正中、永叔、少游、美成,而后此南宋诸公不与焉。

屈原、宋玉,两位楚辞大家,不用介绍了;王褒有好几位,既然和刘向并称,应该是西汉的王褒(前90年-前51年),著名的辞赋家,与扬雄并称"渊云";刘向(约前77—前6) 原名更生,字子政,沛县(今属江苏)人。西汉经学家、文学家。

阮嗣宗、左太冲、郭景纯,是魏晋南北朝的"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引起“洛阳纸贵”的左思、中国风水学祖师爷游仙诗人郭璞。

曹刘,不是曹操刘备,而是曹植 、 刘桢。 刘勰的 《文心雕龙·比兴》有句:“至於 扬 班 之伦, 曹 刘 以下....

后主、正中、永叔、少游、美成,昨天文章《读不懂王国维人间词话?先从永叔、小山、皋文这些名字认起》都说过。

13、龚定庵、耆卿、伯可、徐陵、袁谷、董子远、沈德潜、沈归愚、袁简斋、王衍

[四三]龚定庵诗云:"偶赋凌云偶倦飞,偶然闲慕遂初衣。偶逢锦瑟佳人问,便说寻春为汝归。 "其人之凉薄无行,跃然纸墨间。余辈读耆卿伯可词,亦有此感。视永叔、希文小词何如耶?

[四五]读《花间》《尊前》集,令人回想徐陵《玉台新咏》。读《草堂诗馀》,令人回想韦縠《才调集》。读朱竹垞《词综》,张皋文、董子远《词选》,令人回想沈德潜“三朝诗别裁集”。

[四六]明季国初诸老之论词,大似袁简斋之论诗,其失也,纤小而轻薄。竹垞以降之论词者,大似沈归愚,其失也,枯槁而庸陋。

[四七]东坡之旷在神,白石之旷在貌。白石如王衍口不言阿堵物,而暗中为营三窟之计,此其所以可鄙也。

龚定庵,即“我劝天公重抖擞”的龚自珍, 字璱(sè)人,号定庵(ān)。

耆卿,上文说过,柳永字耆卿;伯可,南宋康与之,字伯可,号顺庵,秦桧门下十客之一。

徐陵,徐陵(507-583年),字孝穆,南朝梁陈时期宫体诗人,与庾信齐名,并称"徐庾"。

韦縠,五代后蜀文人韦縠,《才调集》是唐诗选本。

董子远,即董毅,字子远,清代词人,他是张惠言(皋文)外孙,继张惠言、张琦《词选》之后,编《续词选》三卷。

沈德潜、沈归愚,是一个人,沈德潜(1673~1769年),字碻(què)士,号归愚,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清代诗人,著名学者,乾隆四年(1739进士)。“三朝诗别裁集”:《唐诗别裁》、《明诗别裁》、《清诗别裁》

袁简斋,即著名的随园老人袁枚,袁枚(1716年-1798),字子才,号简斋,著有《随园诗话》,最近他的《苔》比较火: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王衍,王衍(256年-311年),字夷甫。西晋末年重臣,玄学清谈领袖。阿堵物指钱,《世说新语·规箴》:夷甫晨起,见钱阂行,呼婢曰:“举却阿堵物。” 表面上不喜欢钱,但是却和弟弟王澄、王敦谋划家族的”三窟“之策,所以被人所不齿。

结束语

昨天的文章写完后睡觉、上班,忙了一天回到家,老街想把这篇文章发到公众号上,没有想到有以为勤劳的搬运工早我一步,一个字不差地把这事干完了,搞得我申请不了原创,只好申诉,等待。

今天休息不上班,就不给他(或她)这个机会了。

六千多字,实在懒得校对,如果有疏漏错误之处,欢迎诗友们海涵并留言指正,先谢谢了。明天继续。

@老街味道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