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望野眼】东瀛访书静嘉堂 | 陆蓓容

2019-05-18  圆角望

有一种书画文献,原是归安陆家的账本儿。它随皕宋楼藏书一同东渡,庋藏在日本静嘉堂。图书馆巡礼之初,料不到会去那里——书籍播迁的重要史实,竟成了抄书旅行的前因。

经两位同仁指点,写过邮件预约,言明某日某时前往。然后坐飞机,坐火车,坐地铁,走路。东京近郊极僻静,工作日的上午,整条街阒寂无人。天风猎猎,春樱如急雪,伴我走一段长途。上一段阶梯,林荫蔽日。转个弯,近百年的大胖房子赫然入目。绿顶,褐身子,门前三棵柏树,剪得圆胖,像三颗冰淇淋球。

阅览室小小一间,书已取出,躺在盒中静待读者。一位老人先在,西装革履,摊书俛首,已经做自己的胜业。檐高树影深,百叶帘垂了一半,长窗底下有两对玲珑屈曲的细铁拴。桌前左首更设小案,上置木牌,墨书“食卓”字样,许大家带饭入室,于此进餐。思及“笾豆静嘉”,便分明感到幽默,虽然这不会是主事者的本心。

办公桌顶上挂横披,“道家蓬莱”。乌木细框,和式装裱,陈宝琛书赠岩崎先生。低处又有小框,是手书的阅览规约。四壁安顿了几张油画。小座钟坐在壁炉上,默然走字,几乎不闻声。午休时间,负责人准时消失,纵我们各自坚坐,了结夙缘。

一中午,无人动身。日影微移,但听得数声啼鸟。在食卓的寂寞里,我轻轻阖上了书。

本文刊2019年5月18日《文汇报 笔会》

“望野眼”是陆蓓容在笔会的专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