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中国通史》第80集 -《土木堡之变》(下)。

2019-05-23  徒步者的...

中国通史第80集 下.mp3 来自西安雁展印务 20:22

毛佩琦:虽然当时明朝的兵力并不是说衰弱到不堪一击,但是毕竟皇帝被扣留,这是一个重大的事件,如果这个事态不能够马上扭转的话,很可能勾起也先更大的野心,这是当时明朝面临的一个大问题,那么这个时候,兵部侍郎于谦挺身而出,担当了保卫北京的重任。

8月19日,于谦开始布置京城防务,下达全国兵力总动员令,火速征调河南。山东及南北直隶各卫所的部队,以及运河沿岸的运粮官军赴京守卫,被动员百姓自备车辆,前往通州运粮,以解除京城军民用粮的后顾之忧,在京城九门放置炮仗铳石,设置路障,在城垣出设置门扉、栅栏以阻击敌军入城,于谦还亲临防守一线,督导备战。

      毛佩琦:在于谦的组织之下,不仅从各地调来的军队,而且任命了很多有能力的将领,同时他还动员当地百姓,一同参加北京保卫战,这是一个保卫关内和平生活,保护农耕文化现有秩序的战场战争。

正统14年10月初一,也先挟持英宗为人质,兵分三路向明朝进攻,初九,也先率主力抵达紫荆关,亲自督军进攻,紫荆关陷落,瓦剌军队由白羊口,紫金关西路向北京城逼近。德胜门,坐落于北京市北二环路边,始建于明正统二年,是明清北京城内城九门之一,是由城楼、箭楼、闸楼和瓮城等组成的群体军事防御建筑,为出兵征战之门,故得名得胜。德胜门素有军门之称,明永乐皇帝北征,清康熙皇帝平定噶尔丹,乾隆皇帝镇压和卓叛乱,都是出师德胜门,然而这座明英宗建起来的城防阵地,建成仅仅十二年后,便迎来一场惨烈的战争。公元1449年10月13日,也先就是从德胜门开始率兵向明朝首都北京城发起了总攻,德胜门门外一场激战,也先败退,旋即调转兵峰直指西直门,又是一场激战,双方伤亡很大,也先未能占到便宜,瓦剌军转而向彰义门发动攻击,久攻不下,被迫退回。瓦剌军队退回塞外,北京解除戒严,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朱祁钰下诏抚安天下,按照惯例,次年的黄历在头年年底颁行下去,即将进入一个以朱祁钰的年号纪年的第一年,景泰元年。

商传:北京保卫战的结果是使得这个明朝统一的这样的一个国家的延续,如果你真的把北京放弃了,到南边去了,那北方都彻底乱了,如果北方全都是这个蒙古人进来了以后,你再想北伐重新重振,谈何容易。

也先将英宗作为人质进攻北京,未能捞到任何好处,反而损兵折将,便又将英宗带回了漠北。景泰元年(公元1450)正月初一,是汉初传统新春的第一天,此时的漠北天地苍茫,天寒地冻,英宗赖以御寒的仅帐房一顶,英宗被冻得彻夜难眠,他遥望南天,不禁怆然涕下。在孤独悲愁中,父皇的话又在朱祁镇耳边响起,你将来当了皇帝,能不能使天下太平,三个月前,朱祁镇统帅文武百官和25万大军挥师北上时,脑子里想的只有凯旋归来,现在英宗羁留朔漠,有家难归,冬夜苦长,思念家乡,朱祁镇常出帐仰望天空,自语道,天意有在,我终当归尔。也先终于知道,英宗在自己手里成了一张废牌,这位聪明过人的瓦剌部领袖,尽管干净漂亮的赢得了土木堡这场几十万大军参与的大战,此刻,却在朱祁镇兄弟两的皇权较量前一筹莫展。但也先还是有足够的政治智慧,采取了善待英宗的措施,据史书记载,也先每二日向英宗进羊一只,七日进牛一只,逢五、逢七、逢十作筵席,逐日进马奶、羊奶。

