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情怀 / 儒释道 / 王阳明的万物同体思想

分享

   

王阳明的万物同体思想

2019-05-21  古道情怀

第三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

2019年5月18-19日,由绍兴市人民政府、中国文化院·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北京三智文化书院主办的,主题为“中国智慧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第三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在绍兴隆重举行。在主旨演讲环节,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陈来教授,以《王阳明的万物同体思想》为题发表了精彩的主题演讲。现与各位同享:

王阳明的万物同体思想

陈  来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

阳明早期的“龙场悟道”可以算作阳明思想的起点,我把它思想的终点概括为“越城明道”。越城也就是此次论坛的召开地绍兴。相对而言,大家对阳明在贵州悟道、江西讲道、晚年在越城明道的思想和活动的关注度还是不够的。研究阳明先生晚期思想有什么重要性呢?阳明前期思想如“知行合一”、“心外无理”、“心外无物”、“致良知”大家讲的比较多,一般认为阳明在江西后期,也就是在他49-50岁之间,在赣州提出的“致良知”是他思想体系的晚年结论。这种结论到底对不对,也不能说是错的。但如果仅仅就其49-50岁之间所讲的“致良知”而言,还不是他最后完成的“致良知”的全部。

王阳明晚年居越讲学对“致良知”学说的发展,包含了两个新的要素。一个是我们大家所熟知的在天泉桥上的四句教言,尤其是“无善无恶心之体”,是他在江西时期和江西以前所没有讲过的,也是江西时期所讲的“致良知”所不包括的。第二,在这个时期,阳明晚年“致良知”思想特别强调的“万物同体”或者说“万物一体”思想所引起的变化,对阳明晚年思想的完善产生了重要影响。这些是无法仅仅从他江西时期的思想中所能了解的。比如他在四句教中讲的第一句“无善无恶心之体”,这是阳明先生和部分弟子在私下所讲的。

阳明从正德十六年在越城讲学,到嘉靖六年,他有6年的时间居住在越城,这是他晚年思想最圆熟、精力最集中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的讲学有一个特点,在《王阳明先生年谱》中就指出:“宫刹卑隘,至不能容。盖环坐而听者三百余人。先生临之,只发《大学》万物同体之旨,使人各求本性,致极良知以至于至善,功夫有得,则因方设教。”其中“只发《大学》万物同体之旨”,说明他晚年在越城讲学只强调一个思想,这个思想不是“致良知”之学,而是《大学》中的“万物同体”思想,以启发大家恪求本性,各致良知,本性就是本心。换句话说,他中年所讲的“本心”思想,他江西时期以及后期所讲的“致良知”思想,到了晚年都要发《大学》万物同体之旨来说明。这说明在大家所熟悉的“致良知”本性之外,他晚年在越城讲学非常强调的一点就是“万物同体”,或说“万物一体”。

我们知道《大学》文本中并没有直接讲“同体”或“一体”思想,同时我们知道《大学》有“三纲领”学说——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亲民”两字在朱子学中被解释为“新民”,这当然有他们自己的理据。当时王阳明坚持《大学》古本中的“亲民”不应该被改掉,用“亲民”来解释《大学》,而且还用万物同体思想解释三纲领中的“亲民”。“只发《大学》万物同体之旨”说明,他在晚年越城讲学中专讲“万物同体”思想与“亲民”的关系。当然,他讲的时候也会和本心、良知思想加以结合。

王阳明“万物同体”思想在两个材料中体现的比较集中。第一个材料就是他在嘉靖三年,在《答顾东桥书》中的最后一段,(《答顾东桥书》最后一段,后被他的学生独立为单独的一本,叫《拔本塞源论》。 )他的学生将《拔本塞源论》的主旨概括为:“阳明痛悼末学支离,深忧世风败乱,力陈万物一体之旨。”这可以说是阳明先生最早论述万物一体思想的文献记载。

以前大家比较关注《答顾东桥书》中关于“格物致知”的讨论,但是阳明自己在文章末尾说他前面的思想比较浅薄,不是根本。认为最根本的思想就是“拔本塞源论”,也就是“万物一体”的思想。他认为大家应该求圣人之心,而圣人之心的核心就在于万物一体。这一思想在居越以前是没有的。

这一思想最早见于《拔本塞源论》:“夫圣人之心,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其视天下之人,无外内远近,凡有血气,皆其昆弟赤子之亲,莫不欲安全而教养之,以遂其万物一体之念。天下之人心,其始亦非有异于圣人也,特其间于有我之私,隔于物欲之蔽,大者以小,通者以塞,人各有心,至有视其父子兄弟如仇仇者。圣人有忧之,是以推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仁以教天下,使之皆有以克其私,去其蔽,以复其心体之同然。”也就是说,天下人的本心刚开始和圣人是一样的,都是以天地万物为一体的。人的本性原本是通向万物的,但是现在被各种物欲等塞住了,所以圣人忧之,希望通过教化,让大家能够“克其私,去其蔽,以复其心体之同然。”回到本心,也就是你的心体,心体同然,也就是与万物为一体。所以阳明在这边解释了什么是心体、什么是本心。

王阳明中年也讲心体和本心,但是没有明确揭示本心、心体的内涵,但是在《拔本塞源论》中就明确的界定了什么是本心、什么是本性。这是阳明运用万物一体的观念,对其心学所做的新的阐发,这也导致了他的心学思想体系发生了变化。从这里开始,明确了心学思想以“万物一体”为主轴。第二点,阳明在《拔本塞源论》最后这样讲到:“所幸天理之在人心,终有所不可泯,而良知之明,万古一日,则其闻吾拔本塞源之论,必有恻然而悲,戚然而痛,愤然而起。沛然若决江河而有所不可御者矣。非夫豪杰之士无所待而兴起者,吾谁与望乎?”阳明认为自己所讲的这些思想应该会感动人的,听完后应该是恻然而悲,戚然而痛,愤然而起。在这里“侧然”和“凄然”这两个字不是随便用的,实际上反映了王阳明他的精神状态和要表达的心情,这个“凄然”已经成为他在后期思想上的一个重要的基础。这一点我们可以在第二个材料中看得很清楚。

