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爱吃早餐的人,是不会垮的

原创
2019-05-20  极物来了

最近又有一部纪录片火了,很多人都向秦桑疯狂安利,片子的总顾问是导演了《舌尖上的中国》的陈晓卿,这次拍的是全国各地的早餐,每集只有5分钟,简直就是一幅栩栩如生的全国早餐美食地图。

比如湖南有一家《学义面粉》米粉店,每天早上挤满了人,汤底用新鲜后腿骨,熬了十几小时,再放上一勺煨了两三个小时的肉丝码子,辣椒、萝卜、酸豆角加一点,就可以尽情地嗦起粉来。

而贵州凯里的酸汤粉店,已经开了十五年。红红的汤,酸酸辣辣的味道,一看到就令人食欲骤起。

在广东沿海城市汕头,有着肥美的烧鹅,鲜美的野生桂花鱼,但一到早上,却被猪血汤分了一个天下。

而福建福安赛岐镇的早上,是属于包子的。62岁的林大哥,一家水煎包铺开了20多年。

片里的每家店都是普通的“苍蝇馆子”,没有夸张滤镜,却每一家都让人垂涎欲滴。

有人说:人在异乡,胃在故乡。每一座城市,都一定有一份早餐留住你。

秦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不禁觉察出一些导演意图寻找的,在高速奔流的时代中,人与食物之间不变的默契。

1

经过早餐氤氲过的生活里

有脉脉温情和天长地久

每家店都是一份营生,但又滚烫着浓浓的烟火气。

湖南这家米粉店,一开就是22年。店主陈学义再辛苦也要接送孩子上学,生计繁忙,但用陈学义的话来说:“孩子一天天长大的不,有希望不。”

苦中有乐,才是人们甘愿为生活奔波的一抹甘甜吧。

凯里粉店的店主是位老爷爷,脾气急得很,常跟老伴斗气,灶台边他一边搅拌着热气腾腾的番茄酱料,一边说:“生活就像牙齿和嘴巴,哪有不打架的。”

可即使他常常暴躁,却从没跟客人发过一次脾气。

福建水煎包店,一锅包子出来,等候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一都会空手而归。

拿到煎包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趁着油温尚热赶紧吃下,“好,等一下,我煎包吃两个再打电话给你。”“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在这里吃了,一直吃到现在。”

难就难吧,吃了早餐再说。吃完这一口,就有了能量去面对一天的烦心事。

为了供应早餐,林大哥3点就要起床,谈起辛苦陪伴的老婆,62岁的林大叔自有自己的浪漫:“两个人就一起做煎包啊,这是我最浪漫的生活了,以后如果不做,退休的话,那就去旅游啦,带着阿姨到外面浪漫一下。”说到这里,他开心得五官都皱到一起。

谁说生活会磨蚀掉感情,生煎包里的浪漫明明那样滚烫。

经营早餐的家庭,因为整日沉浸在生活的烟火气里,也就更懂得该如何去爱。油污满满的小厨房,诙谐幽默的老板,每一个小小的人生愿望,都实实在在的人间烟火气。

2

对现代人来说,早餐是多余的存在

历史上袁世凯胃口很好,他信奉“能吃才能干”的信条,经常把“要干大事,没有饭量可不行”挂在嘴边。

对袁世凯来说,早餐是一定要认真对待的。

每天早上除了要吃鸡丝面,他还要吃一大盘白馒头、一大盘鸡蛋,加上一杯咖啡或茶,饼干数片。

因为认真对待吃食,近60岁,他还能吃下整只鸡。

而反观现代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早餐成了多余的存在。

赶着上班的话,要不路上随便买点,边走边吃;要不就是为了多睡一会,干脆不吃。周末一睡到中午,更不会吃了。

最近看到一条可怕的新闻。

在广西的钟山县,忍受了10年腹胀的陈女士被确诊为胆囊多发性结石。医生最终从她体内取出200多颗结石。医生称可能因三餐不规律,不太吃早餐,经常随意吃些剩菜饭之类的。

虽然不吃早餐不一定是确切原因,但我国有研究分析发现,不吃早餐的确会增加胆囊结石的风险。再者丁香医生曾经科普过,不吃早餐大脑会断粮,人会变傻变呆变笨!

表面上是为光鲜亮丽的精致主义当代青年,却连“好好吃个早餐”都变成了奢侈的事。

蔡澜讲过:“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社会穷困,人们只有辛勤工作,迟睡早起,一个人打几份工不出奇,所以吃早餐和宵夜的地方特别多。

弥敦道上有好几家茶楼,开在大厦顶层,没有冷气,格子窗花,金黄的太阳隔窗射入,照在滚水和烟卷发出的雾上,成一道道的光,挂在牆角的鸟笼中发出的呜声,和点心妹叫卖混杂,成为黎明香江交响乐。

经济起飞后就没这支歌仔唱了,大家多睡一点,很多人连晨曦也没见过,吃早餐的地方逐渐减少。”

他盛赞武汉。“只有武汉的街头巷尾还在卖早餐,我将之冠上‘早餐之都’。”他对武汉人把吃早餐称为“过早”做了精辟的阐释:把早餐当成过年那么重要,叫为“过早”,很是有趣!”

这种有趣,现代人是不懂的。

我们以忙为借口找了无数不吃早餐的理由,以弄丢了生活品质和健康为代价,去换取所谓“高品质”的生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