景泰元年8月2日,英宗在塞外做了一年俘虏之后,被朝臣扬善奉迎南归,也先率众送驾半日路程,众将帅与英宗挥泪告别,相处一年后,双方居然难舍难分,朱祁镇终于踏上返回故乡的路途,到达宣府时,英宗命人祭奠一年前以土木堡一战中血洒疆场的将士亡灵,数十万将士因他的决策失误而永远倒下。又是一年的中秋佳节,正好是土木堡之变整整一周年,英宗终于回到他熟悉的紫禁城,百官迎接与安定门外,朱祁镇自东安门入,景泰帝迎拜,英宗答拜,兄弟相见,各叙授受之意,二人叙让良久,这是事先早就安排好的仪式,在一分谦让背后,是兄弟二人的尴尬。昔日的皇帝归来,而紫禁城新晋皇帝的宝座却尚未坐热,等待英宗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客套场面结束,朱祁镇立刻被送入南宫的崇质殿中,刚摆脱异族人的囚禁,很快又变成弟弟的囚徒,从此作为年轻的太上皇的朱祁镇开始了他长达六年多的寂寥的幽禁生活。

普度寺,位于紫禁城的东南角,与紫禁城一河之隔,曾为清初摄政王多尔衮的府邸,在明代,普度寺所在地是皇城东苑,也就是囚禁明英宗朱祁镇的南宫,幽囚生活十分艰苦,以至于他那贤淑的妻子钱皇后,只好每日亲自刺绣,以贴补朱祁镇匮乏的饮食,让他稍感宽慰,朱祁镇的时间似乎停止了,景泰帝却一直在筹划自己的未来,已饱尝权力滋味的朱祁钰,不想一直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来自南宫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令他寝食难安,南宫的重门紧锁,每餐膳食均从孔穴中递入,如此严密防范仍不能使景泰帝放心,他最后竟然下令伐尽南宫中的树木,以防有人逾越高墙与太上皇密谋复辟。景泰三年(1452),景泰帝悍然废掉原太子朱见深,代之以自己的独子朱见济,但是,朱见济不幸于次年夭亡,于是要求恢复原来太子之位的呼声愈加彰显,景泰帝十分惊恐,实施无情的镇压,回想当初的朱祁钰,众人推举他继承皇位而百般推辞,将皇帝宝座当成可怕的恶魔,避之唯恐不及,而今即为仅仅一年,却痴迷皇权而费尽心思,权力对人心的腐蚀可见一斑。六年多来,深深幽禁与南宫中的太上皇朱祁镇,不知道对于皇权的回归有没有断绝过念想,然而塞外一年多的囚徒生活以及南宫中六年多的幽闭生活,反而让朱祁镇变得变得冷静,他知道时机需要等待。

景泰八年(1457)正月17日凌晨,四更刚过,南宫院外传来一阵阵沉重的撞门声,很快,被紧锁了六年多的宫大门终于被撞开。武清侯石亨,左副都御史徐有贞掖英宗登辇,一行人向东华门匆匆行去。此时天空,突然云开月朗,星月光照,如水银泄地,至东华门,守卫大声呵斥,英宗高喊,朕太上皇也,东华门应声而开,此一事件,史称南宫复辟,又称夺门之变。七年多来惊心动魄和孤苦寂寞,至此终于画上了句号,朱祁镇上演了一部王者归来的大戏。2月1日,朱祁镇废景泰帝,七年后,兄弟二人角色互换,朱祁钰开始了他的幽禁生活,但朱祁钰显然没有哥哥那般坚强与忍耐,他心情抑郁,不到半个月便死了,年仅30。