第二个材料就是他在嘉靖七年写给他的学生聂文蔚的《答聂文蔚第一书》。前面阳明讲的“恻然而悲”、“戚然而痛”,表示他在这时期所要表达的不仅是万物一体的思想,更要表达这种情怀与感情。如果说这种感情在《拔本塞源论》中还不够明确的话,那在《答聂文蔚第一书》中就表现的很明显了。在年谱中记载了阳明弟子钱德洪的一段话,他认为阳明的这种感情,使得阳明在讲万物一体思想时,在他自己的身心中贯穿了一种强烈的感情,而且这种感情他相信对于别人能够产生强烈的感动。钱德洪还说阳明一辈子:惶惶然不忘讲学,唯恐吾人不闻斯道,流于功利机智,以日堕于夷狄禽兽,而不觉其一体同物之心,譊譊终身,至于毙而后已。此孔、孟以来贤圣苦心,虽门人子弟未足以慰其情也;是情也,莫见于答聂文蔚之第一书:此皆仍元善所录之旧:而揭“必有事焉”即“致良知”功夫,明白简切,使人言下即得入手,此又莫详于答文蔚之第二书,故增录之。

 “夫人者,天地之心,天地万物,本吾一体者也。”阳明认为如果你感受不到生民所遭受的痛苦就是你自己遭受的痛苦,那就是没有良知。他在江西开始就讲“良知”、“是非之心”。但是那时候阳明所讲的“是非之心”,是人面对生民的痛苦的时候,有没有一种痛切如己的感觉,你有这种感受,你有“是非之心”,你没有这种感受,你就没有“是非之心”。说“世之君子,惟务致其良知,则自能公是非,同好恶,视人犹已,视国犹家,而以天地万物业体,求天下无治,不可得矣。”“仆诚赖天之灵,偶有见于良知之学,以为必由此而后天下可得而治。是以每念斯民之陷溺,则为之戚然痛心,忘其身之不肖,而思以此救之。”这段话可以看出,阳明的良知以“万物一体”为内涵,这一思想在阳明晚年具有转折的意义。

概言之,阳明之所以要讲万物一体的思想,就是因为他感受到生民所遭受的痛苦,这就是良知。孟子讲四心,重在是非之心。阳明所讲的良知,更多地强调怵惕恻隐之心与万物一体的感受性规定,这个感受是万物一体之人,而不仅仅是孟子所讲的是非之心,具有悲悯的情怀,拯救天下苍生的担当。阳明晚年所提出的万物一体思想,摆脱了自我内在修养、心外无物的相对狭隘,走向了自我与宇宙的境界,构成了自我思想的一种平衡,使他的整体思想体系发生了变化。以万物一体界定良知,也引导着良知的发展走向。实现了内圣(内在修养)与外王(博施济众的外王实践)的统一。这不仅是他自己思想的重点,也对南宋理学万物一体思想产生了重要影响。

阳明总体思想的意义。首先,从“是非之心”到“恻隐之心”的转变,扩大了“良知”的根本转变。从此,“良知”不仅是个体对道德认知的是非观念,而且是朝向社会、朝向世界、特别是朝向人民,这在阳明心学的价值观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突出表达了阳明先生的价值观,对生灵苦难的悲悯,他开始更多强调面向宇宙。在世界上有许多影响很大的思想与哲学家,但是如果只讲自我意识和自我关怀的哲学家还只是单向的哲学家。一个哲学家如果只讲自我意识、自我关怀,会忽略哲学的根本性,自我与自然、宇宙万物的关系,归结起来是把自我归结到起点之中。一个好的哲学家是自我和宇宙、自然整体融为一体。从王阳明讲的天地万物与人一体,风雨云雷原是一体,我们可以加深阳明主旨思想的理解。

在越城时期,阳明的思想已经超过了单纯的自我意识和自我关怀。这在阳明先生晚年是有重要意义的。首先他的思想体系从中年时代特别强调自我关怀走向了晚年的自我意识,走向了更高、更广的境界。还有更主要的方面,我们发现阳明的思想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自我和宇宙为一体的境界毕竟还是个别的境界,还不能展现在世界眼前。从这种角度看,这种精神境界还是个人精神内在追求的地方,而王阳明先生在关注自我的同时,他更强调外在心灵的突变,“心外无物”的内在现象构成了一种境界,而这一方面正是万物主旨的重点。这一思想在阳明学里面应该说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就。

阳明心学对万物的解释,对“致良知”的实践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他整个思想体系发生了一定变化,不仅用“万物一体”来体现“致良知”,并引导“良知”实现这个变化。在他的晚年,阳明的体系开始变成一种内外的修养。阳明先生万物一体的思想对南宋以来理学上的变化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宋代以来在讲“万物一体”思想的时候都是把思想放在自我和宇宙统一的体验中。阳明的思想虽然也讲到自我和宇宙的统一,在这一点上突出万物主旨思想的转移,在文学史上有重要意义。这种思想更加注重亲民、人道关怀和社会实践,从今天的角度我们认为有更重要的意义。阳明先生的思想不仅仅关注主体,以人民为中心,也包括生态文明建设,包括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可以和“万物一体”思想直接联系起来,值得我们进一步去探讨。

 (文章为论坛现场录音整理)

第三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在绍兴开幕

第三届阳明论坛圆满闭幕

许嘉璐:阳明心学的研究与普及并驾齐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