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西藏墨脱野人:美丽的传说还是神秘的存在?

0 0

   

西藏墨脱野人:美丽的传说还是神秘的存在?

原创
2019-05-24  马兴鹏

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东端南麓的墨脱县,是西藏高原海拔最低,气候最温和,雨量最充沛,生态保存最完好的地方 面积约1万多平方千米,境内居住着门巴、珞巴等少数民族,是雅鲁藏布江进入印度阿萨姆平原前流经我国境内最后的一个县,也是西藏东南部最为偏远的一个县,世界著名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主体段在该县境内。

墨脱县是闻名藏区的莲花胜地,为广大藏传佛教信徒所向往。相传9世纪时莲花生大师受吐蕃赞普赤松德赞之请遍访名山,看到这里状如莲花,有圣地之象,遂在此修行弘法,并取名“白玛岗”(藏语意为“莲花”)。

在墨脱,有美丽的传说,有迷人的景色,有奇怪的动物。在这些动物中,最神秘的当属野人,关于野人的传说,在当地可以说俯拾皆是—— 

当地人叫野人“爷爷”

以前,生活在墨脱的门巴人和珞巴人主要靠打猎来谋生,一个青壮男子一生有四十多年的时间是在打猎中度过的。由于他们长期呆在深山老林,遇到野人在所难免,而寻常人要亲眼见到野人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据当地人称,野人长得比人高,头也比人的大,额头比较突出,耳朵和嘴非常大,鼻子却很小。他们的头发很长,可以垂到眼睛上,颜色为黑红、紫红和棕红色。野人的肩很宽,背比较驼,能像人一样直立行走,并且有自己独特的语言。野人手指和脚趾也像人一样可以分开,它们的脚很大,并且脚掌前宽后窄。据当地猎人统计,墨脱以前有11个野人,现在只剩下9个了,它们都是单独行动,从没有看到有两个以上的野人同时出现。有人曾深入原始森林中去寻找野人,发现野人居住的草窝很温暖,均搭建在野兽不会发现的地方。野人睡的地方下面铺满竹子,上面垫了一层厚厚的稻草,而且似乎只在同一个地方逗留一个晚上。野人的粪便与人的粪便非常相似,从里面一些没有消化的食物残渣中可以看出,野人以野果、坚果为食。当地猎人对野人十分尊敬,称其为“爷爷”,因此猎人在打猎时,就算看到野人也不会去猎杀或者伤害它们。而野人似乎也懂得与人为善,野人会使用简单工具,在遇到人时仅仅是挥舞木棍和石头示威而已,但从没有进村去侵扰和伤害过村民。

相传野人个个是“情种”

与野人接触必然有故事发生,当地门巴人称,雌野人有丰满的乳房,极喜欢追逐男人。当人们与雌野人相遇时,为避开她的追捕,应朝山下跑,因为丰满的乳房挡住她的视线,使她不能快速追赶。有时候,雌野人灵机一动,把那大乳房搭在肩上,可没走几步,又滑落下来,接着又搭上,未走几步又落下,时间就这样延误了,所以男人遇到雌野人时,只要向山下跑,准保安全。

当地至今还流传着雄性野人与当地女子的感人“爱情”故事:从前墨脱有位姑娘上山砍柴,被一个雄性野人抓进山洞里。野人对姑娘一片痴情,表现出很疼爱的样子,但又怕姑娘逃走,就时刻跟在姑娘的身边。它每天抱着姑娘一同去山林采野果,喝山泉。日子久了,野人感觉到姑娘不会再逃走了,便放松了对她的防范。姑娘见野人对她放松了警惕,便萌生了逃走的念头。有一天,姑娘指着洞顶上的一块巨石,用手比划着说,石头要是掉下来会砸伤自己。野人明白了她的意思,便迅速用双手托住石头。姑娘走出洞外,看到野人没有追过来,便乘机逃走了。一个多月过去了,姑娘养好了身体,领着村里人来到山洞,发现野人已经死了,而它仍双手顶着巨石矗立在那里。

还有一个故事:从前墨脱有位姑娘上山砍柴,遇到一个雄野人,当即被吓昏瘫倒在地。野人把她抓住,背进山洞里又是抱又是亲的,把她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她很想挣脱,但又怕得罪了野人性命难保,没有办法,只好听它摆布,幸好野人对她甚好。野人每当外出找食时,总用巨石把洞口堵住,生怕姑娘跑掉。日久天长,姑娘怀孕了,生下一个带毛的孩子。有一天,野人背回一只獐子,姑娘知道獐子的麝香是值钱的东西,便取下收藏起来,打算逃走时带走。野人见姑娘喜欢麝香,便经常捕杀獐子回来,不用多久,姑娘积存一小袋麝香,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有一天,野人捕到一只野牛回来,姑娘想,要是用湿野牛皮给野人做件衣服,等野牛皮穿上后,野牛皮会很快变硬,箍着野人的手脚,这样它就行动不便,没法追赶她了。后来,姑娘用这种方法,果然顺利逃脱。

学者认为野人可能是猩猩”或“棕熊”

墨脱是否真的有野人?很多人对此是存疑的,但当地的珞巴人和门巴人坚信野人是真实存在的,甚至还分别给它们起名为“米者”和“则市”,并举出一些例证——

1848年,墨脱县西宫村的桑达被雪人抓死,留在他身上的气味臭不可闻。

1960年,墨脱猎人扎西曾遇到一个全身长满棕红色毛的野人,并将其杀死。

与墨脱人的看法不同的是一些学者,他们的观点是:墨脱根本不存在野人。他们认为传说中的墨脱“野人”,极大可能是灵长类动物的一个旁支,和人类的演化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说它们可能是猩猩。也有学者称,传说中的墨脱野人,很有可能就是与人体型接近的棕熊。例如工布江达县一寺庙的一张“野人”皮,其实就是棕熊皮,只是外表颜色和一般的棕熊不一样。喜马拉雅棕熊毛色变异很大,有的熊是灰白色的,老百姓猛然见到这种颜色的棕熊,把它们误认为是野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近年来,有众多的野人考察队深入喜马拉雅山区寻找野人的踪迹,但除了发现一些巨大的脚印外,几乎一无所获。他们既没有拍到一张野人的照片,也没有人发现野人的标本。不过,对于专家学者的这一说法,墨脱一些经验丰富的猎人并不认同,他们称打猎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把熊错看成野人呢,况且熊叫的时候只会“呕呕”的叫,而野人发出的声音有长有短,有高有低,有的悦耳,有的刺耳;它的表情有喜有怒,还会比划各种手势。所以墨脱野人是否真实存在,至今仍然是一个待解的世界之谜。

各位亲,您认为墨脱存在野人吗?欢迎您来墨脱寻找这个给人类带来无限幻想的神秘动物。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