一朝得势,大权在握,复辟有功人员立即开始清除景泰旧臣,于谦顺理成章的成了罪魁祸首,这位曾经力荐景泰帝上位的人,以欲谋立外藩的莫须有罪名被关入狱中。

商传:英宗完全知道于谦是冤枉的,没有于谦在那儿打,那么瓦剌能够把你给放回来,但是问题出来了,那借口怎么办啊,只能找到了当时的景泰朝的这些官员,而于谦首当其冲。

景泰八年正月21日,在熹微的晨光中,英宗再次走向紫禁城奉天殿的宝座,英宗颁诏,宣布复位,并大赦天下,改景泰八年为天顺元年。九岁登基,23岁成为俘虏,一年的囚徒,七年的幽禁,最后的夺门成功,再次成为帝国的皇帝,这一年,朱祁镇年仅31岁,年轻的生命负载的岁月太过沉重。这是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玉泉山麓的景泰陵,景帝死后,英宗废其帝号,剥夺了与明朝皇帝共葬,昌平天寿山的待遇,仅以王礼葬之。宪宗即位后,不计前嫌,为景泰帝上谥号为景皇帝,必将原郕王墓扩修,直到将近200年後的南明弘光时期,才给景帝加谥号至17字,庙号代宗。如今的景泰陵孤独的深藏于一片苍郁的密林中,回望朱祁钰的一生,为命运所捉弄,身不由己,登上皇位,随后被夺,沦为兄长的阶下囚,死后则被剥夺皇帝名分,生前身后,皆因名分,生死之间,八年的帝王生涯仿佛南柯一梦。

这是位于杭州市三台山麓的于谦墓,天顺元年(1457)1月22日,英宗命斩于谦于市,籍没其家,家属戍边,于谦死后第二年,都督同知陈奎将其灵柩运回杭州,将他的忠骨埋葬于西湖畔青山之上,明弘治二年,孝宗皇帝将于谦冤案平反昭雪,表彰于谦的功绩,并在墓旁建祠纪念。今天,络绎不绝的游客来到于谦墓前和于谦纪念祠中,凭吊这位民族英雄,喟然长叹之间,那句相传为于谦所著的诗句又破空而来,回响不绝,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北京城中寺庙广布,智化寺,北京市东城区禄米仓东口路北,初为司礼太监王振的家庙。英宗复辟之后,在智化寺内为王振立旌忠祠,塑像祭祀,乾隆七年,塑像毁废,只留下这座英宗给王振塑像时的石碑。如今的智化寺已成为一座佛教寺院,石碑孤寂的立于寺庙一角,连同它的主人已被世人所遗忘。跟历史上其他许多反派角色一样,王振已被历史定格,今天的我们只能遥想,英宗对王振竟如此念念不忘,必有发自人性深处的缘由。

商传:他认为王振是很好的,很忠心,你想他跟王振什么关系,他当太子那么小,几岁在宫里边,就跟着他,看着他长大起来的,然后当了皇帝还跟着他,这么多年最后死在他身边,如果要从一个好人、坏人简单的分类来说,我觉得英宗也好,王振也好,都不是那种坏人,让我们感觉一看就是坏人,所以呢他对于这个王振,一直到最后还有这种感情,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

显忠祠,地处怀来县土木村,是景泰初年为祭祀土木堡之变中为国殉难的百余名朝廷文武重臣和25万大军英魂而修建的,显忠祠历经风雨侵蚀和战火磨难,现仅存三间大殿,这个隐匿在村落深处的显忠祠,早已与当年的人和事一样被人遗忘,漫长的岁月里,很少有人愿意去触摸的那段沉痛的记忆,在时间面前,历史就是这样无情。从屈辱的困境中走出的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种人因此变得更加进取,因为他想洗刷耻辱,证明自己,另一种被变得缩手缩脚,愈加退缩保守,朱祁镇不幸成为后一种人。

在历经劫难和人情变故后,朱祁镇在掌控权力方面变得更为谨慎,他的子孙们也更加循规蹈矩,土木堡之变后,明朝在北部边疆由攻势转向守势,明王朝与蒙古各部之间的力量趋于平衡,明朝开启大规模修筑边墙的高潮,此后的100余年间,明王朝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大规模修筑边墙堡塞,构建了以明长城沿线的九镇为中心的防御体系,并基本为此划定了农耕区与游牧区之间的界限。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经历了土木堡之变的每个人,都在这长河中漂流沉浮,数百年之后,散落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的历史遗迹,或被人铭记,或被人遗忘,但都在向人们倾诉着那段沧桑岁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